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李倩文半夜3點多跳樓的,她父母冇看住,有傳言說她跳樓時手指甲,腳指甲剪的整整齊齊塗了紅色指甲油,還有嘴唇上也塗了口紅。

這傳言是不對的,我去太平間親眼看過,李倩文隻穿著紅衣紅鞋,負責遺體化妝的師傅都不給化妝,化妝師傅說:“自殺一身紅,怨氣十年不散,這是要報複某人啊。”

醫院有人跳樓自殺是大事,航宇路派出所的人很快到現場拉了警戒線,我和魚哥跑樓梯下了樓。

記得很清楚,當時有不少人目睹了現場,因為榆林二院西樓那有一排彩鋼瓦,彩鋼瓦擋風,大概十幾個病人家因為屬冇錢住院,晚上就藏在彩鋼瓦這裡睡覺。

大家都被這動靜驚醒了。

隻有家屬能過去,李倩文爸媽哭的傷心欲絕,而我作為旁觀者站在人群中看著眼前的一切,我說實話,冇傷心,就是害怕。

因為那身大紅色配上一地的血,大半夜太紮眼了。

人都死透了肯定不會在搶救,醫院的人直接蓋上白布推去了太平間。

隔天晚上,最後一波警察瞭解完情況後我和魚哥偷偷去太平間看了,當然,是瞞著李倩文父母的。

太平間門口有個值班小護|士守著專用電梯,我給人塞了兩百塊錢。

小護|士收了錢,慌亂的扭頭看了看,小聲說:“那咱們說好了,就二十分鐘,我不登記了,你們看完趕快出來。”她說完幫忙按了電梯。

“走吧魚哥。”

看魚哥有些失神,我伸手碰了碰他。

當時榆林二院太平間在負二樓,從樓上下去要坐專門的醫用電梯,負二樓挨著太平間的還有三間屋子,分彆是告彆室,解剝室和器械室。

一般情況下運送遺體的話要先去器械室推來專門的拉屍車,我們不拉屍體,隻想在火化前看一看,所以下去後直接去了停屍房。

下來之前小護|士告訴我們了,她說遺體在進門左手邊兒六屜的冷凍櫃裡,貼著白色姓名標簽牌。

進停屍房後溫度很低,撥出的都是白氣兒,左右都是一排排關著的大抽屜,凍的我直跺腳搓手。

“一,三,六屜.....”

“應該是那個吧魚哥。”

我們走到六屜前停了下來。

貼著的白色標牌上赫然寫著“李倩文”三個字。

魚哥深吸一口氣,雙手扶住把手,慢慢把冷凍抽屜拉了出來。

“我......!”

抽屜拉出來,等看清楚了屍體,我嚇的直接後撤了兩步!

我分明記得昨晚上她是閉著眼的!

怎麼睜眼了!

還雙眼圓睜,直愣愣看著天花板!

“冇事....冇事....這都是正常現象,把眼合上就好了。”我不斷自我安慰,又壯著膽子走上前去。

魚哥好像一點兒都不怕,他就站在那裡,皺眉看著雙眼睜大的李倩文。

“怎......怎麼了魚哥。”

“我看差不多了,這裡氣氛怪不舒服的,要不咱們回吧,把頭還給我打電話了。”

魚哥皺眉說先等等,他伸手想幫李倩文合上眼,嘗試了幾次都不成,眼睛合不上。

我知道有一種可能導致人死了眼合不上,就是眼眶周圍肌肉僵化,或者生前得了某種病,都會合不上雙眼。

“你仔細看小倩的手。”魚哥忽然開口說了這麼一句。

低頭看了眼。

我發現,李倩文的右手食指中指都往回勾了勾,手掌做成了類似握拳的形狀。

而反觀李倩文左手正常,隻有右手這樣。

要知道一件事,她生前是雙手骨折。

這就反常了,在加上還有一點,她冇舌頭了不能說話。

那之前她脫掉的一身紅衣是誰給的?

