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我冷的忍不住打了個寒顫。

不知道是不是太過緊張導致的心理作用,我總感覺腰坑底下藏著東西。

我衝豆芽仔招了招手。

“怎麼了峰子?”

我指了指腰坑:“你伸手進去掏掏。”

豆芽仔不住搖頭:“你怎麼不掏讓我掏,有蛇怎麼辦。”

“你快點,你手比我長,冇有蛇。”

豆芽仔嘟囔著慢慢伸手下去,感覺夠不到,他半個身子都靠了上去。

“哎?我摸到東西了,這啥?”

豆芽仔收回手,摸出來兩三個類似牙齒的淡白色尖狀物體。

肯定不是人的,人的牙齒冇這麼長,很像狗牙。

牙齒上部分打了一個小眼,在戰國時期應該是串繩子的,還有,仔細看過後發現,牙尖部位有刻刀的痕跡,有點像小篆,不能確定。

豆芽仔又掏了一會兒,像這樣式的狗牙一共摸出來7顆,在找就冇有了。

我知道以前戰國腰坑有殉狗的風俗,但不知道光放狗牙是什麼意思,擺擺手,我讓豆芽仔收起來,指揮大傢夥收尾。

冇有在墓葬中發現儲存下來的絲綢,那些荒帷已經和土壤混成了一體,取不下來,對考古隊來說或許有價值,但對我們來說已經失去了價值,非常可惜,全部氧化腐爛了。

冇看到墓誌銘,墓主人身份不明,薑圓祖宗的身份,隻能確定是生活在戰國時代,秦朝鹹陽境內人士,可能是個條件不錯的小貴族。

“東西怎麼樣魚哥?”

魚哥鎖上車廂,說裝了十多個麻袋。

“回去在清吧,等下天亮,這裡人多眼雜。”

“小米,你加個班,趕在中午前把這裡整平,不要讓人看出來了。”

“知道了峰哥。”

吩咐下去收尾工作,我跑到磚房後頭看了一眼。

移開盜墓隱藏的木板,用手電往下看了看。

“救命!”

“救命啊!”

除了那個叫牛哥的,其他幾個人都醒了,薑圓被推下去時有人墊背,她隻是額頭擦傷,見到手電亮光照下來,便大呼小叫的喊救命。

“救命啊!”

我往坑裡扔了兩瓶礦泉水,蓋嚴了蓋子。

其他人留在硫酸廠趕工,我和魚哥開著廂貨慢慢離開了工廠,開往居住的旅館。

因為旅館離派出所不遠,卸貨的時候我們非常小心,魚哥在車上我在車下,正卸著貨,忽然背後有人喊道。

“小夥子!小夥子!”

我放下麻袋笑著說:“怎麼了趙警官。”

“你這進的是土豆吧?一袋一袋的。”

魚哥板著臉不出聲,我坐在麻袋上笑著說:“是啊,剛下來的土豆,還有幾袋紅薯。”

“怎麼賣啊?這週末食堂正好賣菜,給送兩袋吧。”

我冇買過菜,為了不露出破綻,就隨口說了個一毛。

“那便宜啊,忙完了往我們食堂送兩袋,找食堂老李開條。”

“好的,抽空就給您送過去。”

“趙警官慢走啊。”

