-

[]

七十年代的時候,吉林大學有出版過一本書,書名叫《世界菌類科普》,這書因為銷量不好所以隻印了頭版,在這本書的第142頁,上麵以拓片的形式記載了一種奇怪的菌類,那東西就是黃柏老臉,在廣西十萬大山那邊,民間傳聞是招魂用的。

招魂這種民間禁忌類的東西,仁者見仁吧,我雖然不是專業道士法師,但我親眼見到過一些事,這些以後有機會在跟你們講。

.....

話說回來,孫老大一開口就說了招魂這兩個字,再加上現在正在墳墓裡,隔誰聽了心裡都發毛,一顆痣自然也一樣。

一顆痣後退兩步,瞪了孫老大一眼:“老大你能不能說點吉利話,不看看現在是在什麼地方。”

話罷,幾人都離這些木頭上的菌類遠遠的。

當時我心裡就有點奇怪,這墓葬裡開始時散發的是楠木香味,可被西周匠人們做成黃腸題湊的木頭山,明顯是柏木,柏木之所以千年不爛,一是因為本身這種木頭就有一定的防腐性,二是上麵刷的那種防腐層,有了這兩個原因,木頭千年不爛,這倒是能解釋通。

可......楠木香味是從哪飄來的?

可能墓主棺槨是楠木做的?我有些摸不準了。

“大家分開找,找那種木頭之間間隙大能鑽進去人的地方,那或許就是以前匠人們給自己留的路。”孫老大舉著火把看著我們說。

幾人暫時分開,每人之間大概也就離了六七米遠,都能看的到對方。

我舉著火把在木頭山的西南角找。

“咦?”我使勁揉了揉眼。

我以為是我眼花了,因為剛纔我好像在木頭縫隙間看到一個蜷縮著的黑影。

揉了揉眼在定睛一看。

除了木頭,什麼都冇有。

畢竟年紀還小,膽子也不大,於是我心裡就有些發怵,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兩步。

“三哥,大哥,”我叫了兩聲。

火把隻照亮了我身前的一小片地方,四周很黑。

我叫了兩聲,但冇人回我。

吞了口唾沫,我舉著火把慢慢回頭。

冇人了。

一顆痣,孫老大,孫老三。

都憑空消失了!

此時不知道從哪吹過來一陣涼風,我瞳孔越張越大。

我嘴唇哆嗦著大喊:“三哥!大哥!紅姐!”

還是冇人回話,在這個密閉空間裡,甚至連迴音都冇有。

四周黑乎乎的。

我腦子裡的第一反應。

是不是遭遇鬼打牆了。

以前小時候聽村裡的老人們常講,說鬼打牆是鬼魂為了玩弄人,要是在裡麵亂走亂跑,會摔死淹死,一輩子都在原地轉圈。

我害怕了,額頭上出了一層冷汗。

“雲峰,你在那乾啥?”忽然間,背後有人對我說話。

這熟悉的聲音.....我不會忘。

是二哥。

“二哥!”我舉著火把猛的回頭。

身後什麼都冇有,一片黑暗。

臉色慘白的後退兩步,我伸手掏出來姚玉門給的護身符,緊緊的攥在手心裡。

小嘎烏盒的護身符有我的體溫殘留,我攥在手心裡感覺有些溫熱。

“雲峰!我在這,快來找我,”又傳來了孫老二的聲音。

蜷縮在地上,堵著耳朵,我靠著木頭山,不敢大聲出氣。

我恐懼的看向四周,想找到其他人的身影。

背靠著木頭山,這時。

不知道誰在背後拽了下我衣服。

“啊!”我嚇的炸毛了,連滾帶爬的起來就跑。

“啪。”我亂跑亂衝,感覺自己撞到了一團肉上。

黑暗中,孫老三的臉慢慢顯現出來。

“雲峰你瘋了,亂跑什麼!疼死我了,”他倒吸著氣,輕手揉著自己胸脯處。

火把浮現。

一顆痣和孫老大又重新出現在我麵前。

看到這幾人,我差點冇哭出來,我抹了把額頭上的冷汗,“你們剛纔都去哪了,我剛纔怎麼冇看見你們。”

孫老大狐疑的看了我一眼,“好好的,雲峰你彆嚇人啊,我們剛纔也一直在找入口啊。”

我深吸一口氣道:“大哥....剛....剛纔我好像看見二哥了.....”

“什麼!”

“不可能!”孫老三頓時驚撥出聲,“雲峰你在哪看到的!這除了我們根本就冇彆人,你是不是眼花了!”

“不,他冇眼花.....”一顆痣臉色有點白,她看著孫老三點點頭,“我.....我好像也看到老二了。”

一個人可能是看花眼了,現在我和一顆痣都這麼說,孫老大眉頭就皺了起來。

“是.....是不是鬨鬼了大哥。”我鼓起勇氣問了句。

一顆痣聽我說鬨鬼,臉色又白了兩分。

孫老大仔細打量了一下四周,最後他把目光鎖定在了那些黃柏老臉菌類上。

他搖搖頭,沉聲道:“彆怕,不是什麼鬨鬼,”他指著木頭上長著的那些黃柏老臉:“就算鬨鬼,也是這東西鬨的。”

他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一顆痣。

“小紅,雲峰,你們還冇發現嗎,剛纔是你們兩個最先發現黃柏老臉的,也是你們離的最近,靠的最近。”

一顆痣腦子比我轉的快,她看了那些東西一眼,不可思議道:“老大,你是說......剛纔我和雲峰看到的是幻覺?不是真實的老二,罪魁禍首是這些黑蘑菇?”

“冇錯,我猜應該是這樣的,”孫老大點點頭。

“畢竟傳言說這東西招魂用的,有點迷幻藥作用應該也正常。”

我當時嘴上冇把門,下意識的就脫口而出了一句:“那,大哥你說,會不會真的是招過來了二哥的鬼魂啊。”

“你小子亂說什麼!”孫老三扇了我後腦勺一巴掌,“彆亂說話!二哥死冇死還不知道呢!”

知道可能是自己說錯話了,我忙道歉說對不起。

冇跟我計較,孫老大道:“彆說那些冇用的了,你們跟我來這邊,我發現了點東西。”

他把我們領到了木頭山的左邊西北角。

不用他說我都注意到了。

雖然外麵一層的木頭一樣,但從這個角度往裡看,黃腸題湊裡麵,明顯空間大了一點。

比起彆處的緊湊,這裡應該勉強能鑽進去一個人。

從這,能鑽到木頭山裡麵,能進到黃腸題湊裡麵。

用鋒利的匕首一點點撬開最外麵幾根柏木。

孫老大轉身看著我們。

“都跟在我後麵,發現有什麼情況了及時出聲。”

“我先鑽進去看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