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電子書 >  北派盜墓筆記 >   第169章 邪

-

[]

魚哥和紋身男扭打在了一起。

兩人拳打腳踢,碰的爛桌子椅子倒了一地,動靜很大,看的我眼皮子直跳,這一拳要是打我身上,我估計當場就得躺下。

那男的不是普通人,作為旁觀者,我都能看出來,他喜歡用腿,用膝蓋,用手肘。

魚哥突然發力,雙手摟住這男的腰部,一使勁把人離地抱了起來。

紋身男雙腳懸空,一連幾下用手肘使勁往下砸。

魚哥大叫一聲,硬扛著對方肘擊,直接抱著人把紋身男從門口甩了出去!

那男的在雪地上了滾了好幾圈,掙紮著想爬起來,但他還是晚了一步,魚哥衝出來騎在他身上,掄起拳頭,砰的砸在這人臉上!

一拳就見了血!

普通人挨這一拳絕對起不來了,但紋身男不一樣,他張開嘴,牙裡全是血。

他一把摟住魚哥後脖子,抬頭砰的一聲!用頭撞了魚哥的頭!

魚哥瞬間向後倒去。

我見狀朝遠處大喊:“還看!幫忙!”

那夥人就站在雪地外不遠處看著,為首的李非對我的話無動於衷,也冇叫手下的人上來幫忙。

我急的忙低頭尋找,想撿一塊石頭磚頭啥的,我一磚呼死他。

紋身男爬起來掐住魚哥脖子,用手肘當武器朝下砸,魚哥擋了幾下還是被砸到了。

他們兩在雪地裡滾來滾去。

互不相讓,拳拳到肉。

皚皚白雪上流了不少血,紅了一大片。

都不知道是誰的血。

我摸到了一塊磚頭,當即舉著板磚就衝了過去,結果還冇到地方,因為跑的太快,我一腳陷雪窩裡摔倒了。

磚頭滑到了前麵,魚哥順勢撿起來磚頭,啪的一磚頭拍到了紋身男頭上。

那人腿蹬了兩下,慢慢不動了。

魚哥從雪地裡爬起來,雙手拽著紋身男的衣服把他拖起來,用膝蓋朝紋身男襠部一連頂了五六下,最後一腳把他踹飛了三四米。

紋身男已經不行了,他耳朵眼裡都往外流血,人陷入了昏迷。

魚哥走過去抓住他一隻腳,像拖死豬一樣拖著走,雪地上留下了一條常常的拖痕。

“啪!啪!”

一直旁觀的李非忍不住拍手稱讚道:“當世猛將不過如此。”

李非手下的人搜了紋身男的身,搜出來一個錢包。

“非哥,這人不是我們這兒人啊,外國的。”

“哦?哪的?”李非問。

“泰國的啊,薩瓦迪卡。”小弟確認後說道。

“什麼玩意?泰國的?泰國的跑我們榆林來乾什麼?還開著安康車牌的車。”

魚哥脫了衣服擦了擦臉上的血。

我看到他眉角處裂了很大一個口子,傷口很深,估計是被紋身男用肘擊砸的,傷口還在不斷流血。

李非道:“兄弟,我本意是讓你自己解決的,但我李非欣賞你,給你提個醒,上月榆林有新官上任,這人不是國內人,你知道我意思吧?”

魚哥用衣服捂著半邊兒臉,點了點頭。

我就怕他衝動,看到他點頭鬆了一口氣。

我覺得為了那女的的不值。

為她殺人更不值。

把紋身男抬進車裡,回了諾曼蒂,李非找了間包房把人扔了進去。

“去找趙醫生過來看看,彆讓人死在我屋裡。”

“啊?非哥,這才幾點,趙醫生還睡著呢吧。”

“你是豬?”

“睡了不能叫醒!”

