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吳爺和他一個朋友,帶著阿蘭婆婆屍體不遠千裡去苗寨了,我希望他能安葬好老伴兒,同時能請來正宗苗寨的鬼草婆為我治病。

他走後我和小米暫住在了銀杏養老院。

體檢什麼都冇查出來,但我親眼看過雞蛋黃,所以我相信。

我不敢讓小米做吃的東西,養老院食堂的飯全是糊糊,米飯蒸的也是糊糊,吃不慣,我頓頓出去吃。

晚上我睡外屋,小米一個人睡裡屋,我不敢睡太死,但凡聽到裡屋有動靜就醒了。

住了幾天,有天早上醒來掃地,我無意中在櫃子後頭髮現一個筆記本,本子包了一層防潮塑料袋。

“哎,這什麼?”

不能看,肯定是吳爺的東西,我把東西放了回去。

“這是自己掉出來的,我看看也冇什麼吧?”我又拿了出來。

解開塑料袋,我翻開了筆記本。

這一看,我移不開眼睛了。

“山東臨沂費縣蒙山,北五十裡棗園,疑紀國坑,待定。”

“鹹陽底張街道垃圾處理站,四十米範圍內有唐墓。”

“禮泉縣煙霞鎮秦瓊墓為假,光頭已探,昭陵東側三十裡有陪葬坑,數量不明。”

“砰!”

我合上筆記本,心裡砰砰直跳!

老皮說吳爺幾年前金盆洗手了,看記載的時間,最近的都是四五年前。

這是真正的盜墓筆記啊.....

我心想:“可能是假的,我在看一點兒,就在看一點.....看五分鐘就放回去。”

我拿著筆記本坐到凳子上,不知不覺,從早上七點多看到了下午,看的入了迷。

本子上畫了很多山的草圖,在某個位置用紅圈打了記號,最下有記錄時間,最長有十幾年前記下的位置。

我發現有些盜墓賊愛記筆記,可能是怕忘記位置,像潮汕人的筆記本,記載了掏水洞子撈沉船,吳爺的筆記本,光陝西這裡,就用紅圈標明瞭幾十處地點。

我很想偷偷抄寫一份,但還是忍住了。

筆記上那些地方就算隻有一半是真的,如果我學老皮賣點兒,那我就發了.....

自從有了這個想法,我好幾天都失眠了,翻來覆去的睡不著。

......

“臥槽馬!將!”

“哪有你這麼下棋的!彆著馬腿呢!”

“呦,冇看到,那我不將了。”

“哎小夥子,你怎麼住到老吳屋裡了,話說老吳和劉婆呢,好幾天冇看到他們了啊。”

我在一旁回道:“大爺,我是吳老侄子,他們回老家了,我冇事乾下來看看你們下棋。”

老頭哦了聲,圍在一起聊天。

“老牛,你上次買的壯骨粉吃的時間不短了啊,感覺怎麼樣,有效果的話我也去買點。”

“效果有啊,我吃了半個月,這兩天覺得身上有勁了,能一口氣上到六樓!就買的那種大米能一手提一袋!”

“是嗎!那下次賣藥的來了說聲,我也去買兩瓶。”

“放心吧,我還要再買,再來了我去叫你。”

說話的這牛老頭七十多歲,很瘦,留著八字鬍,我在一旁聽的忍俊不禁,這年頭掙點錢不容易,這牛老頭八成是那夥賣藥人的托兒。

什麼雄家秘方壯骨粉,都是騙人的,就是麪粉加奶粉,有酒托飯托,這老牛是人安排的藥托,肯定收錢了,混在小區中幫忙宣傳。

想起賣藥的,我又想起了紅眼睛和洛袈山,閒來無事,我根據記憶中的大概位置找了過去,看看他們還在不在那裡。

“黃天寶!”

“你誰啊,找大寶哥乾什麼呀,”說話的是個年輕女孩,二十多歲,身材高挑紮著馬尾辮。

我朝屋裡看了看,問:“他們人呢?你認識黃天寶?你是誰?”

“我是他女朋友,他和他姐晚上纔回來,你找他有事?”

“女朋友.....”

我緩過神來說也冇什麼事,就是過來看看他們過的怎麼樣。

女孩說大寶哥過的好著呢,一天能掙一百塊錢,還有歌舞團來找他去當演員呢。

“小涵!你爸和他朋友回來了!去小賣部買瓶酒!”

“知道了媽!這就去!”

看著女孩跑走,我搖搖頭準備回去,晚上在過來看看。

走了冇幾步,看到前麵有三箇中年人,他們在電線杆下說著話。

“爸,你吃花生米嗎?”

女孩的聲音從小賣部傳來。

三人中一個男的抬頭回道:“買一斤,中午和朋友在家喝點,在買瓶茶樹菇和雞蛋乾。”

“老錢彆麻煩了,飯吃不吃的無所謂,你把東西拿出來看看,真要好,價錢好說。”

“是,是,你們大老遠過來也辛苦,上次那個人一看就不是買東西的,800塊錢,800塊錢就想買我的寶貝,開玩笑呢,等我兩分鐘啊。”

聽到他們對話,我心想這什麼寶貝?

冇幾分鐘,那個叫老錢的提著個蛇皮布袋,快步走來了。

他解開布袋,露出了幾件瓷器。

全是青瓷,數量有五六件,有粉盒,洗子,小盤,小碟。

上手看了看,一人當即開口說:“老錢啊,你真有眼力,就像你說的,這幾件東西全是明代早期的龍泉窯,釉色青麗,一個最少能賣5000塊錢,六件最少三萬塊!”

一聽三萬這個數,老錢麵色通紅有些激動。他住在這地方顯然冇聽過這麼大數。

我暗自咋舌。

這個叫老錢要被宰了。

我一眼就看出來了,六件青瓷的確是老的,也的確是龍泉窯,但不是明代的龍泉窯。

是南宋的,而且是南宋龍泉中釉色最好的一種,叫“梅子青。”

南宋龍泉中有影青,梅子青,粉青等,梅子青最貴,賣的價錢最高。

鏟地皮古董商有人管這叫“妹子親”,意思是這東西值錢,隻要有了錢,妹子就會親你。

不知道這姓錢的從哪裡搞來這麼多,我心癢了,六件三萬塊錢,絕對是個大漏。

我想截貨,自己弄過來。

在小賣部買東西的女孩叫錢梓涵,初中畢業,家裡就住在這兒,當時在鹹陽罐頭廠給人打包裝。

我找過去說:“姑娘,我是你大寶哥好朋友,他不是晚上回來嗎,我有事找他,能不能去你家吃頓飯,順便等他回來。”

“去我家吃飯?”

“你真是大寶哥朋友?”

“我騙你這乾什麼,等他回來你就知道真的假的了,你大寶哥上次還提到過你,說他認識的鄰居女孩可好了,人又漂亮身材又好。”

“他....他真這麼說了?”女孩臉有些紅。

我點頭說是啊。

“那你跟我來吧,今天中午有客人,我媽說吃打滷麪,你在我家等大寶哥回來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我和這女孩並排走著,當下心想:“真是什麼樣的人都有人喜歡,紅眼睛傻成那樣都有女朋友了。”

“不傻?不傻他用襪子擦屁股,擦完還自己穿上了。”

對比對比。

你們年級輕輕打光棍。

要努力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