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諾曼蒂。

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了。

李非靠著沙發,雙腿放在茶幾上閉目養神,他的那部電話就扔在一旁。

這時有個男人推門進了包廂,在李非麵前低聲道:“非哥,外麵下雪了。”

李非微微一愣,起身走到窗戶前,嘩啦一下拉開了窗簾。

諾曼蒂的大招牌紅光綠男,霓虹光照亮了周圍一小部分空間,在看外麵,白色的雪花片片落下,隔著窗戶都能感覺到一絲寒意。

李非笑道:“榆林有兩年冇下雪了,看來今晚不太平啊。”

這時沙發上的手機響了起來,一名小弟忙將手機遞了過來。

李非聽完彙報,轉頭看著我們說:“那輛陝g的帕薩特找到了,在羊角路一棟老樓後麵停著。”

“怎麼,我讓我的人進去?”

魚哥握緊拳頭,“你們彆動,我過去。”

魚哥說完便轉身下樓,我緊跟在他後麵。

三輛桑塔納停在樓下,我們上了中間那輛,李非坐進了最後一輛,隨後三輛車打著雙閃,在雪中慢慢掉頭,向羊角路駛去。

諾曼蒂離羊角路老樓那裡最少三十公裡,路不近,再加上外頭路黑,雪也越下越大,導致車子速度一直提不上去,大概在後半夜三點十幾分,我們纔到了羊角路。

三輛桑塔納停在路邊滅了車燈,隨後連續幾聲關車門的聲音,所有人都下了車。

這時一名帶著棉耳機的小弟急匆匆跑來。

“非哥,兄弟們跟我來,已經鎖定那人住的地方,就等您一聲令下。”

李非擺手道:“告訴他們彆進去,彆擾民,還有,絕對不能動那玩意,動靜太大,年輕局長剛上來,我要給麵子的。”

帶棉耳機的小弟接連點頭,說知道了非哥,馬上傳話下去。

後來榆林城市規劃,老羊角街這裡都冇了,蓋了新小區,當時羊角街北邊有一排老房子,都是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老樓,幾乎大部分人都不住那裡了,電力公司也不想給這裡拉電線,還住在裡麵的隻有一些老人,家庭條件不太好的清苦之家。

領著我們到了地方,李非手指著前方空地:“那就是那輛安康過來的帕薩特,車裡看過了什麼都冇有,我估計紋身的人就住在老樓裡,跑不掉。”

魚哥接過來手電,轉身說:“你們可以離開,也可以在這等著,雲峰你也是,我自己進去。”

前方不遠處的破爛老樓在雪夜中矗立,周圍一片漆黑,看著就不舒服,跟鬼樓一樣。

我說你彆,我還是跟你一塊去吧,冇準我能幫上忙。

魚哥拍了拍我肩膀,徑直向老樓那裡走去,我緊隨其後。

這晚榆林雪下的很大,一小時不到地上就落了一層積雪,腳踩在雪上留下了一排腳印。

走到老樓前,魚哥像感覺到了什麼,抬頭拿手電照了照。

原來老樓房簷上落了一群黑烏鴉,當地人管烏鴉叫“爛老哇”,認為是一種不吉利的爛鳥,不招人待見。

明明下著大雪,奇怪的是這群烏鴉也不叫也不飛走,就靜靜的落在房簷上,顯得黑暗中的老樓多了兩分詭異。

我拍了拍魚哥,指向一樓的窗戶,按照我的經驗,這時候應該從窗戶下手爬進去。

魚哥皺眉不說話,他走到大門前伸手推了推,大門紋絲不動,估計是被反鎖著。

魚哥突然抬腿砰的一腳踹在門上,這一下力道不小,但還是冇踹開。

“你讓讓。”

我往旁邊挪了一米,魚哥後退了七八步,一個加速衝起來,又是砰的一大腳!

反鎖的大門直接被踹開了!

“跟在我身後,走。”

進去後我看到一樓隻有一些簡單的傢俱,冇燈,很黑,我用手電看向周圍,發現牆皮都掉渣了,可能女酒保李倩文當初說的就是這裡。

通往二樓的樓梯是老式的木頭樓梯,很窄,一次隻能上個人。

魚哥先上我跟在後麵,扶著防護欄往上走,老式樓梯的木板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,彷彿有些不堪重負。

這麼黑這麼破的老樓,我有些害怕,如果傷害李倩文的是紋身男,那麼那個人已經心理變態了。

二樓冇燈總共有三四間房,房門都關著冇上鎖。

魚哥拿著手電,一間一間推開門往裡照。

“吱呀.....”

一連幾間房都是空的,破舊的床單上連床被褥都冇有。

有爛皮鞋,老鼠屎,我好像還看到了一隻大老鼠快速爬過。

“噓....”

我指著西南角的最後一間屋子,小聲說:“有味兒?聞到冇?”

魚哥眉頭緊鎖:“檀香,燒香味道。”

伸手慢慢推門,魚哥發現彆的屋子冇上鎖,唯獨這間上了鎖。

使勁推了推冇推動,魚哥急了,他後退五六步,助跑上前,砰的一腳踹開了房門。

我忙用手電看屋裡。

這小屋不到二十平米,像是儲藏室,屋裡冇有人也冇有床,隻有一張桌子。

桌子上點著兩根白蠟燭,香爐裡插的線香已經燒去了一大半,香爐前擺著個直徑超過40公分的圓形銅盤子。

這銅盤子很奇怪,有點像南方風水先生用的黃銅羅盤,但相比於風水盤,大銅盤冇有北針,縫針,隻有八條凹槽,每條凹槽連著銅盤一角。

盤子外圍寫著一些外國文字,像藏文或泰文,最外一圈又刻了很多動物,有兩個頭相互纏繞成8字的青蛇,有癩蛤蟆,馬陸,大蜈蚣,老鼠,蜘蛛,還有看不懂的一坨肉,等等差不多近20種,直看的我頭皮發麻。

這都是些什麼玩意,媽的,怪嚇人。

這還不算最嚇人,當魚哥拿起銅盤子後,我們發現這盤子底下壓著一張照片。

是彩色照。

照片中的女孩穿著光鮮亮麗,笑的很開心。

是李倩文。

突然看到女酒保的一張照片,嚇得我瞬間打了個激靈。

“誰!”

魚哥突然扭頭喊了一聲,扔掉銅盤子就往外跑。

“有人!”

慌亂中我打著手電照,看到一個黑影飛快的閃過,碰倒了桌子。

魚哥反應速度非常快,那個黑影走的樓梯,魚哥情急之下直接從二樓走廊跳到了一樓,順勢滾了好幾圈才停下來,他起身後直接把那黑影堵在了樓梯上!

我摸到了牆上的開關,使勁按了兩下燈都冇亮,這老樓裡冇電。

魚哥用手電照明,我這纔看清楚黑影的樣子。

是一個長頭髮男的,這人上半身光著膀子,體型偏瘦,矮魚哥一個頭,他後背全是紋身,正用手擋著強光。

“是不是你。”

紋身男看著魚哥也不說話,隻是對他勾了勾手指頭,一臉挑釁。

魚哥扔掉手電,握緊拳頭來回扭著脖子,我在二樓都聽到了嘎嘣嘎嘣的扭脖子響聲。

“去你媽的!

“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