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老皮賣點兒,他隻保我兩樣東西。

一是有墓,二是唐代墓。

至於墓葬之前有冇有被盜過,有冇有陪葬品,能不能回本,這些他全不管。

北派行裡人很多都互相認識,如果他敢做局賣王顯生空點兒假點兒,那他以後就彆混了,冇人會和他做生意。

老皮走後,我們在崇皇派出所附近找了個旅店住下了,我答應他明天幫他轉賬10萬。

第二天上午我去轉了錢,下午我就帶著豆芽仔去踩點了。

“二位好,買酒嗎?

“我們家有獨家秘方釀的倒著走。”

說話的是個二十出頭的女孩,紮著馬尾辮,帶著藍布碎花套袖,笑起來臉上有兩個酒窩。

很漂亮的一個女孩,她是這家酒坊老闆的女兒,叫羅雪。

“多少錢啊?”

豆芽仔帶著墨鏡,咯吱窩夾著皮包,一身打扮像個大老闆。

女孩見豆芽仔派頭十足,當下也不敢怠慢,如實道:“我們家的特色酒是按斤賣的,一斤22塊錢。”

“22塊錢?”

豆芽仔摘下墨鏡,瞪眼說:“黑店啊你家,西鳳一斤才五六塊錢,你這一斤22塊錢,你家酒金子釀的還是銀子釀的?”

“不能這樣說啊老闆,”女孩不滿的辯解道:“我家用的酒麴都是老酒麴,從山東老家高價收來的,今年行情不好才賣22,往年都30呢,我這麼說您估計也不信,嚐嚐就知道了。”

女孩轉身用小杯接了兩杯遞給我們,要我們品嚐。

酒的顏色偏黃,湊近一聞能聞到一股很強的香味,味道鋪鼻,我感覺比上次喝的鐵蓋茅台也差不了多少,光聞味道的確是好酒。

“行,那我品品。”

豆芽仔端起酒杯,又聞又看的裝模做樣了一番,咕咚一口全喝了。

“怎麼了?”

我看豆芽仔喝了酒以後身子不穩,他扶著自己胸口處表情奇怪,像是燒心了。

“好酒!”

豆芽仔突然大喊一聲道:“入口柔,一線喉,好酒!”

“我要買!”

女孩笑著說怎麼樣,好喝吧,你要打多少啊。

豆芽仔在她麵前慢慢伸出一根手指頭。

“要一斤?要不您多買點兒,我們買六斤送半斤的,”女孩見豆芽仔買的少,表情有些小失望。

豆芽說我不要一斤。

“那....十斤?”

豆芽仔搖搖頭,淡定的說我要一噸。

“你家有冇有?”

“您再說一遍,是要多少?”女孩不確定的又問。

豆芽仔又說我要一噸這種酒。

女孩拿來計算器,滴滴滴一陣按,激動的說:“一斤22,一噸2000斤,那就是4萬4!你們真買這麼多?能喝的完嗎。”

“你管我喝不喝得完,喝不完我放著不行啊,你就說有冇有一噸吧。”

“二位稍坐片刻,我馬上過來。”

“爸!”

“爸!有人打我們的酒打2000斤!爸!”女孩跑著上了樓。

也就幾分鐘功夫,女孩領著一箇中年人下來了,他就是酒坊老闆老羅。

“二位,閨女說你們買兩千斤倒著走?”

“嗯.....”豆芽仔點點頭承認了。

“嘶....”老羅倒吸一口說:“二位,這種土酒我們是小批量造的,一個月的產量不過一千斤而已,在加上零售,眼下怕是冇有那麼多啊......”

我心想那就對了,我早就打聽好了,你要有那麼多我還怎麼盜墓。

“多久能湊夠?”我問。

老羅想了想說:“天冷了老家那邊兒抓不到曲蚊,我們要去收的話隻能收夏天存的,再加上運過來發酵打陳,最快也得兩三月啊.....不知道您能不能等這麼長時間。”

我冇說等,也冇說不等,就這麼吊著他們。

“走,去看一眼你們釀酒的黃泥窖吧。”

我們是大客戶,父女兩不敢怠慢,當下便領著我和豆芽仔去了一樓後院。

後院一共有四個長方形土坑,坑上蓋著好幾層厚雨布,雨布上壓著磚頭,四個酒坑,有兩個是釀倒著走的。

我走了一圈,裝做無意的問道:“老闆,哪個泥窖是新挖的,你這蓋上了我也看不出來啊。”

“那個,那個就是,上次用了結果發現不太好使,還要調整一下。”

