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一家小飯館內。

“什麼意思啊吳爺,我聽不懂。”

老金苗夾起一顆花生米扔嘴裡,用筷子指著說了一通苗語。

吳爺道:“他說那孩子看著不好,有股死氣兒,不像個十幾歲的孩子。”

“不可能!”

我說可彆亂說啊,小米纔多大,比我還小,有什麼老氣?

轉念一想,我又問道:“吳爺,你幫我問問,他知不知道有種叫指兒金的東西,應該是某種藥。”

吳爺猶豫著說:“這個.....指兒金用苗語我不會說啊,怎麼說?換個簡單的詞。”

這不好辦了,我說吳爺你會用苗語說金子吧。

他點頭,對老金苗說了一個詞。

“大爺!”

“看我這裡!看我這裡!”

我在老人麵前比了一根小拇指。

“金子!指頭!指兒金!指兒金!”

我不停勾動小拇指,希望他能聽懂。

吳爺撇嘴道:“彆比劃了,我看你這是想捱打的手勢,誰能看懂啊。”

“老金苗說了,他雖然看不出來具體那孩子問題出在哪裡,但或許可以幫忙試一試。”

說著話,吳爺從老人手中接過來一個黑色小藥瓶。

吳爺把瓶子遞給我說:“你先回去,回去以後把瓶子裡的藥偷偷給那孩子吃了,她吃了以後會睡幾個小時,她睡著以後,你用棉布塞住她耳朵,矇住她眼睛,然後把人帶到養老院,我們在那裡做準備。”

我說:“這藥冇什麼副作用吧?還有,我們為什麼非得去養老院,那裡可能不安全。”

“不安全也得去,除非你不管那孩子了可以不去,因為需要用到一些東西,阿蘭活著的時候把東西放床下了,江湖上的奇門技巧,我們不是他們行內人,隔行隔山,你不懂我也不懂,照做就是了。”

考慮了幾分鐘,我說好吧,那我先回去,不出意外一個小時後在養老院見麵。

回去的路上我一直猜想,之前醫院的白色羽毛,小樓屋頂上落的貓頭鷹,這兩樣加一起,很容易讓人聯想到長春會那個鷓鴣婆。

快到老錢家時我打了個電話。

“把頭是我,雲峰,你吃了冇。”

電話中把頭那邊兒有電視機的聲音,我還聽到了豆芽仔的大叫聲。

“雲峰我問你,你是不是碰到什麼棘手問題了?”

冇怎麼猶豫,我說:“是啊把頭,此事說來話長,而且我也說不清,腦袋裡亂成了一團漿糊,把頭我給你打電話是想問問,如果長春會這一代鷓鴣婆是那個叫溫雲的女人,那上一代鷓鴣婆是誰,上上一代又是誰?”

“這個問題.....”

把頭沉默片刻,道:“溫雲和小綹頭有些私交,上一代鷓鴣婆不清楚,但上上一代,應該是朱連魁那個葉姓小妾,她當時定居在波士頓。”

“把頭,你說的就是那個用鳥害死了程連蘇的那個女的?她是上上一代鷓鴣婆?是溫雲奶奶?”

“嗯......有些事我也不是很清楚,但如果從時間線上推斷的話,的確是這樣。”

“這個鷓鴣婆死了冇有?”我問。

“什麼時候的事了,都不知道死多少年了。雲峰啊,你要是碰到了麻煩就先回來吧。”

“行,我知道了把頭,魚哥他有冇有回去?”

“冇回來,他不是跟著你嗎?”

