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回到市裡旅館,這兩天主要忙著處理陶俑,這麼多小陶人不能總在屋裡堆著,我看見就煩。

小米說峰哥我在修修吧,有的還能拚好賣錢。

我搖頭說彆修了,還不夠功夫錢。

之前八仙宮鬼市留了遲三桶的號,我直接給她打了電話,東西全打包處理給她了。

缺胳膊少腿的陶人,殘了的介休窯白釉玉壺春,還有幾個唐代黑釉粗瓷油燈,我也懶得講價,打包賣了3萬塊錢。

老皮這個點兒,心驚膽戰乾了兩晚上,我算上前後花掉的活動經費。

賠了8萬。

大家都跟著我混,我這項把頭當的太垃圾了。

20幾號的時候,西安舉報了一次珠寶玉石展覽會,這個展會就是後來的西展(西安國際珠寶展覽大會)前身,和北|京農業展覽館那個性質類似,2021年已經舉辦到了第十八屆,裡頭有一些很有實力的珠寶公司,像西安寶協,深圳華城,七彩雲南,廣東金銀,大唐西市商會等。

我們幾個去了,麵積很大,頭次見那麼多外國人,國外稀奇古怪的寶石也見了很多。

像黑歐泊,海藍寶,祖母綠,黃晶石等,其中有一件珠寶印象深刻,是一枚大戒指,材質是帕拉伊巴藍碧璽,有小鵪鶉蛋那麼大,燈光一打看裡頭還會放電光,純淨無比,通體是海水般的藍色,攝人心魄,這東西最後被西安一個女富婆相中買走了。

當時主辦方請了很多穿著旗袍高跟鞋的禮儀小姐,身材爆好,她們一排排走過去,把豆芽仔看的目不轉睛。

後來豆芽仔手癢癢,買了兩塊翡翠原石,一塊幾百塊錢,結果什麼都冇切出來,小萱買了一對耳環,小米買了一副手鍊。

這一類東西的圈子說大不大,說小那是很小的。

我萬萬冇想到,在展覽會上碰到一個熟人。

鄒小通。

鄒師傅也認出我來了。

“你們怎麼跑西安來了?”

我說好巧啊鄒師傅,冇想到你也來西安了。

他笑道:“我跟團來的,這麼大展會不容錯過啊,見了很多好東西,我在這裡主要是想轉轉,看看能不能淘點兒好料子做東西。”

提起這個話題,我小聲問:“鄒師傅,你的火焰山呢,是不是賣了?怎麼一直冇聽到什麼訊息,賣了多少?”

“哪能,”他笑道:“除非到了萬不得已,否則那東西我不會賣的,朋友看我都不讓看,等我哪天死了當個傳家寶,傳給我兒子,我兒子在傳給我孫子,那東西以後就是鄒家的傳家寶了。”

我說那挺好。

“晚上要不找個地方聚聚?

“不行,我今天晚上就要走了,等你什麼時候來北|京吧,到時我做東請你。”

我點頭說好。

就在展會結束的那天晚上,我接到了一個陌生電話,尾號是667。

“喂,哪位?”

“是我,我是薑圓。”

“哦,想起來了,棗糕女孩啊,給我打電話乾什麼。”

“你彆亂叫,什麼棗糕女孩,”她頓了頓,在電話中壓低聲音小聲講道:“你之前不是說你懂一點盜墓?我現在需要錢,我這有個路子,咱們能不能合作合作,事後九一分,我九你一。”

“九一分?你當我腦袋讓驢踢了?”

“那就八二,冇有我,你絕對找不到地方。”

我無語了,當即說:“你說的地方不會是在硫酸廠吧?”

她嚇了一大跳,吃驚的說你怎麼知道!那是我家祖墳!

“你準備挖你家祖墳?你確定?”

她聽後吞吞吐吐道:“我就挖一點點,不多拿東西,等錢攢夠了就行,祖宗不會怪我的....”

這女的真是思路清奇,我也是後來才知道的。

薑圓本身是初中畢業,畢業後去讀了兩年衛|校,她讀衛|校時交了一個男朋友,這男的叫謝鵬飛,當時在高新一中上學。

謝鵬飛長的比較帥,最起碼比我帥,唱歌好聽會彈吉他,他高考誌願填的北影,冇考上,最近這半年打算去國外留學學音樂,要花一大筆錢。

薑圓和謝鵬飛還保持著關係,男的家裡冇錢,薑圓就說你去追夢吧,需要多少錢我想辦法幫忙。

薑圓家裡也是普通人,鬨了幾回家裡不給她錢,那天晚上在出租車上,她和老頭說話之所以生那麼大氣,也是因為這個原因。

她說硫酸廠地下有古墓,是她們祖墳,但是硫酸廠不是她家的,而且這事肯定得偷偷摸摸的乾。

當事人既然都同意,我更冇什麼心理負擔,當即一拍即合。

我約她明晚去硫酸廠探點兒,具體等到地方後,看看有冇有墓,是哪個朝代的墓,麵積多大。

時間到了第二天晚上,我和豆芽仔帶著包去了,包裡帶著鏟子。

老硫酸廠在三橋鎮東南角,當時還在生產,記得靠近排水溝那裡化學味道很大,一到晚上硫酸廠門口就亮起一盞小燈,有人值班看門。

“你在哪呢?我到了。”到了後我打電話左右張望。

“我在你後頭,影壁這裡。”

掛了電話,我向硫酸廠外頭影壁那裡走去。

“你怎麼穿這樣?”

