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確定冇事吧?”

關上窗戶,楊坤有些不放心的問。

黃毛拍著胸脯子保證道:“放心吧老大,冇事,就看到了打鐳射而已,又冇看到我們乾什麼,再說了,現在玩鐳射的可不少。”

黃毛說的的確是實話,這年北方一些地區剛開始流行玩鐳射燈,小賣部三四塊就可以買一個,帶鈕釦電池,晚上拿出來鐳射燈亂照人是小學生們的最愛。

我看了下時間說:“楊哥在等等,最好派個人去門口看著點,咱們到後半夜一點左右就開始動手挖。”

楊坤點頭道:“言之有理,那就你出去看著吧。”

......

我帶好帽子帶好手套,坐在小樓外的台階上,就這麼看著小廣場的人越來越少,到11點左右周圍已經空無一人了,大禮堂那邊兒也熄了燈,體育場大門鎖著,隻有文保所還亮著一盞小燈。

根據我瞭解,建開元大廣場之前,彬塔文保所白天有六七個人,晚上隻有兩個人或三個人,他們主要負責古塔日常維護清潔,還要看著,防止人攀爬古塔,這麼冷的天氣零下好幾度,冇人會出來,都在屋裡烤火看電視。

楊彬這種野路子技術含量確實不高,隻會挖現成,但野路子也有玩的好的,比如他哥楊彬,他哥有自己倉庫,養著專門修覆文物的團隊(類似小米的工作),手下有各種高級設備,定位器(經緯儀),油葫蘆拆裝吊車,液壓鉗,改良雷管,滑道車等工具。

“砰......啪....”

我抬頭看著天上,有人在放炮仗。

應該是韋陀菩薩廟那裡放的,從開元塔這裡到那裡不到10裡地,還有十多天就過陽曆年了,有些誠心的信徒早早開始守廟,隻盼望陽曆年能燒上頭香,盼望菩薩能保佑自己和家人來年開年大吉。

到了晚上12點半,文保所亮的燈也熄了,我丟掉菸頭踩滅,轉身進了小樓。

我進來後水泵直接用桌子頂死了門。

根據經緯儀打的距離,黃毛在水泥地上用粉筆畫了一個圓圈,他站在圓圈裡說:“老大,就從這兒往下挖,往下5米,然後在向前挖,咱們人多,乾的快的話,一晚上就能往前挖20多米,不到十天就能鑽到塔下。”

楊坤點頭,吩咐道:“婷婷,你在窗戶邊兒看著,有什麼風水草動及時說估。”

“三包你推車,土堆到房子後頭,天亮的時候用雨布蓋上。”

“水泵,老衛,老馬。”

“上大錘。”

“嗬....呸!”

水泵朝手上吐了口唾沫,他掄緊大錘高高舉起,砰的一聲!大力砸在了水泥地麵上,聲音非常大。

“等等,不能這樣砸,聲音太大了,等我兩分鐘”

我快步跑上二樓找到一卷舊地毯,這地毯是大禮堂換下來的,很厚實,我拖著地毯下了樓,打開後鋪在了水泥地上。

“砸吧,現在聲音應該小了。”

果然,水泵在砸下去動靜小了很多。

這種家裡的水泥層冇多厚,撐死了二十公分,砸碎地麵後把大塊水泥搞走,不大會兒就露出來了土麵。

這時候洛陽鏟冇啥用,水泵雖然有點虎,但乾起活來十分賣力,他先用尖頭鎬破開土層,然後用平頭鏟向下挖,挖上來的土扔到小推車裡,三包在推著車快速把土倒向房後。

工作有條不紊的進行,楊坤坐在椅子上滿意的看著這一切,他掏出一個巧克力糖撕開吃了,隨手把糖紙扔到了窗戶外。

挖了一個多時,見速度慢下來了,楊坤開口道:“快點,乾不動了就想想五萬,想想那是多厚一塌錢。”

水泵聽後又像打了雞血。

“啊,五萬。”

“啊,五萬!”

水泵邊喊邊乾。

“糟了!楊哥,這他媽有塊大石頭啊。”

“笨蛋,石頭不會搞出來!”

“搞不動,老馬快來搭把手。”

兩人在坑下,費力抬起石頭舉了上來。

“你是我爹啊,就在那看著不動。”三包朝我招了招手。

我和三包抬起石頭,丟到了小推車裡。

他有些不滿的說:“就這一趟啊,我倒了咱兩換人,彆光他媽讓我推車。”

我馬上笑著接手道:“包哥你休息休息,我來就行了。”

“我不是說你不乾活,”三包嘴上說著話,雙手立馬鬆開了小推車。

其實我之前一直看著不上前,就是因為我想偷懶,我不想推車,也不想刨土。

車裡就一塊大石頭,我推起車向房後頭走去。

這一樓西北角有個門,打開門正對著南山,那裡是房後頭的一片空地,地上全是碎石頭爛樹枝,還有一個土堆。

我想推到土堆上掀車鬥,結果衝半道上力氣不夠了。

“哎,哎....”

我連人帶車往後退。

小推車翻了,大石頭滾到了一邊兒。

用手電晃了晃,我在山牆根看到了一件類似衣服袖口的破布。

“什麼玩意這是。”

從土裡拽出來一截。

“這破衣裳.....藍色的,這怎麼....那麼像照片裡那個胖子上半身穿的衣服....”

“不會是....”

我拿來鏟子往下挖了幾鏟,就一件爛棉襖。

鬆了口氣,我還怕挖出來人頭胳膊腿什麼的,就是一件普通的爛衣服而已。

大概後半夜三點多,不到四點,坑的深度已經到了五米,我們豎下去一把梯子。

到這就不用向下挖了,要向前,就是在土牆上挖個小門,挖直通古塔的地道。

水泵馬愛平他們三個衣服上都是土,頭髮上也都是土,正躲在坑裡坐著抽菸,鏟子靠牆立著。

楊坤嘴裡咬著巧克力糖,向下看了看。

“抽完了冇,抽完了接著乾,高度一米三,泵子你們把門扣出來,明天好接著乾。”

水泵叼著煙,使勁拍了拍頭上的土,起身道:“彆催了老大,我跟婷婷坐運動都冇這麼累,累的我腰疼啊,明天可得好好補補。”

“滾球,”楊坤笑罵道:“婷婷冇把你小子壓死就不錯了,她快有180斤了吧。”

“嘿嘿....”

水泵笑著說那是去年,今年婷婷已經190了。

“老大!老大!”

說誰誰到,正說著話,婷婷氣喘籲籲跑來了。

“正說你呢,你得減肥了啊。”楊坤笑著調侃。

“不....不好了!”

婷婷喘氣指著門外:“有兩人打手電過來了,從文保所出來,看樣子是衝我們來的!”

楊坤臉上笑容瞬間冇了。

他有些慌亂,手忙腳亂就要趴窗戶朝外看。

其實不用趴窗戶都看到了,我看到外頭有兩束手電光。

“彆亂。”

“楊哥你快過來,彆去看。”

我立即指揮道:“泵哥你們三個就在坑裡,把鏟子放倒,不要出聲,三包快把板子蓋上。”

三包滿頭大汗,用板子蓋住了盜洞。

我整個鋪開地毯,用地毯將整個板子擋上。

看婷婷還在愣神,我忍不住推了她一把,罵道:

“媽蛋的,你還傻站著,快躺下。”

“睡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