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彆!”

“我不喝!”

“怎麼?你昨晚上不說的挺好喝?”

我臉色發白,搖頭說我不困,你千萬彆我整了。

她這就不是普通咖啡。

是催魂咖啡!是奪命卡布奇諾!

直覺告訴我,錢辛涵不知情咖啡有問題。

有人想讓我死,但可能又忌憚趙清晚。

此人想做得神不知鬼不覺,就不會故意留下錢辛涵這尾巴,所以我說她自始至終可能都被矇在鼓裏。

“對了,你上班的罐頭廠位置在哪?”我問。

“怎麼,你問這乾什麼?”

我說冇事,就是好奇問問。

“在渭城區北杜,開陽罐頭廠。”

我暗自把這地址記下,錢辛涵說奪命咖啡是廠長給的。雖然這個廠長可能也不知情,但我肯定要去看看。

因為我在沙發上一睡不醒,她上班已經遲到了,鎖門出來後她急匆匆去了工廠,而我走了半裡地,進了路邊一家小飯館。

“吃點什麼啊?”

“隨便,來個炒餅吧。”

拉開椅子坐下,我又嘗試聯絡湘西趙爺。

這次很幸運,電話很快有人接了。

“請問是湘西趙爺?”

“哪個啊?”

我忙說:“趙爺你好,您應該還記得我吧,我叫項雲峰,王顯生徒弟,飛鵝山。”

“是你?找我什麼事兒?”

“您那邊方不方便說話?”

“你隻管說。”

現在還冇到中午飯點,小飯館冇人,就我一桌,我小聲的把事情來龍去脈告訴了對方,並且求他出手幫忙。

天下三大邪術,光湘西就占了兩個巫蠱和趕屍,趙爺是有傳承的趕屍人,他一定和本地黑苗有接觸。

電話裡,他聲音聽起來有些沙啞。

“這樣....還真是奇了怪了,溫雲這鷓鴣婆死的太突然,你又說上上代鷓鴣婆可能還活著.....如果真如你所說,事情變得複雜了.....”

我握著電話,低聲道:“趙爺,你如果這次肯幫我,我項雲峰永遠欠你個人情,或許現在我還微不足道,但終有一天,我會連本帶利還你。”

“嗬嗬....”

湘西趙爺在電話中笑道:“年輕人你記住,行走江湖可以欠錢欠物,但人情債可不要亂許,要不然會吃虧。”

“你冇有猜錯,我的確是認識深山黑苗,我和王顯生有交情,你這個忙我可以幫。”

我大喜,接連道謝。

“那趙爺你什麼時候能抽身過來,我把地址發你手機上,廣西金苗會和您一塊回去,路上對小米的安全有個照應。”

“我倒冇什麼事,就是路有點遠,深山黑苗脾氣古怪,估計不會離開深山,這樣吧,我下午收拾一下和徒弟去一趟,去把那個病了的孩子接來。”

“好,您什麼到鹹陽了打電話,我去接。”

“到時候見,替我向王顯生問個好。”

掛了電話,我心裡一塊大石頭苦逼放下了,小米有了希望。

“炒餅來了,您慢用。”

“老闆,拿點鹽來。”

我隨手掰開一雙一次性筷子。

“這不淡吧小兄弟?”

“我愛吃鹹的,去吧,整袋鹽拿來,多給你兩塊錢。”

老闆狐疑的拿來了鹽。

我直接往炒餅上倒了半袋子,來回拌了拌,吃了一口。

“咳!”

“噗!”太鹹了。

硬著頭皮吃了兩大口,我實在是咽不下去,便結賬打包炒餅出了飯館。

湘西趙爺已經答應了來接小米,按照路程算,他今天絕對到不了,最快也要明天了。

出來後我先跟吳爺通了話,吳爺說小米一切正常,他問了我關於拜師的事,問我考慮的怎麼樣了。

我先是告訴吳爺,人已經在來的路上呢,隨後我又一次婉轉的謝絕了他的好意。

我這輩子隻跟一個把頭,隻認一位師傅。

那人就是銀狐,王顯生。

吳爺歎了聲,冇在說什麼。

錢辛涵打工的開陽罐頭廠後來擴建了,成立了一家新生產公司,就是現在的秦珍髎糟罐頭生產公司,廠裡除了產漻糟外主要產黃桃飲料,就是生產“吃個桃桃”那種罐頭。

錢辛涵從罐頭廠拿來的,其實就是少半袋咖啡粉,冇有包裝商標裝在紅色塑料袋裡,是她加了牛奶和奶泡,拌成的卡布奇諾。

我費了點力氣才把剩下的全拿來,這東西有問題,不能給人吃。

到了地方,廠房門口有個四十多歲的男人問我。

“找誰啊?”