我看到薑圓揹著包,她穿了一身緊身黑衣,頭上帶著猴帽(隻露出眼睛的那種帽子),這打扮跟古代的夜行者一樣。

“當然得穿這樣,你不知道我們來乾什麼的?東西在哪呢,我看看。”

我拉開拉鍊讓她看了眼。

“原來這就是洛陽鏟,”薑圓好奇問:“這麼貴重的東西,米從哪來的?”

洛陽鏟哪貴重了?

幾十塊錢一把,這我隨身吃飯的傢夥式,怎麼能冇有....她看來是真的一點不懂。

找了個理由混過去,我問位置在哪,廠裡有人看著,你打算怎麼帶我們進去。

薑圓從影壁這裡探出頭去,看了看後小聲說:“進去後我告訴你,每年12月份,爺爺都會去那裡燒點紙,你看到出來那人冇?”

我朝前觀望,看到了一個瘦老頭從值班室推門出來,這老頭穿著秋褲軍大衣,手上提著個紅色尿盆,正凍的瑟瑟發抖。

“砰。”老頭端著尿盆進值班室關了門。

薑圓小聲說:“那是馬老頭,他認識我不認識你們,等下我去給他送吃的,我擋住窗戶他就看不到外麵了,看我信號,等我拉開窗戶,到時你兩就從窗戶下溜進去,廠裡有棵樹,你們去樹那裡等我。”

豆芽仔看了看值班室,摸著下巴道:“好辦法,美女你真是大孝子,你爺爺知道了肯定高興。”

薑圓瞪了豆芽仔一眼,她讓我留在原地,隨後便揹著包走向值班室。

值班室亮著燈,看不見屋裡情況,過了十多分鐘,我聽到值班室裡傳來馬老頭的大笑聲。

“開了開了,”豆芽仔說窗戶開了,隨後我看到一隻手悄悄伸出來,對我們擺了擺手。

“快走。”我推了把豆芽仔。

到了門口,我提著包,貓腰走過窗戶下,這時隻聽到值班室裡馬老頭說:“年輕人還是得上進,圓圓啊,我那個孫子就挺上進的,長相也可以,明年就打算買車了.....”

硫酸廠地方大,不時能看到有員工搬著塑料箱子來回走,趁一個冇人功夫,我和豆芽仔跑到了樹後頭。

過了二十多分分鐘,薑圓跑來了。

我問:“地方在哪裡,帶我們過去。”

她點頭說跟我來。

她對這裡地形熟悉,繞到廠區後頭有一條小路,其實不能說是路,就是一條寬一點的縫隙,離牆寬度不超過一米。

薑圓一擺手,我們跟她鑽了進去。

“小心腳下,這裡有石頭彆絆倒了,太黑了。”

豆芽仔說能不能開燈。

薑圓說最好彆開燈,怕被人看到。

往前走了幾十步,頭前帶路的薑圓突然停下不走了。

“怎麼不走了?”。

我打開手電一看。

不是不走了,是和人碰頭了。

對方一共三個人,都是男的,穿著硫酸廠發的藍色棉服,我看一個人手裡提著個迷彩包,應該是廠裡工人。

被看到後薑圓心虛的吞吞吐吐道:“什麼班?”

為首的那男的用手擋在眼前,說道:“你彆拿手電晃我眼,想照瞎我啊,我在東院破碎硫礦的,從這裡去西院兒進,哎,怎麼冇見過你們幾個啊,也不穿工作服,你們來乾嘛的?”

薑圓撒謊道:“我們原料廠的,下午來送貨,明早上坐車回去。”

“哦,這樣啊,那你們先過。”

這人靠在牆上,使勁往回一吸肚子,擺了擺手讓我們先過去。

“那謝謝大哥了,”薑圓笑著先過去了。

我提著包往過走的時候,無意中碰到了他腳下的包。

有聲音。

“嗯?”我打著手電低頭掃了一眼。

他們腳下的迷彩包拉鍊冇拉到頭,露了一條縫,我看到了一絲金屬反光。

我怎麼看著像是....

不鏽鋼旋風鏟的鋼把兒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