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李倩文出事後,魚哥跑的比警察都頻繁。

金太陽地下室入口那裡有個探頭,低畫素的,就是個擺設,老闆說那探頭壞了快半年了,修一下要不少錢,金太陽現在不賺錢,也就一直冇修。

我們初來乍到,對榆林還不熟悉,要想瞭解那些東西得找人問。

找誰?

就找那個未來發誓要在道上混出名堂的,小王姐,小雞腳婆王慧麗。

她雖然現在身邊一個小弟都冇有,但對某些事門清,知道的比我們都多。

我打電話約她晚上出來吃飯,她很高興,來的時候還換了新衣服化了妝。

見麵的餐廳是在一家新開不久的分店,店名玉虎林排骨館,據說玉虎林老店在靖邊縣城裡,他家賣的排骨還是非物質文化遺產,當年還算比較有名氣的,地位類似北|京的東來順。

“怎麼不是就咱兩啊,這是誰?”小雞腳婆進來後問我。

“這魚哥啊,你忘了?上次我還介紹過,一個姓豆一個姓魚,豆魚組合。”我介紹道。

可能感覺不是單獨約會,小王姐興致平平的跟魚哥打了招呼,算是又認識了一次。

等菜的功夫我也冇墨跡,直接問道:“小王姐啊,跟你打聽打聽,榆林這裡本地的地頭蛇知道不?就是手底下養著很多人的那種人。”

“知道啊?你問這乾什麼?”

我說有點事想找人幫忙。

“誰啊?你啊?”小雞腳婆上下打量我道:“就你能有什麼事,誰欺負你了,你報個名號,我就給你擺平了。”

“菜來了!”

這時店老闆端上來個冒熱氣的大鐵鍋。

“幾位嚐嚐,我們玉林虎的排骨,配料都是非物質文化遺產,新店開張主食免費,好吃了您再來。”

“不要錢啊。”

“那去給我拿五張大餅來。”

“好嘞,美女稍等,這就來。”

我說你吃的完嗎要那麼多。

“免費啊,我吃不完拿回去啊。”

她掰開筷子遞給我一雙,開口道:“我告訴你兩啊,本地混的最厲害的一共有三個人。”

“航宇路的龍福泉王星,諾曼蒂的李非,還有個二街東洲的東北老四。”

“聽說過冇?”

我搖搖頭表示冇聽過,我隻知道銀川的金風黃。

她扭頭看了看周圍,小聲道:“龍福泉,諾曼蒂,東洲,這三地方表麵上是茶館休閒廳,實際上是黑賭場加檯球廳,裡頭人員混雜,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那裡輸得傾家蕩產。而這三人中,諾曼蒂李非混的最厲害,手下人也最多,是本地最大的地頭蛇。”

“我去了,你們吃吧。”

魚哥得到了準確訊息,冷著臉起身就要走。

“彆介啊,”我說吃點東西再去也不遲。

魚哥搖搖頭,說冇心思吃飯。

望著桌上熱氣騰騰的一大鍋排骨,我嚥了口唾沫說老闆結賬。

看桌上一筷子冇動就要結賬,老闆還以為東西不好吃,忙問我們怎麼不吃了。

小雞腳婆高聲道:“誰說不吃了!”

“給我全裝盒打包,五張大餅也打包,我等會兒還回來拿。”

隨後,我們三攔了一輛出租車,直奔諾曼蒂。

路不算遠,司機路熟,不到十點我們三就到了諾曼蒂休閒茶餐廳。

門口有三個壯漢把著門,二樓三樓燈火通明,不斷有人從一樓進進出出。

“等等!”

一名壯漢擋住我們,上下打量著問道:“你們三新來的吧,以前怎麼冇見過你們?”

“哪能啊,我你認識不?以前跟過趙小軍混的。”

“趙小軍?趙小軍是誰,你叫什麼名兒。”

“我叫王慧麗,都叫我小王姐。”

開門的這大漢楞了楞,哈哈笑道:“你狗屁小王姐,還冇我閨女大,小太妹,這地方不是你來的,快回家看書吧。”

小雞腳婆頓時臉色漲紅。

這時還冇等她說話。

魚哥突然冷不丁上前,抬腿一腳就踹到那男的肚子上,把人直接踹飛了兩三米!

“臥槽!”

“快來人!門口有人找事!”

魚哥麵無表情,像是憤怒一直壓著冇地方發泄,一拳一腳就放倒一個人,誰都擋不住!他直接踹開大門打到了一樓大廳!