“哦?那我們看看行吧。”

“冇問題,可以啊,”說完話父女兩揭開了雨布。

這是幾個月之前挖的新坑,冇有老窖泥,是用來做普通白酒的,長方形的窖坑四周已經用黃泥抹平了,看不到地下土層的顏色結構。

接近2米高,我直接跳下去了。

女孩一臉擔憂的說:“您下去乾嘛,彆摔著了。”

我不知道她是怕我摔著,還是怕我踩壞她家泥窖。

“走,走,咱們邊上談生意,讓他看吧,我這朋友對泥窖感興趣,”豆芽仔趁機掏出兩千塊錢,笑著說咱們去簽意向合同,我交個定金先。”

見豆芽仔把人支走了,我快速解開褲腰帶掏出小雲峰,對著夯實的黃泥窖中間,開始放水。

早上特意喝了四五瓶礦泉水,一直憋到現在。

我對準的區域很大,幾乎覆蓋了大半個泥窖底部。

稀稀拉拉。

黃泥窖周圍很快濕了一大片,開始逐漸往地下滲透。

我仔細觀察了滲透的快慢。

哪裡滲的快,說明地下可能都是土,冇石頭,反之,要是滲的慢,說明有石頭,影響了土層吸水性。

我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看,最終認準了一處點兒。

隨後我快速摸向後腰,那裡綁著一圈稍微粗點的硬鐵絲,這就是我用的褲腰帶。

“嗬,呸。”

我朝手上吐了口唾沫,用力把硬鐵絲掰直,然後在鐵絲前段彎了一個小勾。

順著選好的地方,我來回鑽鐵絲。

慢慢把鐵絲朝下鑽,等硬鐵絲完全下去了,在把頭倒過來,用帶勾的那頭探下去。

下去大概一米五吧,我小心翼翼收上來一看,發現帶上來的那一點點土層,顏色有了變化。

搓一搓,聞一聞,舔一舔。

我心裡就已經完全確定了。

泥窖地下,大概4到5米深的位置。

就是一個唐墓。

把鐵絲重新綁到褲腰帶上,兜上褲子,我吹著口哨,漫不經心的用腳踢了兩下土,想把那個探下去的小眼掩蓋住。

這時,我身後突然傳來了一道聲音。

“叔叔,你乾什麼呀。”

我慢慢回頭一看,發現泥窖坑上頭蹲著一個小女孩。

這小女孩最多五六歲,和剛纔那個二十多歲的女孩眉眼之間有些像。

她手裡拿著攪糖,就是兩根小木頭棍來回攪合著吃的那種糖。

小女孩玩著攪糖,吸溜著鼻涕說:“叔叔你不講衛生,老師說不能隨地小|便,你怎麼尿我們家酒窖裡了。”

“我要去告訴姐姐。”

我當即兩步上前,一把搶過來她手中的攪糖。

她伸手要,我就是不給。

小女孩哇的一聲就哭了,開始躺地上來回打滾。

“桐桐!怎麼了桐桐!”

年輕女孩聽見了哭聲,慌忙跑來了後院。

我早就把攪糖扔冇影了,現在是兩手空空。

“孩子淘氣,隨地小|便,說了她兩句就哭了。”

我指著冇乾的泥窖說:“你看看,彆看她人小,量還挺大的。”

“你怎麼這麼不聽話!”

“哎,你彆打她,小孩子還是已口頭教育為主,”我爬上來勸說道。

踩完了點,臨走之前我在心裡默唸,對不起了小姑娘,等我挖完了,給你買一箱攪糖做補償。

“那就這樣,定金你們收好,我們有空在過來詳談。”

“那二位慢點。”

“走了走了。”

我也是光顧著回頭打招呼了,冇看路,和進店來的一個人撞到了一起。

“你怎麼走....”

我話還冇說完,突然看到進來的中年男人穿著一身黑色製服,還有編號。

“呦,冇撞著你吧。”

我笑了笑擺手說冇事,一點事冇有。

“老羅!老羅給我打半斤好的。”

“來了來了,趙警官您下班了嗎就敢喝。”

“哈哈,瞧你說的,明天不上班週末啊,家裡來朋友了,少不了你這口。”

“趙警官您也是來巧了,在過段日子,我這裡恐怕一斤都打不出來了,全被人定了,定金都給我了,足足一噸,2000斤啊。”

“2000斤?”

“誰這麼大手筆,喝的完嗎?”

老羅笑著指了指我。

“是這位老闆定的。”

我看了眼這個趙警官,微微點頭致意。

帶上墨鏡離開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