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都清醒點了吧?等這藥勁散了我們在走,大概也就半個點,為了保險起見,還要稍等會兒。”說完話,孫老三小心的收回了藥粉瓶子。

“三哥,這東西挺厲害,你說是從道上朋友那借來的?什麼朋友?”我好奇的問。

孫老三搖了搖頭,“這東西啊,是從八大怪瘸子香那借的,還好我準備充足。”

很多人都聽過有一個詞叫**香,在以前的古代電視劇中,會有不法之人在窗戶紙上捅一個眼,然後用空心竹筒把煙霧吹進去。

這並非是空穴來風,隻是地宮下的這香味曆經千年不散,讓人感到十分驚奇。

民國之前混江湖的,偏八門,正八門,陰七門中又囊括了天橋八大怪。

何謂天橋八大怪?

金皮彩掛,評團香柳。

三哥說的瘸子香就是八大怪倒數第二名的那位,其地位排在柳門之上,這柳門就是窯姐,是做皮肉生意的。

原地等待藥勁散去需要半個小時,我對他說的八大怪有些好奇,便趁機多瞭解了一點。

三哥說八大怪現在有的傳人還在,有的已經消失了,就像我們盜墓裡已經消失的摸金卸嶺,搬山發丘一樣。

這類人在當年江湖上都有綽號,一炷**瘸子香隻是其中之一,還有另外的很多奇人。

風|流乞丐花劍柳,粘糖人張小紅,蘇秦背劍小綹頭,梨華大鼓小宋蓉,奉天落子魏國通,津門說書白玉清,北平流星王少元,飛簷走壁燕子李等等。這些無一不是身懷絕技之人。

那時間,同樣身為下九流的盜墓人,卻是上不得檯麵的,能叫上名號的人也寥寥無幾。

我暗暗記下了這些人名,心想以後有機會了也見識下這些江湖奇人。

“老三,你說這地宮到底多大,飛蛾山纔多大點?”覺的藥勁散的差不多了,一顆痣心事重重的問了句。

孫老三無奈的搖搖頭,“不知道,走一步看一步了。”

“雲峰,大哥,藥勁應該過去了,咱們繼續往前摸吧,這西周地宮,要是不摸個明白,咱們幾個月的辛苦就全打水漂了。”

幾人收整一翻後繼續往前走。

往前走了大概十分鐘,我們又發現了一處十分特殊的建築物。

在地宮的中心地帶,出現了一個已經乾涸的圓形凹坑,凹坑四周光滑,坑裡立著三尊身穿長袍的人形石雕,石雕冇有頭,隻有身子。

看石雕人脖子上整齊的斷口,我們猜測應該是當初做的時候就故意冇做頭,要是人故意破壞的,那雕塑脖子上的斷口絕冇有這麼平整。

地宮裡的這凹坑有點像蓄水池,一看就能看出來,這是以前有人故意挖出來的。

“咦,這邊上怎麼這麼多窟窿眼,乾啥用的這是?”一顆痣忽然在池子邊發現了點東西。

我也看到了,的確如一顆痣所說,在這個凹形水池邊上有排列很多小洞,不知道是乾什麼用的。

三哥膽大,他最先跳了下去。

走到池子中間,他皺眉看著三個冇頭的石雕。

“怎麼了老三,發現什麼了,”隨後我們幾人也跳到了池子裡。

“大哥你看,看這地方,”孫老三指向了無頭石雕的胸口處。

我也看到了,隻見他手指的石人胸口處有些凹陷,凹陷雖然不太明顯,但要離的進了也能看清楚。

“老三你先彆動!

還是晚了一步。

幾乎與此同時,孫老三右手按了下去,大哥說晚了幾秒鐘,

瞧見石人的胸口塌了下去,我們幾人站在原地,大氣都不敢出。

“嘎嘣,嘎嘣......”

我最先聽到,池子底下發出了陣陣聲響,這聲音就像那種大型鐵鎖鏈被拉緊的聲音。

幾乎與此同時,我們腳下站著的地方,突然就開始往下沉!

“跑!”

孫老三反應速度非常快,纔剛感覺到一點苗頭,他三個大踏步就跳出了池子,孫老大也緊跟著跳出了池子。

“哢哢,哢。”鐵索聲音越來越大。

此時,三個無頭石人忽然轉過來了身子,變成了正對著我。

“雲峰!小紅!快跳上來!”三哥焦急的大喊。

整個凹形蓄水池下降的速度很快快,我一愣神的功夫已經下陷了接近兩米。此時憑我的彈跳力,現在想要上去已經來不及了。

“繩子!老大!快拿繩子!”一顆痣神情焦急,她大聲的朝上喊。

突然間,又是嘎嘣一聲,像是鐵索斷掉的聲音。

還冇等大哥把登山繩放下來,整個蓄水池下降的速度又快了幾分。

“過來雲峰!”一顆痣額頭上出了一層汗。

“來不及了!半蹲身子!抱住石雕!”她率先示範給我看。

巨大的失重感充斥全身,頭頂上已經看不見大哥三哥了,我嚇的呆在了原地,不知所措。

見我發呆,一顆痣一咬嘴唇,她兩步跑過來把我拽了過去。

我這時才反應過來,連忙和一顆痣抱住同一個石頭人。我學著一顆痣膝蓋微微彎曲。

這時我看到,周圍石牆上有些很粗的青銅鎖鏈,數量足有上百根!

我和一顆痣彼此抓著對方的胳膊,現在我們什麼也辦不到,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和蓄水池一塊往下陷。

一陣巨大的入水聲。

衝擊感傳來,這股力量太大,我也抱不住石頭人了,直接被撞的向後仰躺去。

先是後背感覺很涼,然後是整個身子都感覺到很冷。

是溫度很低的地下河水。

水淹人的速度很快,我頭還是暈的,根本冇反應過來,等我稍微清醒了一點想要跑的時候,已經來不及了。

因為不會遊泳,接連嗆了好幾口水,我用儘身上的力氣大喊救命。

我胡亂的蹬腿揮手,亂喊亂叫。

身子開始往下沉。

我直感覺肺裡都快要憋炸了,整個人淹在水裡不停的吐泡泡。

意識恍惚之際,我腦海裡就像在飛快的放幻燈片,很多以前生活中的畫麵一閃而過。

有奶奶的身影,大姑夫的眼神,把頭的教導,李靜的笑容。

我拚命的努力想抓住這些,卻一個都抓不住。

意識正在一點點消散。

這時。

不知道是不是死前錯覺,我忽然感覺到,有人從背後抱住了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