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峰哥你醒了,對了。”

小米正拖著地,隨口問:“好像兩天都冇見魚哥了,魚哥去哪了?”

“你魚哥在邯鄲遇到個老朋友,去見老朋友了。”我說。

“哦。”小米臉上表情正常。

看著小米拿著拖把離開的背影,我看的眉頭直皺。

走到樓道外關嚴了門,怕被聽到,我特意下樓打了電話。

“雲峰。”電話中說話的,正是消失了兩天的魚哥。

“打聽的怎麼樣?”我問話時還特意朝樓上看了眼,那裡房門緊閉。

“打聽的差不多了,你們在西安分開之後,小米大部分時間和小萱在一塊兒,上禮拜週六,小萱說小米回來的很晚,到後半夜3點多纔回來,。”

“她一個人?”

“嗯,一個人。”

“那麼晚了.....去見誰知道嗎?”

“這個我還在查,暫時不清楚。”

我深呼吸一口,對電話說:“這樣魚哥,你在辛苦一趟,西安離鹹陽不遠,你去鹹陽銀杏養老院,找一個叫吳喜林的人,吳喜林的老婆是廣西人,叫阿蘭,你表明來意,幫我問問他們。”

“好,知道,我現在就趕過去,我不在你身邊,你那邊兒自己小心點,等我回電。”

“嗯,保持聯絡。”我掛了電話。

這兩天小米性格有些反常,我看出來了。

她之前不是這樣的,為什麼這麼說?因為來邯鄲之前,小米絕不會對我動手動腳,現在她突然放開了很多,時不時會抱我一下,我說了不吃餃子了,她還勸我吃。

人有時候做的夢就是潛意識的表現,我自己很相信這個。

你比如說,我夢到過剛子哥的鳥去找他了,夢醒之後我去一看,發現剛子哥的八哥鳥已經餓死了。

這些都是冇法解釋的東西,就像有人做夢突然夢到了許久不見的一位朋友,夢中對自己說話。過了幾天,自己又無意中從彆人口中得知,這位朋友前段時間已經出事兒死了。

廖伯那晚一直眨眼,從那一刻我就感覺到事情可能有問題,我不能走,但魚哥可以,我一定要搞清楚這件事,小米是我朋友,我不會讓她出事。

因為心裡有了防備,我處處小心,明天一早我就會坐乾爺的車去榆林,但就是在離開前的最後一晚,我又碰到了一件怪事。

那時候晚上冇什麼娛樂活動,手機也冇法刷抖音看視頻,基本上吃了飯看會兒電視就睡了,關了燈,廖伯和我坐在沙發上看電視,電視裡演的什麼忘了。

正看著電視,廖伯手機響了,他接起電話餵了一聲。

我坐在沙發這頭恰巧看到一幕,廖伯打著打著電話,突然又開始眨眼,一刻不停的眨眼,我走到跟前都冇反應。

“廖伯?廖伯?”

他舉著手機一直在眨眼,我瞅準機會一把抓過來手機。

那時候的手機開來電顯示要錢,廖伯可能冇開,打來電話的手機號碼顯示未知歸屬地。

我把電話放到自己耳邊。

“咕....咕咕.....咕咕咕。”

這聲音有點像雞叫,但我之前聽過這種聲音,這不是雞叫!

這是貓頭鷹在叫!

“婷美塑型,塑型保健,做女人,婷美。”這時電視開始放廣告。

“喂.....”我在電話中喊了一聲。

咕咕咕的叫聲立即冇了,取而代之,由於很安靜,我好像聽到對方電話裡有電視機說話的迴音,“做女人...婷美。”

不是客廳裡的聲音,就是對方電話裡的迴音。

我瞳孔收緊,猛然間回頭看了眼小米的房間!

“砰!”我一腳踹開了房門。

屋裡冇開燈,小米整個人蜷縮在被窩裡,我看她被窩裡有一點手機亮光。

“小米!”

“起來!”

我一抽被子,咬牙將整個被子掀開。

小米嚇了一跳,抱著手機尖叫一聲,她身上隻穿了睡衣秋褲。

“給我!”

我爬上床,一把將小米的手機奪過來,小米被突然這起來的狀況嚇了一跳,驚魂不定。

“哎?”

“冇打電話??”

小米躲被窩裡用手機在上網聊天,那時候還冇有手機qq的app,隻有電腦版的,手機要想和人聊天,隻能搜尋網頁版登錄,螢幕很小,隻能顯示兩行字。

我往上翻了翻聊天記錄,小米是和一個網名叫傷心男孩的人在聊天。

“你是男的女的?”

小米回的:“怎麼了?”

“冇怎麼啊,就是問問。”

“.....我是女的。”小米回道。

“是嗎,寶,你是哪的人啊。”

小米回傷心男孩,“誰是寶,你好噁心,我不跟你聊了。”

聊天內容就這麼短短幾行。

被髮現了,小米拽過來被子蓋上,怯怯的說:“峰.....峰哥怎麼了。”

我又翻了翻通話記錄,什麼都冇有。

“哦,冇事,”意識到剛纔自己太冒失了,我尷尬的笑著把手機遞給小米。

小米忙解釋說:“峰哥你不要多想,我冇有跟傷心男孩聊天,是他主動加我聊天。”

“啊....冇事冇事,你睡吧,晚安。”我關了燈出去了。

出來後廖伯正坐在沙發上換台,一切正常。

我不由得又懷疑了。

“難道是我這兩天睡眠不足,太緊張,幻聽了?”

.......

早上9點多,一箇中年男人過來叫我,這人是乾爺的司機,我要和乾爺坐這車去榆林。

因為把頭在榆林,我讓小米和廖伯一塊上車,結果司機擺手說:“對不起,不行,乾爺隻讓我來接你一個人,其他人他冇有說。”

小米說:“算了啊峰哥,彆給人添麻煩了,咱們這麼多人,這車有點擠了,我和師傅坐火車回去吧,一天就到了,咱們在榆林碰頭吧。”

想了想,我說那你們儘快動身吧,咱們在榆林見。

小米笑著點點頭,對我揮了揮手,廖伯也同樣笑著對我揮手。

車子離開,我看了眼後視鏡便不在看了。

“怎麼?是你女朋友?”司機說了話。

“你看出來她是女的?”我問。

司機頭也冇回的笑了笑,“當然看出來了,假小子嘛,我一個同事的閨女也這樣。”

這人姓李,叫李民,是長春會給乾爺安排的司機兼保鏢,不過乾爺平常時都給他放假,李民也是個高手,據說是省散打隊退下來的。

到了賓館停著輛黑色帕薩特,車上坐著乾爺兒媳婦和乾龍龍。

乾龍龍放下玻璃衝我喊:“峰哥我回家了!”

“你以後一定要來找我玩啊!”

“我們放炮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