如果李倩文冇有離開過醫院,身邊隻有這些人,不是我和魚哥,總不會是她父母給換的紅衣吧?

細思極恐。

我覺得這裡頭肯定藏著隱情。

這時魚哥皺眉說道:“以前在廟裡我聽一位施主說過一件事,那位施主是住廟修士,以前在棒國教我國神學的,是個教授,她說的是關於人死後的。”

我好奇,便問神學教授說的什麼。

魚哥回憶道:“那教授說,男左女右,如果一個人死後手勢突然變成這樣,那說明屍體體內有一股叫“殃氣”的東西散不掉。

“停!”

我凍的渾身直打哆嗦,開口說:“魚哥你可彆說了,你越說我越怕。”

“你怕什麼?我都不怕。”

“不管怎麼說小倩跟我有過肌膚之親,我肯定不會不管的。”

我急了。

我說:“還小倩,你是寧采臣嗎!誰是姥姥!”

“人都死了!還管什麼管!”

魚哥搖頭道:“我記得那在國外研究神學的老人是這麼說的。”

“凡跳樓,跳海,自殺,橫死之人都有可能出現這種手勢。”

“子午卯時掐中指,醜末辰時手掌舒,寅申已亥握拳頭,殃煞在旁侯多時。”

“生氣存則生,斷氣則死,惡氣不離,聚久成殃。”

“現在幾點?”

我聽不懂魚哥說的亂七八糟的話,當即哈著氣,掏出手機看了眼。

“十一點二十五,怎麼了。”

魚哥這時指著李倩文的屍體說:“還冇離開,小倩就在這附近,她肯定是想告訴我一些事。”

我急啊!又不知道怎麼勸!

魚哥是真喜歡女酒保,喜歡的都癔症了!

我推著他邊走邊說道:“你以前是和尚又不是道士,可彆癔症,快出去吧。”

“噠噠噠。”

就在這時,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陣叩門聲,嚇了我一跳。

“你兩好了冇?快出來吧,主任馬上過來了,被他發現就完了,快點的。”停屍房外小護|士不在敲門,隻是催促我們趕快出去。

出來太平間坐電梯上到了一樓,魚哥還在悶悶不樂。

魚哥喃喃著自言自語道:“不行,佛祖說過,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,這幾年那位住廟修士可能還在寺裡,我得打個電話問問。”

我訝意道:“魚哥,少林寺還有電話?是招生辦座機?”

“怎麼冇有,都有,誰規定和尚就不能用手機?我大師傅圓寂了,二師傅還活得好好的,他手機玩的比我都六。”

他說完話真就自個兒上一邊打電話去了。

我在電梯口等他,魚哥這通電話打的時間不短,他足足打了近二十分鐘纔回來。”

“怎麼?找到人了冇,又問出什麼來了?”

魚哥看了看周圍,見冇人,他悄悄說:

“我運氣好,那個人還在,修士說碰到這種情況就不能回老家過頭七,要留在橫死的地方過頭七。”

魚哥像著了魔,繼續神神叨叨的說:““第七天晚上是小倩的回魂夜,修士說到時用竹竿粘上黃紙,在太平間門口每隔半米插下一根竹竿,然後在地上鋪一層生石灰粉。”

“等時候到了,那天晚上會有鬼差來拘小倩,我們準備三斤柴雞蛋煮熟,把煮熟的柴雞蛋塞進小口陶罐裡,記住不能用笨雞蛋。”

“因為罐子口小,鬼差手指粗,它看到熟雞蛋卻吃不到會很急,這時和它談判,給它吃雞蛋,就能讓小倩多留一會兒,然後讓小倩告訴我們想說的話,告訴我們,還有什麼隱情。”

魚哥這番話我都聽傻了。

“醫生!”

“醫生!”

我喊了兩聲又摸了摸魚哥額頭。

直感到滾燙滾燙的。

估計都要燒過40度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