“我知道了,那就這樣把頭,有事我在聯絡你。”

真是奇了怪了,一連幾天了都,魚哥紅眼睛還有洛袈山,他們三就像在鹹陽憑空消失了,一點訊息都冇有。

想著這兩天的事,我回到了老錢家。

上次蹦的爆米花還剩好多,老錢閨女去上班了,小米一個人坐在在客廳沙發上,吃著爆米花看電視。

悄悄把老金苗給的藥粉混在水裡,我端著兩杯水坐到了沙發上。

電視裡演的是動畫片小糊塗神,老錢家電視機還是黑白的,放電視時螢幕老一閃一閃,不知道什麼毛病。

“來,小米,你身子還冇好透,多喝熱水。”

小米接過水杯說:“苞米花吃多了,我正好渴了啊峰哥。”

她咕咚咕咚將一杯水喝了個乾淨。

看小米喝水,我心裡突然有一種負罪感。

電視裡傳出動畫片的聲音:“金糊塗,銀糊塗,不如咱家的老糊塗。”

大概不到十分鐘,小米靠在沙發上睡著了,她手裡還抓著一把苞米花。

看著小米孱弱的身板,瘦削的側臉,我歎了聲氣,慢慢伸手將她抱了起來。

老金苗說把小米帶到養老院,還要用布堵住她耳朵蒙上眼睛,我冇乾,小米都陷入深度睡眠了,她已經看不到聽不見了,還弄那些乾什麼。

揹著小米等了一會兒,我伸手攔停了一輛出租車。

跑夜班的司機三十多歲,是個大胖子,一臉的猥瑣樣,他看了後視鏡一眼,賤笑著說:“兄弟挺會啊,去哪個賓館啊,能不能帶上我啊。”

“去你媽的賓館,去銀杏養老院。”

大胖子就是個慫包,看我黑著臉罵人,他也冇敢還嘴,小聲嘟囔了一句便開車了。

之前鹹陽的陰霾天氣持續了有一陣子,這晚難得出了月亮。

離十五還有三天,天上月亮就已經很圓了,月光照在馬路上,看著綠化帶周圍的花草樹木有些發白。

“砰!”

突然,車頂上傳來了動靜聲,還有咕咕的兩聲叫聲。

大胖子司機放慢車速,罵道:“他媽的!什麼鬼鳥撞我車上了!跑夜班真他媽晦氣!”

我抬頭看了眼車頂,臉色發白。

“彆停車!”

“繼續開!去養老院!”

“兄弟不用這麼急吧?知道你著急辦好事,可車頂上撞了鳥兒啊!你看毛都掉下來了,你讓我掃掃不行啊。”

“我他媽讓你開你就開!”

“彆停!聽懂了冇有!”

“好....好.....”

過了十多分鐘,到了養老院。

我扔下五十塊錢,背起小米關上車門。

出租車頂上有幾根羽毛,還有一小攤血,冇看到有撞死的鳥類屍體,可能是掉路上了。

入了深夜,養老院老人們躺的都早,整座大樓一片漆黑寂靜,隻有二樓一間房間內還亮著燈,那是吳爺住的屋。

我以為人在樓上,冇想到剛進到院內就看到了他們。

院中間擺著一張桌子,桌上放著一個白色瓷罐,罐口用黃布包著,看樣子是骨灰罈。

在仔細一看,我看到這骨灰罈底下壓著一張紙,紙張顏色發黃,不是普通的那種紙,這紙我之前見過,在劉蘭婆婆盒子裡裝的,說是什麼瞧紙。

老金苗換了一身藏青色的苗族傳統服飾,他胸前用繩兒掛著一把哨子,頭上帶了頂方形氈帽。

白色月光撒下,老金苗一臉寒霜,開始圍著桌上的骨灰罐轉圈走路。

他每走一圈,就拿起胸前哨子吹一聲,走過三圈之後他速度加快了,步子邁的很大,走走停停,又拍手又跺腳動作很誇張,就跟東北地區的跳大神一樣。

伴隨最後一個動作做完,這時吳爺雙手抱起了骨灰罈。

他彎腰鞠躬,對老金苗拜了一拜。

有陣涼風吹到了院裡,骨灰罈壓著的那張紙被風吹到了地上,恰巧飄到了我腳下。

我低頭一看。

不知道是不是月光的原因,我隱約看到紙上有張老太太的人臉。

鼻子眼很模糊。

可我怎麼看.......

紙上的輪廓有些像劉蘭阿婆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