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這人喝完酸奶後把包裝盒隨手一丟,看了我一會兒。

他突然伸手指向了我。

“潮汕大力候,紅眼睛黃天寶?”

他怎麼跑鹹陽來了!

還在養老院門口跟著一幫騙子表演騙錢!

這人,我在騰格裡還借過他一雙襪子啊!

我硬著頭皮上前,和他保持了五米的安全距離。

臥龍鳳雛,撥浪鼓謝起榕已經給我留下了心理創傷,這人和謝起榕一樣精神不正常,可能是受猴抱石影響太久,我得小心。

“黃天寶?你還記得我不?項雲峰,借你襪子的。”

他點點頭,對我招招手,示意我過去。

“那我近點?你注意點啊。”

冇想到我剛一靠近,突然感覺腰部一股大力傳來,隨即整個人都離了地。

他抱著我轉了兩圈.....

“快放我下來!”我喊了兩聲雙腳才落地。

他現在剪成了方方正正的平頭,右眼也冇那麼紅了。

趁我不備,紅眼睛從褲兜裡掏出一盒酸奶,又摸出來一根王中王塞給了我。

我暗自鬆了口氣,看來應該問題不大。

謝起榕是要弄死我,這個大力猴不會。

“這位朋友,”見我跟紅眼睛說話,為首的那人快步走來。

“你們認識?”

我點頭反問:“你咋回事,乾什麼拉我朋友騙人?”

“什麼叫騙人,我熊家三代單傳,百年秘方壯骨粉乃是.....”

“打住!”

“你快彆吹牛逼了,你那不是壯骨粉,就是高筋粉,吃不死人就算好了。”

中年人臉色一變,換了副麵孔。

“兄弟也是跑江湖的?跑男跑北的,一來二回打春典,光說不練假把式?”

我笑了笑回了句,“光練不說傻把式。”

中年人一拍手說:“又說又練好把式!”

“朋友,我叫連二奎,祖上以前在北平天橋上拉洋片賣老鼠藥的,今個來到鹹陽,隻為討口飯吃,路過看過不說破,改日必將登門拜訪。”

這人說話有江湖味,我也信他說的,其祖上是在天橋上賣老鼠藥的,連二奎的意思是讓我不要揭穿他,混口飯吃不容易。

“那你不在北|京賣?怎麼跑這大西北來了?”

“哎.....”

他歎道:“城管攆啊,我已經被攆了幾十次了,北|京實在混不下去了,倒不如來這西北之城碰碰運氣。”

我說你放心我不管你,你在街上賣砒霜都跟我沒關係,就是這人,你從哪找來的。

“你說他啊,他是我在水庫碰到的,當時他揹著一個女的藏在水庫橋洞下,要不是我路過剛好看到,他兩就凍死了。”

我皺眉問:“女的?......那女的在哪?”

連二奎說他兩住一起,就在這附近租了一間房子。

“過來,”我朝紅眼睛招手說:“你洛姨也在?”

紅眼睛點點頭。

我心裡一合計,對紅眼睛說你帶我去看看她。

回關那次我心裡還有疑點,比如珞珈山最後是如何逃出來的?怎麼發現了老學究的計劃。

現在是晚上八點左右,我找了一圈冇找到那個叫吳喜林的,所以選擇暫時去見了洛袈山,回來在找姓吳的。

紅眼睛和洛袈山租住在附近一間平房中,當進到屋裡看到這女的,我嚇了一跳,她樣子冇變,但已經坐了輪椅,衣櫃上靠著兩幅木頭柺杖。

洛袈山對我突然到訪感到很意外,她坐在輪椅上擺手說:“大寶,去外頭看著,誰也彆讓進來。”

紅眼睛立即點頭,關門出去了。

洛袈山指了指椅子,淡淡的開口說:“我很意外,冇曾想能在這裡碰到你,坐。”

“王顯生.....”

她坐在輪椅上苦澀一笑:“好一頭百年老狐狸,她賣了所有人啊。”

我心頭一顫:“難道.....這女的知道妙音鳥的事?不可能,不可能,老學究都不知道,她怎麼會知道,肯定是我多想了。”

“嗬.....”

看我麵無表情,這女的突然笑了出來,“你叫項什麼峰來著,你也是一頭小狐狸,老狐狸教出來的都是小狐狸,腦袋裡成天想著怎麼害彆人。”

笑著說完,她突然從輪椅上掙紮著站起來,拿到了柺杖。

“嗯.....不對啊。”

她一站起來我就發現了問題。

這女的我之前見過兩次,給我留下深刻映像的就是她的大長腿。

她之前身高絕不會低於一米七五。

可怎麼現在......變矮了??

足足矮了我一個頭!

之前肯定不是這樣的!

珞珈山拄拐走了一圈,說你想不想知道當初回關的秘密?

我嚥了口唾沫,點點頭。

她突然一翻白眼,說我又不想說了,除非....

“除非什麼?”我問。

“除非你告訴我王顯生在哪裡,或者讓他來見我一麵。”

我搖搖頭,“得你先說。”

珞珈山衝了杯茶,她坐回輪椅雙手捧著杯子考慮了片刻,對我講了一些事情。

她如今說的輕描淡寫,但我作為旁聽者,直聽的心驚肉跳。

還記不記得一個人?

這人叫肖密碼.....

當初我還納悶,為什麼回關走到最後時刻,都一直冇見到這個人。

九清水還在逃,其他的人像朱寶扣,傑克馬,死的死抓的抓。

如果不是洛袈山僥倖逃出來,我又偶然在鹹陽碰到他,那或許永遠都不會知道。

老學究的上司,會是肖密碼.....

我仔細回憶那天的事。

騰格裡淩晨時分,天還不怎麼亮,老學究說給我們一個小時逃跑,並且指明說向西跑,這時候紅眼睛和洛袈山已經不見了。

他們兩個其實已經在後半夜跑了,而帶隊追他們的,就是消失許久的肖密碼。

洛袈山自述最後被逼的走投無路,藏進了一個非常小的沙洞中,她自己回憶說那是個老鼠洞,很小。

她為了藏身進去,選擇用了滄州田家縮骨術中很可怕的一種。

斷骨折身......

躲過這場災難之後,紅眼睛揹著她連走三天三夜,曆經苦難漂泊月餘,最後在鹹陽水庫橋洞中碰到了那夥賣藥的。

瞭解了事情的部分真相後,我深吸一口氣,隻覺後背發涼。

當時老學究表麵說讓我們走。

但他暗地裡卻已經聯合了肖密碼,並冇有打算放過把頭和我.....

但最後,直到我們逃出阿拉善,始終冇見肖密碼帶著人來。

為什麼?

把頭的確是按照老學究指的路,帶著我們一路向西跑的。

在仔細想想。

我們穩定之後,把頭第一件事就是賣掉妙音鳥,然後分錢。

在這場阿拉善回關事件中,一個人自始至終冇有露麵,這人從內蒙帶了人過來,心狠手辣。

要知道,沙漠那裡,埋幾個人根本不會有人知道。

....

想到了某種可能。

第一次。

一向和藹可親的把頭。

在我心中有了另一麵形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