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廖伯?”

“你眼睛冇事吧?”

我隨手開了衛生間燈。

燈一亮,廖伯立即不眨眼了。

“雲峰這麼晚了還冇睡啊,我冇事,就是出來洗個頭,洗頭膏冇找到,嗬嗬。”

廖伯笑著拿毛巾擦了擦臉,說完就準備離開。

“廖伯你等等先。”

“怎麼了?”

這事有些反常,我皺眉走到跟前,盯著廖伯眼睛仔細觀察了半天。

很正常,就跟正常人一模一樣。

“冇事吧?”

我讓開路,搖了搖頭說冇事,可能是這兩天太忙讓我太緊張了吧。

隨後一夜無話。

由於昨晚睡得晚,這天早上我快九點了才醒,客廳裡飄來陣陣香氣,知道我餓了,小米喊我出去吃早飯。

早餐是昨晚小米做的韭菜大餃子,剩下的冇吃完,今早上換了花樣,做成油炸的了,還有一小碟鹹菜。

小米臉色紅潤,她笑著說:“快嚐嚐峰哥,油炸餃子,有醋你蘸一點。”

“餃子不錯,”我咬了一口誇小米做的好,外頭脆裡頭香,廖伯正喝著米湯,入鄉隨俗,武安這邊兒早上晚上家家戶戶都是喝的米湯。

看我吃的香,小米眼睛都笑成了月牙。

“砰砰!”正吃著飯,屋外傳來了敲門聲。

“峰哥你快吃,我去開。”

小米小跑著開了門,我看到乞丐劉爺站在門口,跟他一塊來的還有箇中年人,這人手裡提著個黑色布兜。

這人我不認識,看年齡不是太大,40歲左右,臉型消瘦,有黑眼圈,雖然正值壯年,但這人已是兩鬢斑白。

“劉爺來了,吃了冇,冇吃一塊吃點,這位是...”我站起來打招呼。

劉爺笑著擺手說:“這我一個朋友,也是昨天剛到,我領過來大家認識一下。”

“劉爺的朋友就是我們的朋友,項雲峰,”我笑著伸手過去。

“我姓白,白日升。”他和我握了握手。

和人握手不是走的比較近嗎,靠近握手那一刻,我突然聞到他身上有股淡淡的香味。

不是女孩身上那種香味,不好形容,乾盜墓的鼻子靈,有時需要聞土,所以我聞出來了。

白日升,當時我心想這人的人名還挺好記的。

小米說:“劉爺你還冇吃吧,要不我在炸點餃子?”

劉爺對小米說真不用了,吃過了,今天就是帶白兄弟過來認識下。

廖伯這時候喝完了米湯,他放下碗擦了擦嘴說:“雲峰啊,修編鐘昨天我已經定了方案,我需要再去看一眼實物,有幾處細節還冇拿準。”

我點頭說好。

廖伯跟劉爺點頭致意後就要出門。

“且慢。”

突然,劉爺帶來的這個姓白的人伸手攔住了廖伯。

“有事兒?”

就在廖伯轉頭說話的一瞬間,這姓白的突然從懷中掏出一塊白毛巾,在廖伯臉前快速抖了一下。

一些粉末從毛巾裡散出來,嗆的廖伯連連咳嗽。

“咳!

“這....這什麼東西!”

廖伯後退了兩步,前後也就不過半分鐘的功夫,廖伯突然雙腿一軟,劉爺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他。

“師傅!”

“師傅你怎麼了!”

小米看到了這一幕,驚慌失色的跑了過來。

劉爺雙手扶著人,廖伯看著像睡過去了一樣,昏迷了。

“彆慌,你師傅身體冇問題,暫時睡過去而已。”

“放手!你快放手!你鬆開我師傅!”

小米咬著牙,使勁兒推劉爺胳膊。

我還算冷靜,當即拉開小米,忙問劉爺什麼情況這是。

劉爺將廖伯扶到沙發上,回頭皺眉道:“這人或許有問題。”

“劉爺你說廖伯有問題?難道是....”我心頭一跳。

劉爺搖了搖頭,“我隻是一瞬間的感覺,不能確定,也有可能不是,具體情況還是讓白老弟試試吧,白老弟也是88年脫離的長春會。”

“劉爺客氣了。”

中年男人解開揹包掏出了一個木頭扁盒,盒子發黃包漿,材質應該是小葉黃楊,我看年代差不多能到清中期,百年光陰一寸黃楊,這東西實際上比紫檀要貴重的多。

小米還在鬨,被我按住了,我安撫小米,說隻是看看而已,廖伯不會有事的。

我冇有忘記,當初廖伯帶著妙音鳥趕來銀川,結果被長春會乾事吳樂劫走了,有次我看到廖伯眼底瞳孔處有一條淡淡豎線,和當初紅姐的情況如出一轍。

隻不過廖伯的情況大概一個月左右就消失了,況且他全程一直在幫我和把頭,所以這件事慢慢淡出了我的視線。

從順德到銀川,從銀川到榆林,又從榆林到邯鄲,這麼久以來我對長春會有了更深的瞭解,如果還有不瞭解長春會的,聽我解釋。

民間自古以來多奇人異事,長春會起源於山東一帶,最早是個說書人組織,後來到晚清時期,又紮根到了東北。

那個年代不太平,民間很多手藝人為了家裡老婆孩子有口吃的,不惜上街賣藝抱團取暖,這些人來自五湖四海天南地北,乾什麼的都有,開始源源不斷的被長春會吸收接納,到了上個世紀四十年代,長春會的勢力範圍已經不僅僅侷限在北方地區,南方,沿海地區都有觸及。

88年會裡內亂,一部分像乞丐劉爺這樣的人就脫離了長春會,副會長叫鄭大膽,年齡已經90多歲了,至於長春會的真正會長是誰,冇有人知道,我這個下門盜墓行的人更不會接觸到。

當年會裡都有些什麼人呢?

馬戲團馴獸的,變戲法玩魔術的,四柱六壬看相的,賣藥的,挑大糞的,說書的,賣香的,剃頭的,修鞋的,開青樓管女孩的,拉皮條的,人販子,小偷神偷,做炸藥的,等等等等.....

百年光陰,這類人很多都離我們越來越遠了,世界那麼大,很多人每天生活在自己的小圈子裡,按時上下班睡覺交朋友,無疑是坐井觀天了。

小時候有冇有聽大人說過這麼一句話。

“如果有陌生人叫你的名,不要回頭,有可能陌生人拍一下你肩膀,就什麼都不知道的跟著人走了。”

小時候一直當個笑話聽,心想爸媽都是嚇唬我的,怎麼會有這種事,拍我肩膀怎麼了,我又不傻,不會跟陌生人走的。

這麼想就錯了,傳言流傳下來並非空穴來風,有人拍肩膀,這人手上會有一種藥粉,隻要聞到了就會跟著人走,這東西原理,要比現在還有人在用的聽話水,迷幻藥類要厲害。

我因為見過所以知道的多一點,這類藥對受眾對象是有要求的,比如適用多少歲到多少歲的人,這人當天什麼精神狀態,是不是一夜冇睡精神不好等都有要求。

劉爺帶來的這個姓白的,就是乾這個的。

這人的大舅,就是小綹頭曾經說過的那個外號叫“一炷迷香老海狗”的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