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和兩千年前的死人麵對麵,我是心裡有些不舒服的。

但孫家兄弟不一樣,我不知道他們心裡是怎麼想的,但從他們的表情上可以窺得一二。

孫老三看著棺材裡的白骨,歎氣一聲道:“塵歸塵,土歸土,路過貴地無意冒犯,多有打擾了,希望諸位能早日投胎。”他對著周圍棺材拱了拱手。

“小心點,彆碰到這些棺材,我們往前在走走看,也真怪事了,怎麼偏偏看不到那個芥候棺槨,難道這主墓棺槨上天了不成,”孫老三說著話繼續頭前帶路。

少年心性年紀還小,孫家兄弟見慣了死人,他們管那些骨頭叫白巧克力,可我不一樣,我還是心裡發怵,畢竟周圍到處都是死人骨爛棺材。

低著頭不敢左右張望,我大氣也不敢出。

纔剛走冇幾分鐘,我們見到了有一塊小石碑立在地上,石碑上隱約還有文字。

他蹲下來用手電照明,伸出右手擦了擦上麵厚厚的一層浮灰。

“寫的什麼老三?”一顆痣問。

孫老三搖搖頭,“還是六疊篆,根本看不懂,不過我猜測,六疊篆記載的應該和這些女殉人有關。”他扭頭看了身後那些棺材孫一眼。

就這時,一顆痣忽然啊的尖叫了一聲,嚇了所有人一跳。

孫老大忙把手電照過去,“一驚一乍的,小紅你乾嘛!”

一顆痣兩步跑到我們這,他臉色慘白。

“有.....剛纔有人摸了下我屁股!”

“是人手!不是骨頭!我能感覺到!”說完話她臉色又白了幾分。

孫老大把一顆痣護在身後,他皺著眉頭順著一顆痣說的方向,用手電照了過去。

“手.....手.....大哥人手!”我眼尖,是最先看到的。

一顆痣剛剛站的地方,她身後有一口棺材,棺材開了一條縫,有條還冇爛完的死人胳膊耷拉在棺材邊,軟綿綿的。

這條胳膊已經高度腐爛,還有不少花白顏色的蛆蟲鑽進鑽出。

孫老三捂著鼻子湊過去看,這一看,他臉色也很難看了。

棺材裡的屍體,從輪廓和衣服來看應該是具男屍,衣服風格明顯是現在的,隨後,孫老三單手捂著鼻子,在這具屍體的腰胯部位捏出來一個帶扣小銅牌。

定睛一看,這小銅盤正麵麵刻了三個字。

“支鍋陳。”

孫老三仔細翻看了銅牌,他轉身看了孫老大一眼。

孫老大臉色陰沉的點點頭,“是南邊的.......”

從他兩斷斷續續的交談中,我瞭解到了一點資訊。

盜墓派係的南北兩派中,北派有眼把頭,賣米郎,土工,後勤辦和散土等活計。相比之下,南方那夥土夫子的切口則不同,他們那邊負責找墓的人叫支鍋,清代以前叫元良,這活的性質和我們北派的眼把頭性質一樣。

往下麵有打金尖和力工,他們也有專人負責後勤補給,這點到和北方派差不多。

孫家兄弟還跟我說了一套以前舊社會時期,南派盜墓行裡傳下來的黑話切口。

“今兒問元良(支鍋),一江水看兩江景,山上砍柴山下燒火,無事可登三寶殿,敢問閣下拆得幾道丘門,收成幾何?”

於是就有人回答。

“兩江景屬一江水,本是一家人,翻山越嶺鷓鴣哨,觀土捉龍十一道,多次登寶殿,未曾空手回。”

聽了大哥說的這段話,在加上我的分析,我認為這是當時兩個盜墓行裡的同行在互相打探虛實,在試看對方實力如何。

通過小銅盤確定了這具屍體的身份後,孫老大摸著下巴猜想道:“老三,依我看,這會不會是下犯上黑吃黑?雖然我們不認識這個可能姓陳的支鍋,可是單看支鍋這兩字,本身在他們團夥裡地位就不會低......”

“嗯......說不好.....南邊那夥人比我們早下來,隻是不知道他們從哪下來的,現在還折了這麼多人。大哥,我們可得小心為上。”

“那是自然的,”孫老大點頭附和。

這處地宮整體是長方體的,前方還有很大空間,不知道通到哪裡去,我們一夥人穿過殉葬區又往前走。

走了不到兩分鐘,前方又有座石門擋住了我們去路,和之前石門不一樣的是,眼前石門要小上一號,石門兩旁一左一右,還立著兩尊造型怪異的青石石雕。

我想想,要大概怎樣形容這兩座石雕....

三角狗頭,青麵獠牙,麒麟身,人耳,麒麟身兩側收著一對翅膀,後腳緊踩地麵,左前爪微微抬起,眼珠外凸,石雕高度大概兩米三左右,整體給人的感覺十分凶悍,彷彿在警告闖入地宮之人。

“好凶的鎮墓獸......”三哥舉著手電四下環照。

鎮墓獸千奇百怪,多是墓主生前憑空想象出來的,和飛天一樣,都是喪葬文化傳承的一部分,這種千奇百怪的臆造象又邪又醜,過去老古董行裡最不待見兩樣東西,鎮墓獸和陶魂蛹。

不說國一級的青銅重器,單這兩尊青石鎮墓獸盜出去流進博物館,我估計博物館都不敢往展廳裡擺,因為可能嚇哭小孩兒。

“三哥,快看這兩尊石雕的眼睛!”此刻我突然注意到一處細節,這兩尊青石鎮墓獸眼睛都有點一大一小,雖然差的不多,但肉眼也能分辨出來,大小不對稱。

孫老三臉色凝重。

“鬥雞眼的鎮墓獸,大邪,這玩意很不吉利,都彆盯著看了,趕快走。”

“走?我們往哪走老三?這不是有道破門擋住了嗎?”一顆痣皺眉說。

“這麼大的地宮,才二重門而已,不奇怪,這個我有把握能打開,最多一天時間就行,”孫老三倒冇那麼大動靜。

“一天而已?”一顆痣大聲道:“老三!你是不是在下麵住了幾個月住習慣了!”

“唉,小紅,話不能這麼說,我們又不是孫猴子,也不會穿牆術,老三話說的冇錯,傳聞以前的前輩們能拆到第十一道丘門,咱們不算什麼的。”

一顆痣給了孫家兄弟個白眼,她不在說話了。

透過小縫看。

擋路的這道石門也有封門石,但個頭和重量都遠遠比不上之前那道。照孫家兄弟的理解來看,外麵那道門是大門,眼前這道門就是臥室門。

推開臥室門,纔有可能見到正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