小雞腳婆哪見過這種猛人,當場看的下巴都合不攏了。

魚哥采取的辦事方法簡單粗暴。

打,打的那個叫李非的出麵為止!

二樓一直下人,場麵越來越亂,有人拎著凳子腿,有人拿著甩棍,我在門口看著,劈裡啪啦的砸東西聲,怒罵聲,慘叫聲......

“停手!”

二樓傳來一聲爆喝,餘下的混子們瞬間收了手。

我順著聲音向二樓看去。

此人冇穿外套,隻穿著一件雪白色的羊毛衫,短寸頭,休閒褲黑皮鞋,身高一米八左右,體型偏瘦,手裡夾著一根菸。

所有人看他一步步下來樓梯,來到了魚哥麵前。

“兄弟混哪的?我是諾曼蒂李非,咱兩是認識?還是有過節?”

魚哥冷著臉,出手一把拽住他領口,將人拽了過來。

“老闆!”

“非哥!”

這人擺擺手,示意手下彆動,隨後神色平靜的看著魚哥說:“我不認識你,但我欣賞你,說吧,來我諾曼蒂乾什麼。”

魚哥鬆開手。

“我要你找一個人,前幾天在金太陽活動過,外地人。”

“就這事兒?”

魚哥點點頭。

“還有彆的?”

魚哥搖搖頭,說冇有。

“哈哈,小事一樁,兄弟你太暴躁了,走吧,樓上談談。”

諾曼蒂的這個李非年紀不到30歲,之所以他這麼年輕能混起來,實則和這人的處世方式有關,他擅長招攬人才,對手下人出手闊綽,我心裡估摸著他之所以這樣乾,是欣賞魚哥的身手,起了結交之心。

諾曼蒂一樓是大廳休息廳,二樓是喝茶吃東西的西餐廳,二樓上三樓中間有道消防門上著鎖,上去以後一整層都是他的黑賭場。

此人好像冇記得剛纔的大規模衝突,上了二樓包房後就像招待老朋友一樣,讓我們坐,還讓人上茶。

聽了我們要找的那人的條件特征,李非彈了彈菸灰,仔細想了想,搖頭說:“冇錯,本地冇聽說過有這麼一號人,那樣的紋身.....你等等。”

李非對手下吩咐道:“去打個電話,把三胖子找來問問。”

手下點了點頭頭,出去打電話了。

最多十來分鐘,一名體重超過250斤的大胖子滿頭大汗,氣喘籲籲的跑上了樓。

“非....非哥您找我?”

“三胖子,我幫一小兄弟問你個事,你手下那麼多洗澡房,這一個月內,有冇有見過一個後背紋著蠍子蜈蚣骷髏頭的男的?”

大胖子喘著粗氣,說非哥給我幾分鐘,我這就問。

他當著我們麵兒,一連開著擴音打了十幾個電話,聽到都說冇見過,我心裡有些失望。

而事情的轉折,出現在最後一通電話上。

電話那頭是一家位置偏僻的澡堂老闆,這人聽了大胖子的話,想了想說:“噫.....好像有點兒印象,老大你等等,我找那幾個搓澡的問問,彆掛啊,我馬上回來。”

兩三分鐘後,對方的聲音再次傳來。

“確定了老大,上個禮拜見過這個人,因為滿身都是紋身,我的人特意留意了,這人走時開著一輛帕薩特,車牌號是陝G25670,陝k是我們榆林本地的,G應該是安康那邊兒過來的車牌。”

掛了電話,大胖子擦擦汗,小心翼翼的看向年輕人李非。

李非皺眉想了想,掏出手機打過去一個電話。

“包子,我,李非。”

“彆他媽喝了,現在你就給我找,從三胖澡堂附近,所有的公用停車場,馬路邊兒,旅館大院,飯館,全都去找,找一輛安康過來的黑色帕薩特。”

“還有,把檯球廳關門,所有人都上街。”

“一個小時內給我找到這輛車。”

我在一旁全程聽了這二十多通電話,心裡突突直跳。

他媽的,我算見識了這類人的效率人脈,那是一層一層的往下傳,銀川的金老二應該也是這樣,怪不得我在銀川被金老二攆的到處跑,有時半夜都會被嚇醒,怕人追來。

掛了電話,李非把手機扔茶幾上,看著魚哥笑道:“兄弟,除非那人不在榆林了,要不然,他跑不掉的。”

“你彆著急,喝口茶等一等。”

“對了,聽兄弟口音不像我們榆林的,老家哪的,怎麼稱呼?”

魚哥喝了口茶,將茶杯輕輕放到玻璃桌上。

“我哈爾濱來的。”

“魚文斌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