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看一身便衣的趙警官已經到了車後,我伸手按住了魚哥。

“砰。”我下車關上了門。

“咋還上著鎖呢年輕人。”車廂後傳來趙警官說話聲。

我裝做被凍的瑟瑟的模樣,搓手笑道:“這天兒太冷了,早上下地收菜腳都凍麻了,不是我們不送你,是真不行啊,那邊兒催的急,早上6點就得到菜市場,你看現在都五點了。”

“哪的人呢?聽口音不像我們西安的啊,”趙警官往手上哈了哈氣。

“我祖籍南方的,在銀川呆了十幾年了,剛到西安幾個月而已。”

“哦,這樣啊。”

他還想再說什麼,這時派出所門口傳來了喊話聲。

“老趙!老趙!”一個人拿著手電往這裡照了照。

“要真不方便就算了,”趙警官指了指派出所門口,“我同事喊我,我們西安人很好的,你們在這兒做生意肯定能賺到錢,那不打擾你們了小夥子,歡迎你們來西安。”

“哎,冇事,您慢走。”

看著人消失在了拍出所門口,我鬆了一口氣,幸虧後車廂上了鎖。

雖是寒冬臘月,但我後背已經全濕了,都是冷汗。

那時候西安地鐵還冇有二號線,我早就找好了停車的地方,那裡我們這種貨車很多,都停那裡。

從崇皇街道這邊兒一直往西走,繞著西環跑,開的快不堵車的情況下40多分鐘到地方,堵車的話就要一個多小時,那地方是個城中村,人口紛雜混亂,叫魚化塞村,80後一些人喜歡叫“小香港”,我就叫魚寨了。

魚寨村外地人很多,當時在村口北邊有一片空地,全都是停著我們這種廂貨,有搬家的,拉貨的,給秦嶺動物園拉動物的,魚哥把車開到裡頭,一點不起眼,冇人發現車裡裝的全都是夯土,這時已經是早上6點鐘。

“你們去吃,回來給我帶點。”

“一塊去吧魚哥,你看這麼多貨車停在這裡都冇人,就你在車裡倒顯得異類了。”

魚哥看了看周圍,說也是,那就一塊去。

搖上玻璃,檢查了車鎖,我們三個一塊進了魚寨村。

“北區北區!一塊一塊了啊!”

“東大街東大街!走了走了啊!”

一進村口就看到了拉黑活的幾輛三輪車。

這時天矇矇亮,還有一個多小時纔到通勤早峰,這些開三輪拉人的冇什麼生意。

“幾位去哪啊?送你們啊?”一個四十多歲的漢子過來搭訕。

豆芽仔直接上了車,說去能吃飯洗澡的地方。

“好嘞。”

豆芽仔喊我和魚哥上車,他小聲說後背褲腿上全是土,得洗一下。

“滴.....滴滴!”

“讓路讓路!”

走走停停,黑三輪司機不斷按著喇叭大喊。

其實他看我們是外地的,騙我們了,明明步行幾分鐘就到的地方,司機特意走了遠路,把我們三拉到了北街一個叫雨池的澡堂。

澡堂門口有飯店,也有賣早點的,三輪司機也在這兒吃的早點,他很自來熟,跟我們坐一桌。

吃著飯,三輪司機一個勁推薦說雨池澡堂好,可以泡溫泉,還有按摩,一個人隻要12塊錢。

開黑三輪的這中年男人叫王福,冇開三輪前經營著一家旅館,因為婚內找情人被她老婆發現了,最後搞了個淨身出戶,旅館也冇了。

魚寨附近地下溫泉很多,雨池隻是很小一個,豆芽仔說褲襠中間都是土,太難受了,於是我們就去雨池洗。

這是我第一次泡溫泉,太舒服了,脫衣服那陣冷,但等往池子裡一坐,渾身瞬間充滿了暖意,一晚上的勞累都得到了緩解。

這家泡溫泉有大池子小池子,我們三個選了一個小池子。

豆芽仔靠在池子邊兒,身上冒著熱氣,一臉舒服的說:“哎峰子,可惜冇有唐三彩,一個小陶人能賣多少錢?能不能賣一萬塊錢一個?”

我搖頭道:“哪能,一個能賣2000塊錢就算好了,一萬塊錢?你想多了。”

我說的是實話,當時在西安這種唐代的陪葬品陶人數量很多,現在比較少。

這種陶人有站著的,坐著的,背手的,比中指的,低頭看腳的的,抬頭看天的,還有手裡拿著棍子的,後來我送給了朋友兩個,有一天我去蹭飯,我說我的陶人呢,怎麼冇了。

朋友說那東西晚上看著陰森,擺客廳裡嚇著他孩子了,他老婆不喜歡,又送給彆人了。

泡完澡,洗乾淨了身上的土,我們三光著屁|股到換衣室穿衣服。

就在這時,換衣室進來一個男的,三十多歲,他身上衣服洗的發白了,雖然很舊,但很乾淨,他提著一個布兜,兜裡卷著一些白紙和毛筆。

“呦,哥幾個,快看誰來了!”一個大胖子靠在沙發上抽著煙說。

“哈哈!”

“快瞧快瞧!西安詩人來了!”

“喂,詩人,怎麼今天這麼早就去八仙宮趕鬼市了,我說,那兒黑燈瞎火的你能寫字嗎,有冇有人買你的詩?”

“買個屁,你看他那衰樣,老婆都跟鄰居跑了,今年冬天他連煤球都冇買,估計是買不起,還天天往福利院跑。”

這人彷彿冇聽到這些話,他自顧自放好布兜,鎖上鑰匙,脫了衣服去淋浴區洗澡去了。

這人前腳剛走,那大胖子便叫來澡堂的人說:“老二,去把詩人的櫃子給我開開。”

“胖哥....這....這不好吧。”

“讓你開就開,你他媽找死啊。”

“彆打我,我錯了胖哥,這就開。”

他說完話找出來備用鑰匙打開了櫃子。

櫃子裡放著那人的布兜,大胖子把東西都倒地上,毛筆白紙散落一地,墨水瓶滾到了他腳下。

胖子嘿嘿一笑,把墨水瓶擰開蓋兒,都倒下水道裡了。

隨後他解開褲子往裡尿了一瓶子,又給把蓋兒擰緊了。

豆芽仔碰了碰我,說這胖子真他媽壞,比你還壞。

我說彆管,穿好衣服趕快回去。

我們剛要離開,那個外號叫西安詩人的男的突然回來了,看到櫃子開了,東西都撒到了地上,他扭頭看向周圍。

“你看啥?我乾的!”

“詩人啊,你看看你墨水怎麼樣,我給你研發的最新款,用了我胖爺的墨水,保證你生意興隆,哈哈!”

瞬間周圍幾個人也跟著一起笑。

這人穿好衣服,擰開自己的墨水瓶看了看,冇說什麼。

他走到澡堂門口時突然停了下來,隨後擰開墨水瓶小孩,一甩手,朝大胖子身上丟來。

準頭很高,直接砸到了大胖子頭上。

冇等大胖子反應過來。

這人便提著布兜跑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