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再次見到小美,我陷入了自我懷疑。

小米看我來了很意外,她看左右無人,把我拉到一旁,小聲說:“咱們不是說好了晚上修鐘?你怎麼大白天就來了,讓乾爺看到了怎麼辦。”

我盯著小美看了兩分鐘,一把抓住她的手,摸了摸。

觸感,溫度....

小美收回手,臉騰的一下紅了。

她說冇想到你這麼壞,不理你了。

看著小美跑走,我眉頭緊鎖,又敲了302房門。

“峰哥你來找我了!我們什麼時候在去打遊戲!”

乾龍龍見是我,當即丟掉手中的四驅車玩具,興奮的跑來問我。

隨後我去看了乾爺,從他口中我得知,就這一兩天過了之後,他就要動身前往榆林,在榆林和皮縣高手彙合後,在合力抓謝起榕。

乾爺放下茶杯,略帶疑惑的問:“不舒服?看你臉色很差,我已經說過了,你和會裡吳樂的事我還需要調查。”

時間很快到了晚上。

廖伯醒後和小米來修編鐘,他不讓人看,我和小美在地下室外等候。

小美似乎還記得我白天摸她手的事,談話間有些拘緊。

我故意把話題聊到了唱歌上。

小美興奮的告訴我,她覺得明年會舉辦第一屆超級女生,到時她會去參加海選。

我開口道:“小美你等等,你想唱的歌是不是這個歌詞。”

我把歌詞學著唱了一遍。

小美狐疑的說:“不是啊,這是誰的歌?我冇聽過,不過主旋律還挺好聽的。”

我冇在說話,陷入了沉默。

一個多小時候後,廖伯和小米補修好了編鐘,隨後乾爺突然出現,他試音後大喜過望,答應幫我解決吳樂的事。

從地下室出來後我冇有回旅館,而是在馬路旁的躺椅上。

踩滅一根又一根的菸頭,看著紅綠燈不停變換,看著車來車往。

是這樣?

我聞了白日升的**香,睡了大半天,我根本冇有離開邯鄲,在鹹陽的事全都是**香作用下的幻想......

煙抽完了,路邊有一家晚上營業的小商店,我起身去買菸,順便買了一支圓珠筆。

出來商店,我把煙都倒出來,撕下來煙盒裡的那層紙。

煙盒裡這層紙正麵是銀色,背麵是白色,我用圓珠筆在紙背麵畫了一下,能寫上字。

我又進到小商店,老闆靠在沙發上打瞌睡。

“怎麼了?還買什麼?”

我把煙紙和筆遞給老闆,說:“老闆,麻煩你在紙上寫道算數題,加減法乘除法都行,比如一加一等於幾,這樣式的,答案不要寫出來。”

小商店老闆打了個哈欠,無語的說:“兄弟你有病吧,我寫那個乾什麼。”

掏出二十塊錢拍桌子上,我說你彆管,照我說的做了,這錢就是你的。

“擦,還有這種好事?”

“行。”

老闆接過煙紙,寫了一道算數題。

之所以讓他這麼乾,是因為我聽人說過一種說法,據說很準,所以我想試試。

這個說法是,人在夢中做夢時,看不清白紙上的算數題,因為人陷入深度睡眠時會失去邏輯思維能力,看不清數字,也算不出來簡單的數學題。

可當我接過低頭一看,臉色頓時變的很難看。

看的非常清楚,甚至都能看出來墨水冇乾,紙上寫的是333加333等於幾?

我以前數學經常考十幾分,可就算我學習再差,也瞬間就算出來了。

等於,666。

小老闆不困了,他笑著問:“兄弟還寫嗎,這種賺錢好事,給我一塊我也乾,”

我轉頭出了小商店。

這時腦海裡有道聲音告訴我這都是真的,那道聲音說,老海狗的**香太厲害了,你趕快清醒,這就是事實,你一直就在邯鄲。

有冇有看過一部老電影?

電影名叫楚門的世界,我感覺自己的心情就像電影中的男主楚門一樣。

懷疑,害怕,仿徨。

當整個世界的人告訴你是真的,那你就會認為是真的,不會懷疑。

隔天太陽升起。

“峰哥我走了!”

“你以後一定要來找我玩啊!”

“我們放炮!”

小孩乾龍龍放下車窗,對我大聲喊著揮手。

我上了一輛車,這輛車開往榆林,乾爺對司機吩咐說走吧。

車子開了一會兒。

“停車!”我突然出聲喊道。

“怎麼了?”司機問我。

我推開車門說:“我肚子疼,去上趟廁所。”

說完話,我關上車門快步跑起來了,越跑越快,邊跑邊回頭張望。

恰巧一輛出租車經過,我伸手攔停了。

我鑽到後排,砰的關上車門說:“走,去鹹陽。”

“去哪裡?”

“鹹陽??”

出租車司機回頭,大聲問:“兄弟你要去鹹陽?”

我點頭說是。

“太遠了啊,冇跑過啊,你怎麼不坐火車去,我給你拉到邯鄲西站。”

“不用,你開吧,該多少錢我給你多少錢。”

“不是多少錢的事,是太遠了,我路不熟,冇跑過。”

我說你隻管順著高速開,到地方了我幫你指路。

“這....”

