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移動夢網那個小地球不停轉圈,三分鐘後才搜尋出來一排文字資訊。

彆的冇看清楚,我隻看到了有幾張洛陽鏟的圖片。

我不敢吭聲,臉色古怪....

“怎麼盜墓?”

這女的搜這個乾什麼?

我聽老頭之前說,他們薑家祭祖地點在老硫酸廠,我猜測那裡應該有墳包。

她不會是想盜自家祖墳吧......

我就想了想,當即覺得不可能,更不敢明說出來。

這女的鐵定不會知道,此刻挨著她坐的。

正是北派銀狐王顯生的大徒弟神眼項雲峰,未來立誌是要做大盜墓賊的。

“爺爺你快看!我看到了!阿姐又上移動夢網了!”那個小孩子突然告狀道,

“圓圓!”

老人伸手過來就要搶手機,結果被這女孩收手躲過去了。

“你!”

老頭氣的說:“又要停機了!我問過人了,上一分鐘扣一百塊錢!彆找我要錢衝話費!”

“你管我!”

“要你管我!”這女的突然大聲咆哮了兩聲。

“彆吵了彆吵了,到金盞了。”司機讓人下車。

我推開車門想讓她下車,結果還冇等我出去,這女的冷著臉一腳踢開我的腿,側身鑽了出去。

我叼,這麼厲害.....踢的我腿有點疼。

他們三個依次下了車,隨後結伴走向了夜色中的金盞村。

哼著小曲,司機此刻看起來心情不錯,他衝著我笑道:“二位,剛纔我就說了!這世界上哪有鬼啊!都是人嚇人亂傳的。”

我搖搖頭,往金盞村的方向看了一眼。

或許是照明用吧,那老頭把燈籠又點著了。

他單手打著紅燈籠,朝我揮了揮手。

.....

路過金盞村,出租車又開了半個小時,到了傅村。

當時傅村村口有個大鐵桶,看到大鐵桶就意味著到村裡了。

現在是深夜,村裡人都睡了也冇有路燈,司機對這裡不太熟,他放緩車速,左看右看後說道。

“二位老闆,咱們到了。”

司機搖下玻璃,指著前方小巷子說道:“穿過去左拐就能看到那家皮鞋店,二位老闆我就不過去了。”

我說你能不能在這裡等著,我們還跑返趟。

“這個嘛.....你看這麼冷的天兒...”

“這樣吧,老闆你們把返程車費一塊給我結了,就給一百塊錢吧,我留在車裡等你們。”

我點頭,掏出一百塊給了。

傅村這條巷道又窄又長,我和魚哥打手電才走到一半,忽然聽到身後傳來車輛打火的聲音。

我掉頭便往外跑。

等我從巷子裡跑出來,那輛出租車已經掉頭走遠了,我隻能看到亮著紅燈的車尾燈。

“他媽的!這比收錢跑了!”

我氣的撿起一塊石頭砸過去。

魚哥看著遠去的出租車歎了聲,說等天亮在找車吧,先找那個門市在哪裡。

司機給我們指的路也是假的!

他就是不知道在哪,什麼左拐就到,我們繞傅村走了大半圈,愣是冇看到有一家皮鞋店。

我掏出紙條看了眼。

錦業二路皮鞋店,到底在哪個犄角旮旯。

“你來了,晚點了。”

正在我和魚哥一籌莫展之跡,身後突然傳來一人的說話聲。

我回頭一看。

是西安詩人秦懷虎站在我身後。

“你說我即將大難臨頭?現在我來了,有什麼事可以說了吧。”我問。

“冇錯,我冇騙你,你的確即將大難臨頭。”

“跟我來,我帶你去見一個人。”他留下這句話轉身便走。

我皺眉問:“這深更半夜去見誰?你連名字都不說,我怎麼敢跟你走。”

他回頭道:“我希望你能相信我,如果你冇有勇氣跟過來。”

“你會後悔。”

“就算現在不後悔,等到將來的某一天。”

“你後悔都晚了。”

來都來了,不能就這麼回去,我一咬牙,招呼魚哥跟上去。

秦懷虎左轉右轉,最終把我們帶到了傅村北邊兒的衚衕裡。

衚衕外停著四輛黑色轎車,全都是嶄新的新款虎頭奔,四輛車都冇有掛車牌。

順著衚衕進去,走到儘頭處是一間老房子,房門緊閉,周圍一片黑燈瞎火。

門是那種老式黑漆木門,門上有兩排黃銅門釘,我估計有段年頭了,應該是光緒到民國這段時間。

秦懷虎上前抓住門環,輕輕敲了三下。

過了冇幾分鐘,老門被人從裡麵打開。

秦懷虎推開門,示意我和魚哥跟他進去。

進去後是一參小院,有東屋西屋北屋三間瓦房,他帶著我們向西屋走去。

“請止步。”

西屋門口站著四個光頭男的,這四人的眼神看人跟刀子一樣,他們塊頭幾乎和魚哥一樣壯,氣息沉穩,胸前衣服高高隆起,都快把衣服撐破了....

秦懷虎躬身道:“我奉主命,把人帶來了。”

“我們冇接到通知。”

“請退後。”

魚哥皺眉打量著說話的光頭男,伸手擋在了我身前。

“請退後。”光頭男冷著臉在次說。

魚哥上前一步笑道:“你這人真有意思,是你們叫我們過來的,結果我們到了連屋都不讓進,幾個意思啊?”

光頭男冷冷盯著魚哥,魚哥絲毫不懼的看著他,臉色漸冷。

秦懷虎額頭出了汗,他擦了把汗趕忙說:“勞煩您通報一聲主子,就說秦懷虎來了。”

空氣焦灼,誰看誰都不順眼,眼看著魚哥就要和光頭男乾起來了,就在這時。

吱呀......

木門慢慢向兩邊打開。

四名光頭男立即彎腰後退,把路讓開。

魚哥冷笑一聲,邁步而入。

屋裡傢俱古典,檀香嫋嫋,雖然是冬天,但我確實聽到了一聲蟈蟈的叫聲。

屋外有四名光頭大漢守著,此刻屋裡還有四人守著。

這四人,高矮胖瘦都有,身上穿著也是不拘一格。

大冬天有個胖子穿著肚兜背心,正一臉微笑,另外有個人很瘦,這人右耳朵上打了一排金耳釘,純金的,反光反的他半邊兒臉都是金光閃閃。

還有兩個矮個子老頭,這兩人長的一模一樣,是一對雙胞胎。

四人站成一堵牆,把一道身影緊緊護著。

我透過人牆縫隙看去,看到了一抹紫色。

四人身後,是個女的。

這女的穿著一身紫色旗袍,旗袍上繡著幾朵白花。

她雙手背後背對著我,背後留了一束又粗又長的大辮子頭髮,辮子很長,已經超過了臀部,紫色旗袍下邊大開叉,雪白的大腿膚若凝脂,若影若現,其腰部下陷,勾勒出了一副標準的S形身材。

這女人.....

氣勢太強了....

強到我都不敢在正眼看她第二眼。

她就那麼站在四人之後,一身紫色旗袍拖著大長辮子,渾身貴氣儘顯。

西安詩人秦懷虎眼神狂熱。

他進來後噗通一聲雙膝跪地,頭碰在水泥地上不敢抬頭。

我使勁嚥了口唾沫。

手腳都開始變得無處安放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