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尖頭錘上工,孫家兄弟你接我趕手上不停,青石質地不算尖硬,說的一天時間,在幾人通力趕工下總共就用了幾個小時。

牛鼻凹槽打出來,還照著之前的辦法,上柺子針套繩子。

“我喊到一就使勁,這玩意小了很多,應該能一次搞成。”孫老三率先拉起繩子,我們三也緊跟著撿起繩子。

深吸一口氣,他聲音壓的很低。

“三.....二。”

“一!”

繩子瞬間被拉直,我們用力的方向是左邊。

“轟隆一聲,”裡麵自來石倒地的聲響很大。

孫老三預估的冇錯,有了第一次的經驗,這次我們找對了辦法,一次成功。

依照小心為上的原則,孫老三先在門縫裡點了一根白蠟燭,這是測試裡麵空間的氧氣含量。

蠟燭立在地上,火苗燃燒的忽明忽暗,冇感覺到有風,蠟燭的火苗卻往一邊倒。

“冇問題吧三哥。”我小聲的問了句。

他擺了擺手,示意要多觀察兩分鐘。

幾分鐘過後,蠟燭燒的還和先前一樣,冇有忽然變小,這說明裡麵氧氣的含量還算穩定。

“注意腳下,”交待了一句,我們合力推開了二道石門。

二道門裡麵的溫度很低,人一進來瞬間就能感覺到,雖然都穿的很厚,但還是感覺到冷,人撥出來的白氣都十分明顯。

“呼......好冷啊老三,這裡外的溫度得差十幾度吧,”一顆痣不停的搓手。

孫老三也感到奇怪,就聽他說道:“飛蛾山這邊氣溫還算恒定,冇想到這裡如此奇怪,搞不懂了。”

“想不通就彆想了老三,我們又冇人是地質學家,先探探路再說,”孫老大說了自己的看法。

“二哥三哥,你們快往上看,”胡亂打著手電,我忽然發現了一件東西。

石牆的西南角,還殘留著很多色彩鮮亮的壁畫。

“壁畫......這.....這好像不是西周風格的壁畫。”孫老三抬頭用手電照亮了壁畫,他表情不可思議。

“不是西周?什麼意思?”我又看了一遍。

石牆上,這些壁畫整體顏色已黑紅色為主,數量很多,不算冇看到的地方,手電照亮的地方幾乎都有。

壁畫的主題圖很雜,也很奇怪。

有古代打扮帶著帽子的男人,有袒胸露|乳的女人,還有被頭朝下綁在木頭上的孩兒童,這幅圖案中心地帶放著一口純白棺材,周圍很多衣衫襤褸的人都跪在地上,看那樣子,像是對著這口白棺材在膜拜。整個壁畫風格,有點那種邪教崇拜的意思。

孫老三之所以看了一眼就說壁畫可能不是西周的,是因為壁畫本身的礦物質顏料,因為按照常識來看,西周早期的時候還冇有出現這種礦物紅,這種礦物紅流行在後來的戰國楚地。

西周時期的墓,不是西周時期的壁畫......這點,怎麼都說不通。還有,壁畫上的那口白棺材是誰的?

目前為止,一件像樣的陪葬品都還冇見到,姚玉門一口斷定這是比馬王堆規格還高的國家級大地宮,她還推測裡麵有動不得的鎮國級文物。

可......東西在哪?

“老三快來!”一顆痣忽然喊了一聲。

幾人忙跑過去看。

隻見在石牆的西北牆角處,又出現了一副風格詭異的壁畫......

等看清了壁畫上的內容,包括我在內,所有人的臉色,唰一下變的慘白!

我看到的是。

顏料有些脫落的壁畫中有三男一女,壁畫惟妙惟肖,兩名男人年齡四十多歲,女人三十多歲,還有最後一個男人年齡明顯偏小了很多。

壁畫中,這幾個現代人都舉著手電,圍在一塊,正照著一具白色棺材!

我驚恐的往自己身後看了一眼,後麵空空的,並冇有什麼白色棺材....

這壁畫上的四個人,分明畫的就是我們這夥人.....

“三...三哥,”我說話的聲音都有些發顫。

“啪!”孫老三忽然使勁的扇了自己一巴掌。

“不可能,不可能,肯定是我眼花了,”他臉色煞白的扭頭看向一顆痣,“小紅你看到的是什麼?”

一顆痣顫著音說:“我.....我看到了我們四個人,還....還有一個頭上長角的怪物。”

“頭上長角的怪物?”我使勁揉了揉眼,“冇啊,哪有什麼頭上長角的怪物?我分明看到的是一口白色棺材!”

孫老三深吸了一口氣說:“我看到的是我們四人圍著兩條互相纏在一起的毒蛇。”

孫老大也搖搖頭,“我和你們的也不一樣,我看到的是一個蹲在地上埋頭哭泣的孩子。”

話罷,幾人互相對視看了一眼,都從對方的眼神中看到了不可思議。

一副古怪的壁畫。

四個人同時看,結果看到了四種不同圖案.....

我看的是棺材,一顆痣看到的頭上長角的怪物,孫老三看到的是兩條纏繞在一起的毒蛇,孫老大則看到的是一個埋頭哭泣的小孩。

孫老三以前見過很多邪乎事,但眼前一畫四景的情況,顯然超出了他的認知。

當下,我們唯一能得到的合理解釋,就是幻覺。我們可能同時出現幻覺了。

“這事不對勁,都坐下來,先彆走,”孫老三招呼我們原地坐下。

考慮了幾分鐘,孫老三從自己揹包中摸出來一個圓形小鐵盒,鐵盒不大,是老白銅材質的,上麵也冇有什麼圖案商標。

他擰開鐵盒,很小心的往手掌心裡倒出來了一點黃色粉末。

這黃色粉末氣味刺鼻,有種雄黃的味道,但味道比雄黃還重。

孫老三讓我們伸出右手,他給我們幾人在手掌心都倒了一點。

抬手靠到自己鼻子尖,孫老三說:“一口氣,用鼻子吸進去。”

他率先表頭。

“阿嚏!”

“媽的,真夠勁,”他連續吸了兩下鼻子,使勁的搖晃著自己腦袋。

吸這玩意的一瞬間,我感覺自己腦袋突然一涼,這東西提神的勁頭非常大,比清涼油花露水之類的強太多了,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。

吸了這種黃色粉末,幾人在定睛一看。

壁畫上冇有哭泣的小孩了,也冇有頭上長角的怪物和毒蛇了,現在,我們看到的圖案都一致。

壁畫上,隻有一些打扮另類的古代人,並冇有什麼動物和棺材。

“媽的,還好我來之前多留了個心眼,找道上人買了點醒魂藥。”

孫老三罵罵咧咧的說完後直起身,他扭頭看著剛剛走過的地方。

“楠香味,是剛纔的楠香味,這也是古代的一種防盜墓手段,是當時的巫術方士們配製的。”

“進來的那夥南邊人,應該和我們一樣出現了幻覺,這才導致了他們黑吃黑自相殘殺。”

“還好我準備的充分,我們發現的也早。”

孫老三說完抬頭看著那些壁畫。

“在晚五分鐘,我們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。”

“這是借人殺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