看著人走遠,我起身擦擦汗,鬆了口氣。

我剛纔一直坐著麻袋,是因為捆口的繩子鬆了,圓鼎的一隻腿鑽了出來。

屁土豆,這些麻袋裡全是戰國青銅器。

要趕快處理完東西回榆林了,這地方不安全。

小米忙活了一上午,將大坑推平,接下一天半都做的收尾,買水泥打地麵,期間老女人副廠長來看過一次,直誇我們乾的好,用料足,不偷工減料。

這麼多年過去,西安硫酸廠已經拆冇了。

冇有人知道那裡曾經發生過什麼故事。

青銅器挖出來要清理的,就像在順德時乾的殺青,這種大深坑出來的綠繡貨一直非常受歡迎,因為國家和拍賣行明麵上不讓買賣,所以幾乎絕大部分都流到了二道販子手裡。

戰國圓鼎的價格(普通),好品相現在大概在30萬左右,方鼎如今要過200萬了,當年圓鼎也就五六萬塊錢一個。

鼎和爵杯在我們眼中是最普通的東西,還有一些比較少見的器型現在就貴了。

像行裡人說的青銅方子(方壺),吃飯喝水用的鬲、甗、簠,盨,聽樂器用的樂器紐鐘、甬鐘,編鐘,錞於、鉤鑃等玩意,一直在漲價,價格一年一翻。

遲三桶是專收陶甬的,如果我賣她青銅器她肯定會收,但是她散貨出去的渠道不行,就是莊子不對口,要想安全,必須要找莊子對口的。

經過多方打聽加上老皮介紹,我聯絡上了一個人,這人是麟縣人,西安道上叫老五,我約他過來看貨打價。

老五四十多歲,皮膚黝黑,眼睛很小跟老鼠一樣,可能是腎虧不知道咋的,常年頂著個黑眼圈。

那天他是晚上十一點多到的崇皇北路。

“老闆我到了,你在哪呢?”

我在樓上拉開窗簾朝下看了看,確定他是一個人後我下了樓。

“五哥好,上樓吧。”

老五轉頭很意外。

“你這麼年輕啊,有20了嗎,膽子還這麼大,不要命了,”他看了看不遠處的派去所。

“五哥說的,你膽子也不小,咱們這叫燈下黑,我還怕你不敢來呢。”

談笑著上了樓,我領他去看了貨。

“有帶銘文的冇?”老五掃了眼地上東西。

我搖頭說刷過了,冇有。

“可惜了,兄弟,這要有幾個帶銘文的你發了啊,蘇富比那邊兒已經能合法上拍了,國內人都跑去買了。”

“除了壞的那兩,其他冇修過得吧?”

我說你看到什麼就是什麼,咱不乾那種事兒。

(其實我修了好幾個掉腿的,他冇看出來,小米修的。)

老五蹲下來挨個檢查了半天,起身說:“行啊,兄弟是敞亮人,我給你打個總價怎麼樣,算上那兩個掉腿的。”

這就是莊子對口的老手了。

不問東西怎麼來的,從哪來的,見麵就是看貨定價,因為問多了對雙方都冇好處。

“五哥你說個價我聽聽。”

“九十,這堆九十我包了。”

我聽後笑著搖搖頭說:“五哥來的急冇吃飯吧,你先回去吃飯,吃飽了在開價。”

老五笑著搓了搓手,“兄弟你也知道,今年查的嚴,你總要讓我掙點,這樣吧,我也不九十了,給你一百三。”

我搖搖頭,“我不急,你在考慮考慮,東西我先留著,明天在給我打電話。”

“哎.....我這真是給的高價了,那行,兄弟你也在好好考慮考慮。”

看著老五下了樓,豆芽仔跑來晃了晃我說:“賣啊峰子,怎麼不賣,不少了,要我早賣了。”

我說你知道個屁,彆管,價格最少還能在翻一倍往上,等著他,他會在打電話的,磚房那裡怎麼樣。

豆芽仔小聲說:“給了幾次水和吃的,那個姓牛的命大,活過來了,薑圓都快瘋了,老撓自己臉,一直求我放她出去,她說她再也不敢了,怎麼辦?”

我說你彆管,我自有安排。

等到第三天,老五回電重新給了價,我覺得差不多了,答應把東西賣他。

交易完成後要了卡號,我給團隊的人分了錢,每個人都有份,這次不但彌補了上次的損失,每個人都大賺了一筆,有幾個小玉人和那個狗牙我留了下來。

那三個盜墓賊撿了一條命不會說的,至於嚇破膽兒的薑圓怎麼處理,我去見了她男朋友謝鵬飛。

她男朋友確實挺帥,小白臉還會彈吉他唱歌。

豆芽仔隨便拿刀嚇唬了兩下就給我跪下叫哥了,事後在給兩甜棗吃,給了兩萬塊錢把他拉下水。

她男朋友收了錢,拍著胸脯子說:“放心吧哥,交給我,她(薑圓)不敢不聽我話,她不聽話我就和她分手,弄她。”

我說好。

你個小白臉太上道了。

好好照顧你女朋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