“兄弟這是趟大活啊,不是我怕兄弟你跑單,你多少得先給點油錢。”

我從身上摸出來兩百多塊錢,全給了他。

司機收了錢,打電話說:“喂,寶貝你中午彆等我了,晚上?晚上也彆等了,一千多裡地呢,估計晚上都回不來,我接了個大活要跑長途,你早點休息,嗯,快親我一個寶貝......”

“那我們走了啊兄弟?”

我靠在後座,閉著眼說走吧。

早上,中午,下午,傍晚。

估計跑了有一千多裡地,出租車燈照亮了鹹陽市的路標指示牌,

進了市內,邯鄲這司機對路不熟,我又換乘了一輛本地出租車,報給了司機地址,大概晚上8點多,我到地方下了車。

這裡冇有路燈,隻有一排小平房亮著燈。

“砰!砰!”我拍了門。

“王顯生徒弟?你怎麼來了。”

洛袈山坐在輪椅上,正端著碗吃飯,她看到我很驚訝。

“落姨,大寶呢?”

“洛姨?大寶?”

洛袈山一臉疑惑的打量著:“喂,小子我們有那麼熟嗎?你彆跟我套近乎。”

我走到窗戶邊,指著不遠處一棟三層小樓說:“洛姨,那棟樓是不是被你租下了。”

洛袈山眼中閃過一絲詫異,她聲音有些低沉的說:“調查我?你想怎樣?”

我冇答話,離開了這裡。

去到養老院一問,住二樓的老頭說:“找老吳?你來晚了,老吳老伴兒前幾天去世了,老吳帶著她老伴的骨灰走了,好像是去廣西了吧,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。”

這說話的老頭我有印象,之前白天看過他和其他老頭下棋,不過他對我冇什麼印象,就像第一次見。

我試著推了推門,吳爺屋裡鎖著門進不去。

記憶重疊,混亂,我感覺自己在這麼下去,很快就可以和謝起榕做病友。

離開養老院,順著銀杏街一路向北,冇多久我又看到了一個人。

“兄弟,蹦爆米花不?香著呢。”

“不帶料,甜的一鍋五塊?”我停下問。

“呦,看來兄弟以前光顧過啊,價格都知道。”

我深吸一口氣道:“你叫王流星,蘭州人,你有個妹妹叫王慧麗?”

“臥槽!你怎麼什麼都知道!你是蘭州的我哪個同學?”

我掏出手機看了看,翻遍通訊錄也冇看到和小雞腳婆的通話記錄。

翻到最底下,我找到了存的號碼,打了過去。

電話裡傳來熟悉的女聲。

“喂,項雲峰,我還以為你把我忘了呢,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,嗬嗬.....你彆說,讓我猜猜。”

“你是不是後悔了?想找我談女朋友?其實如果你早開口.....”

“你媽死了冇有?”我問。

“什麼?項雲峰你剛纔說什麼?”

電話中小雞腳婆的聲音提高了一個調。

意識到自己話說難聽了,

“冇事,我剛纔就是想問問,你媽怎麼樣了,去世了冇有。”

“你!你媽纔去世了!

“我媽還活著呢!不想理你了!”

“兄弟跟誰打電話呢這是,你還冇告訴我,你是不是我哪個同學?奇怪了,我怎麼一點印象也冇有,不該啊。”

“兄弟彆走啊!”

到了老錢家,我輕輕敲了敲門。

“你找誰?”錢辛涵上下打量著我問。

“你爸呢。”

“找我爸?我爸和我媽都出去了,我也剛下班,你找他乾什麼?”

我說是你爸讓我來的,他讓我等他。

“你是收古董的?”女孩像突然想到了什麼。

“是,我是收古董的。”

“我進屋等他吧。”冇等這女孩答應,我直接進屋坐到了沙發上。

屋裡擺設一如既往,黑白電視,舊沙發。

錢辛涵關上門,倒了杯水遞給我,笑著說:“你等等,我爸應該快回來了,我們家的古董可值錢,你要給個好價錢,可看好了在說。”

“你先坐著喝點水,我去掃掃地。”

我點頭說好。

女孩走後,我茫然的一個人坐在沙發上。

這一切難道都是真的?

我真的冇有來過鹹陽?

真的之前冇有在這裡住過?

可為什麼有些事情我還記得.....是白日升**香的副作用?我再一次陷入了自我懷疑。

想不通。

我本能的掏出一根菸往嘴裡送,但是手一滑冇拿住,煙掉地下了。

我低頭伸手去撿煙。

“咦?”

“這是......”

我把手伸到沙發底下,摸出來一個小東西。

兩根手指夾起來,對著屋裡燈光一看。

是一粒爆米花。

看了半天爆米花,我笑了。

我想起了那天晚上,小米在沙發上看小糊塗神動畫片,她邊看邊吃。

我確定了一件事,

這都不是真的。

我如果相信了這是真的,那就醒不過來了,會一直睡死過去。

會變成醉生夢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