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啥好東西?”我冇反應過來。

吳爺尷尬的說就是那東西,阿蘭說質量好,不會破。

他的意思是說用“氣球”兜著蛋黃,然後吞下去,這樣便於排出來,因為有氣球保護,隻要不刻意咬,蛋黃就不會碎。

“氣球”就是那個帶著頭頭的東西。

我老家冇這個,但以前放學去同學家裡寫作業,他家裡抽屜裡有好多,我們都是拿出來吹滿氣,在天上來回打著玩兒。

我疑惑的說吳爺那東西能行嗎?感覺有點不靠譜啊。

吳爺說我已經說過了,三成的成功機率,再說你去醫院肯定也查不到什麼,這是土辦法,雖然奇怪了點兒,但可以嘗試一下,你帶的那個朋友也要試一下。

我知道吳爺指的是門外的小米。

猶豫了片刻,我拍板決定說試試就試試,吃蛋黃總比擔驚受怕的要好。

雞蛋就是超市買的雞蛋,吳爺家裡有,但那個東西冇有啊,得去外麵買。

那時候好多小藥店不賣那東西,得去專門的用品店買。

冬天六點多天還不亮,養老院的老人睡得早醒的早,不少人已經起來鍛鍊身體了,根據提示,我騎著劉爺的自行車拉著小米去找用品店。

小米本來我讓他留下等的,但她說害怕,非要跟我一起去。

早年不像現在這麼開放,買這類東西都是偷偷摸摸,店的位置也大部分都在犄角旮旯裡,要是開在大馬路上生意肯定不好,因為冇人敢去買。

路不算遠,騎了半個多小時,拐進一個偏僻衚衕裡,我看到遠處立著一個紅牌子,上頭寫著保健,計生用品。

我讓小米在門口等我,因為感覺實在有些尷尬。

推了推塑鋼門,還上著鎖。

我又拍了拍門。

“來了來了,誰啊,這麼早。”

一個四十歲左右的婦女滿口泡沫出來了,估計剛纔正在刷牙。

“你乾什麼?”他打開側邊窗戶問。

我說買東西。

“買什麼?”

“就.....就買那個.....”

“那個是哪個?”

我說那個就是那個!你怎麼聽不懂!

中年婦女急眼了,“我怎麼知道那個是哪個!你說出來那個是哪個啊!”

我咬牙說氣球啊。

她楞了幾秒鐘,噗的一聲笑了。

“進口貨,三盒,八塊錢。”她從窗戶把東西遞了出來。

我遞過去十塊錢,也冇讓她找零錢。

路邊一個掃地老頭一直在看,他眼神感覺不懷好意,我說你看個屁啊,快讓開。

小米懂得多,都是成年人了,她也有些不好意思。

七點多回到養老院,吳爺在樓道裡燒水,揭開鍋蓋跑了跑蒸汽,我看鍋裡有不少雞蛋,已經煮好了。

用涼水冰了一下,吳爺讓我們進屋。

剝了一盆蛋黃塞進氣球裡,我提留起一個一看,怎麼看怎麼彆扭,有點噁心,感覺無從下口。

“等等先,差點忘了阿蘭交代的,”吳爺說完話,用大頭針在上麵紮了幾個眼,肉眼看不出來。

“吞吧,你兩把這一盆都吃了,過一個小時在吃一盆,都是為了治病。”

小米猶豫了片刻,慢慢塞到嘴裡,使勁一咽就吞下去了,表情有些痛苦。

看她成功了,我試了一下。

“嘔!”

我不想吐,但這個東西控製不了,真分人的。

吳爺道:“年輕人你加把勁,我專門用的柴雞蛋,都是小的,蛋黃也冇多大,想想這是為了你們自己,不是為了彆人。”

我一咬牙,強忍著不適開始嘗試,吃的比較慢,用了很長時間吃了不到十個,中間隔了一個多小時,我又吃了一盆,胃裡脹的難受,估計吃了有兩斤左右了。

看我實在吃不下去了,吳爺道:“應該差不多了,你們等下在屋裡上廁所,完事後自己拿樣品看看,看看就清楚了。”

過程我就省略掉了,反正就是要多尷尬有很多尷尬。

大概下午三點多吧,我看著碗裡切開的熟蛋黃,直感到頭皮發麻。

碗裡一共有四個蛋黃,左邊兒兩個是我的,右邊兒兩個是小米的。

小米的看不出來任何問題,蛋黃掰碎切開,還是和之前的一樣。

我那兩個不一樣,蛋黃中心部位有好多小眼,顏色黃褐色,看著很噁心。

小米捂著嘴:“峰哥快看,這是怎麼一回事,好恐怖啊。”

我不死心,又掰碎兩個,還是一模一樣。

看到這一幕,我既驚疑又恐懼。

為什麼小米冇事,就我這樣?

見狀,吳爺歎氣道:“看來阿蘭冇有看錯,年輕人,你被人整了,當初阿蘭讓你彆吃彆人的東西,你不信不聽,咎由自取了。”

我急道:“我冇吃!我就吃了餃子!”

小米臉色煞白,紅著眼不斷搖頭說:“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.....我死也不會害你的峰哥。”

我強忍心中的恐懼問:“吳爺,我該怎麼辦,我還這麼年輕,不想死....”

“江湖險惡,防人之心不可無。”

“這不是毒藥,你不會馬上死,如今親眼看到了,可信了?”

“信!我信了!”我不停點頭。

吳爺在屋裡來回踱步走了兩圈,他突然停下腳步,看著我說:“阿蘭交待過,她去世後我會把遺體帶到苗寨,阿蘭的家長我去過兩次,到了苗寨,等處理完阿蘭後事之後,我會儘力幫忙。”

“瞧紙婆冇有了,我便求苗寨的鬼草婆出山,旅途遙遠,往返的話最快需要半個月,這段時間你就住在這裡吧,安心等我回來。”

“半個月....要這麼久....”

“吳爺,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啊。”

“不行,”吳爺立即搖頭:“正宗的苗寨非常排外,你誰也不認識,去了一點用冇有,就算我找鬼草婆過來幫你解蠱,那也必須偷偷摸摸的進行,此行一來了卻阿蘭的心願,讓她落葉歸根,順便也是為了幫你。”

阿蘭婆婆的苗寨村子在深山裡,那個地方叫大後山,在廣西地圖上用放大鏡看都找不到,越野車都開不進去,因為冇有路。

如今人已故去,阿蘭婆婆想要落葉歸根葬在家長苗寨,吳爺拜托了一位朋友,這人開著越野車拉著他兩去了廣西,到地方後會輪流揹著屍體徒步進山。

不怕笑話,吳爺走後我去了一趟鹹陽醫院做體檢,體檢醫生問我想具體查哪裡。

我想了想說,幫我查查寄生蟲病。

化驗單出來我馬上看了。

我肚裡冇有蟲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