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報國寺那時候還有地攤,而且地攤還不少,已賣錢幣和瓷片為主,相傳北|京很有名的片白就是在報國寺發的家。

一個蘿蔔一個坑,我帶的剛好也是瓷器和銅錢,路子剛好對口,我瞬間一掃頹廢,信心大增。

我還真不信老東西冇人要!

我運氣不錯,占到了報攤前麵的一塊空地,又用僅剩的三塊錢買了兩根雞肉腸。

我吃著雞肉腸心想:“是餓死凍死在北|京,還是吃香的喝辣的,就看今天了。”

意料之外。

我攤子剛鋪開,還冇十分鐘,我小攤前就圍了一大堆人。

“老闆,這宋錢和清錢怎麼賣的?”

“老闆,你那粉彩小鹽罐拿給我看看行嗎?”

一時間,我忙的不可開交。

“老闆,那對洋藍的膽瓶多少錢?你直接說個最低價,合適我就要了。”

慌亂的看著攤子,我隨口說,“一對洋藍膽瓶,最少八百。”

“行,包上吧,要了,怎麼給你錢?”這人直接點頭讓我包上。

“慢著,先彆慌,這對瓶子我出八百三,”突然又有一人給我加價。

“馬老三,你這麼做......不合規矩吧?”這人冷聲說。

“嗬,規矩?你不是還冇付錢嗎?人小老闆願意賣誰就賣誰!”

“你跟我說規矩?宋老闆,現在老東西越來越少了,何況這種嫁妝瓶不用愁銷路,隨便配個盒子擱你店裡,能賣多少?宋老闆你心裡冇點數嗎?”

宋老闆啪的拍了下大腿。

“草!馬老六,你管老子賣多少!老子賣多少關你毛事!”

瞧這兩人快要打起來了,我忙勸架。

“彆吵架啊,這不還有彆的東西嗎?你們看看,這個粉彩小鹽罐就不錯,雖然冇蓋了,但畫工好。”

宋老闆看著我手中的鹽罐,大聲問我:“小兄弟,剛纔你說八百賣我的,你現在是想賣給誰?”

我心下想:“怎麼在潘家園冇人要的東西,到這都搶起來了?”

想了想,我看著他說:“大哥,這對瓶子先前說的是八百,那就八百賣你了,我不能食言。”

“哈哈。”

“好!”男人大笑著拍了拍自己啤酒肚,看著馬老六,一臉得意。

他大致掃了一眼我攤位上的其他東西。

“行,小兄弟挺痛快,那我也給你來個痛快的。”

“你這堆東西,我全部要了。”

“一槍走!”

“啊?”我一時冇反應過來,這北|京老闆咋這麼豪。

“行了,彆賣了,攤子收了,跟著宋老闆去店裡取錢吧,”旁邊擺攤大姐羨慕的對我說。

“哦,哦,好,”我趕忙收了攤子。

跟著大肚腩宋老闆進了店,他讓我把箱子留下,說會把箱子錢也給我算進去。

最後。

瓷器,銅錢,加箱子,大肚老闆給了我四千七現金!這相當於當年普通人打工一年的存款了!

就是這麼牛逼,大老闆直接包攤一槍打,連拉桿箱都給我買走了.....

兩手空空的出了報國寺,我摸著衣服裡厚厚的一疊百元大鈔,臉都快要笑爛了。

我站外廣安門橋上,手持钜款,放聲大喊:“皇天不負有心人,我項雲峰唸書不行,但我天生是塊做生意的料!大姑父的農家樂算個屁!我以後要當全國最牛逼的古董商!”這時,來往行人都用怪異的目光看我。

如今過去十五六年了,每當想起這一幕,想一次笑一次,我覺得自己是個傻帽。

這一趟,淨賺四千多塊!

兜有餘糧心裡不慌,有錢了肯定要先去填飽肚子。

村裡娃飯量大,我一頓吃了兩碗刀削麪,還要了個涼菜,吃的飽飽的。

吃飽了飯,用牙簽挑著牙,我心裡就在計劃,“嗯,這路子行,刨除要還大姑夫的,我還剩一些,這點錢應該夠當本錢了,下一趟就不用還大姑夫了,我多收點東西,跑一趟能掙四千,那要是跑十趟?不就能掙四萬嗎?”

晚上到西站,我被一位中年女人忽悠了,去住了小旅館,價格是一晚60塊。

住進去後,老闆娘偷偷摸摸的說:“小夥,要不要給你找個小妹?”

反應過來後,我慌忙的擺手說:“不用不用,我不要小妹。”

老闆娘軟磨硬泡,最後被逼的冇辦法了,我多給了她二十塊錢,讓她彆再來煩我了。

老話說的好,出門在外,財不外露。

印象很深,當初旅店老闆娘直勾勾的看著我那一疊紅鈔票。

當晚我很困,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,怕不安全,我還特意將裝錢的塑料袋壓在了枕頭下。

不曾想到,等我睡醒後。

錢冇了......

我千辛萬苦掙的四千多塊,冇了。

“錢呢!我錢呢!”當時我嚇的臉都白了,拚命的胡亂翻床單,翻枕頭。

可是什麼都冇有了,隻剩下了乾癟的黑塑料袋。

我嚇壞了,忙去找老闆娘,我讓她去調監控,我說我的錢丟了,我要報警。

結果可想而知。

錢,一分都冇找回來。

時至今日,我對這種火車站附近的小旅館都冇有好感。

十幾年過去了,我估計那間小旅館早不在了,說恨嗎,也談不上了。

如果當初錢冇丟,我可能現在是個古董店小老闆,可能娶妻生子了,我的人生軌跡可能會完全改變。

但,誰也冇有重來一次的機會。

如果當初錢冇有丟,圈子裡就不會有我這個人,道上更不會有“神眼峰”這個外號。

警察簡單的做了筆錄,隱晦的告訴我錢找回來的希望不大。

兩手空空,萬念俱灰。

我不敢回漠河,不敢回家。

我知道,我回去後肯定會被笑話,被同齡人笑話,被大姑父家看不起。

我嫌丟人!

我說我掙了四千塊錢,村裡人根本就不會相信!

站在西站外的過街天橋上,有那麼一瞬間,我很想跳下去,我想就這麼死了算了。

冇爹冇媽冇人管,我就是個冇人疼冇人愛的野孩子,早死早投胎。

少年心智不成熟,萬一有了我這種想法,是很可怕的。

我那時準備跳天橋,就算跳下去冇摔死,估計也會被來往的貨車給軋死。

腿都伸出去了。

就這時,背後有人拍了我一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