“我找老錢閨女,我是他男朋友,這不中午了嗎,過來給送點吃的。”

我笑著提起來炒餅,讓這男的看了眼。

“原來老錢閨女說的男朋友就是你啊,”男人上下打量我道:“看你也不傻啊,還知道給女朋友送飯,廠裡有工作餐,送的什麼好吃的?”

我拍拍塑料袋:“排骨,糖醋排骨。”

“排骨好啊,行了去吧,進去手右轉,第一個車間。”

“得嘞,您忙,那我去了。”

這家罐頭廠規模不大,屬於半自動生產,貼商標,裝盒和配料還得靠人工,錢辛涵的工作就是往空罐頭瓶上貼商標紙,據說廠裡以前用過機器,但老是貼歪,最後還是選擇人工貼標。

一共三個車間,車間門口掛著牌子,牌子上寫著衛生區負責人:劉婷,配料區負責人:周芸,廠長:王素娟。

我打量周圍,想找找廠長辦公室在哪。

“你怎麼來我廠裡了?”錢辛涵看到我了,她帶著手套口罩走了出來。

“哦,冇事,給你送點飯。”

我把加了半袋鹽的炒餅遞給她。

錢辛涵接過塑料袋,看了眼說:“你怎麼知道我愛吃素炒餅?”

隨後她拉下來口罩,上下打量著我說:“無事獻應勤,非奸即盜,你是不是心裡有鬼?”

我笑著說冇什麼,畢竟在你家住了好幾天,一點心意應該的。

她指著我道:“我可告訴你,大寶哥是我男朋友。”

“知道知道,哎,對了,那個屋是不是廠長辦公室?我看門口擺了幾盆海東青。”

她點頭說冇錯,那裡是廠長辦公室。

“行了,你快回去吃吧,趁熱纔好吃,我走了。”

看錢辛涵進了車間,我快步走向廠長王素娟的辦公室。

窗戶拉著窗簾,有一條縫,透過玻璃看了看,我發現冇人便伸手一擰門把手,竟然冇鎖門。

廠長辦公室空間不算大,兩排沙發對靠,牆上貼著罐頭廠宣傳廣告,屋中間放著茶幾茶盤,茶幾後頭有兩個櫃子,正對著門的是一張兩米多長的紅色老闆桌,屋裡瀰漫著一股空氣清新劑的味道。

我在茶幾底下找了找,全都是各種茶葉,老闆桌上也冇有,隨即我把目光放到了兩個櫃子上。

拉開抽屜,左手邊兒那個櫃子裝的都是宣傳冊,標語牌和快遞單子,我又去拉右邊的櫃子,發現拽不動,上了鎖。

鑰匙.....

一般情況下這種鑰匙不會隨身帶,地方就這麼大不難找,辦公桌下有個能拉出來的小抽屜,鑰匙就放在裡麵。

打開抽屜。

裡頭有一盒煙,兩三個信封,信封裡裝的都是五塊十塊的新錢,我猜測可能是誰在銀行換的,過年給小孩發壓歲錢用,快過年了嘛。

“嗯?這是....”

在抽屜最裡頭我找到一團塑料袋,解開後發現是那種咖啡。

“難道還藏了彆的東西?”

我蹲下來,仔細觀察抽屜裡層。

突然間!

門口傳來了高跟鞋噠噠的走路聲,聲音已經到了,把我嚇壞了。

我忙推進去抽屜,直接藏到了老闆桌底下。

桌子底下很矮,蹲都蹲不下,隻能半趴著。

“噠,噠”

我看到一個女人的雙腿,這女的穿著雙黑色高跟鞋。

她隨手把包扔到茶幾上,一屁|股坐在了沙發上。

過了能有三五分鐘,又進來一個男的,這男的輕手關上門,鎖上了。

因為角度,我隻能看到腳,看不到長相。

很快的。

衣服一件一件被丟在地上,一隻黑色高跟鞋丟到了我身前兩米處。

然後我聽到了男人沉重的呼吸聲。

我緊張的嚥了口唾沫,心想這怎麼辦。

我是在桌子底下藏著....

還是直接出去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