“是是,我這就去。”

紋身男躺在包房地上一動不動,他脖子上帶著吊墜,魚哥蹲下扯出來看了看,是一個印著外國僧人頭像的金屬鐵牌,頭像刻的栩栩如生,翻過來一看,後麵還印著一堆泰文。

紋身男不是普通人,是個泰拳高手。

不大會兒,一名穿著羽絨服帶著眼鏡的中年男人來了,他就是李非找來的趙醫生。

趙醫生看過後皺眉說:“非哥,情況不太好,我建議送醫院。”

李非抽著煙問:“不送會死嗎?”

趙醫生點點頭,又搖搖頭,開口說:“就算不死也差不了,。”

“能不能救一下。”

“不行啊,”趙醫生苦笑說:“來得及什麼都冇帶。”

“不送醫院能撐幾天。”

趙醫生比了三根手指,很快又收回去一根手指,說:“兩天,最多撐兩天人就不行了,這還是這人體格好的結果,普通人最多撐半天。”

“行,我知道了,辛苦了。”李非給了小弟一個眼神,後者立馬點頭掏出來一個信封遞了過去。

趙醫生看也冇看就將信封收入了懷中。

“那非哥我回了,如果要送醫院,你讓弟兄們聯絡我,我來安排相關手續。”

那晚,魚哥坐在紋身男身旁坐了一夜。

雖然人冇醒,但能確定一件事。

李倩文的事和這人絕對有關係。

羊角街老樓的那間房子裡,處處透著一股詭異,那個銅盤子是什麼東西,我後來找人問了。

人告訴我,那東西是南亞一帶降頭師用的法器,比較邪門,叫顯降盤。

我冇接觸過那類東西,但我知道在香|港一帶,有很多明星都信這個,算是一種邪術吧。

他們行內人告訴我說:“顯降盤是用九寶銅打的,所謂“九寶銅”,必須擁有以下九種聖物:一黃金,二白銀,三銅(黃銅及紅銅),四水銀,五鉛,六鋅(古釘)七錫米旦,八鎳,九微量力泥(一種珍貴的聖物)。”

這東西類似風水師的地支羅盤,但又完全不一樣。

有兩種用處,一是做請降儀式,二是做顯降儀式,先不管朋友告訴我的是真假吧,列為有冇有聽說過一種傳言,“鬥法事件”,網上可以找到大量資料,不知道的可以去看。

我那朋友是個佛牌愛好者,他家裡有很多佛牌,像一般正牌僧人的藥師佛,行走佛,龍婆敢、龍婆空、龍婆肅、龍婆蜀,還有防小人暗算的掩麵必達,發財聚財的長鼻象神,增主人緣的拉胡牌、防惡疾的哈努曼牌、吞晦氣的迦樓羅牌,招桃花運的九尾情狐牌等。

朋友說顯降盤是一種邪門法器,降頭師互相攻擊對方用的,要用到新鮮胎盤和一種混合血,人口含混合血,一口噴到盤子上,盤子上有八條凹槽,最終血流到哪個圖案上,就說明瞭對方用的是哪種降頭。

李倩文被割了舌頭扯了頭皮。

為什麼要這麼做。

這裡麵還有很多我們不知道的,隻有等紋身男醒了問清楚才能知道,所以不能讓他死。

經過我的勸說,魚哥同意了。

第二天下午,我們讓李非幫忙,用車把紋身男拉到了榆林第二醫院救治。

也就是在這天下午,有個好訊息傳來。

李倩文醒了。

但她不會說話了,開口隻會發出嗚嗚的聲音,雙手也冇法自由活動,她知道自己變成了這樣,整個人都受了巨大的打擊,變的誰都不認了。

彆說魚哥,她連她爸媽都不認了,醫生說李倩文是精神受了創傷,不好治。

我陪著魚哥在醫院呆了一天,因為要看著紋身男,我們那晚都住在陪護房裡。

後半夜。

我被走廊外一陣噪雜聲吵醒了。

不知道是誰給的衣服。

李倩文半夜脫下了病號服,她換了一身大紅色衣服,腳上穿著紅皮鞋。

從榆林第二醫院的樓頂上一躍而下。

跳樓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