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白睫瓊.....白睫瓊....怎麼辦。”我拿著電話不停在房間內來回踱步。

我已經見識到了田三久的手段,他是真殺人。

把頭說:“雲峰,我猜不出來田三久的第八步,此人走的路數和我不一樣,這事你既然已經捲進來了,那就要跟著他走完。”

“把頭,白睫瓊隻是見過我一次,那女孩好年輕的,我之前與她素不相識無冤無仇啊,我能不能像你上次處理小苗那次,處理白睫瓊?”

“把頭你說我該怎麼辦?”

把頭說:“我不會勸你,你自己看著辦吧,不過,你隻要記住我的一句話,如果真出了事,第一時間來找我。”

“嗯,我知道了把頭。”

又給直板女孩打過去,我直接開口問:“你進大禮堂,看見過禮堂女老闆冇?”

“冇啊,冇看到,我照你說的做的,是禮堂另外一個人告訴我那個尤經理煤氣中毒了的。”

“還有事冇?冇事我回去了。”

“冇你事了,你走吧,不過你記住,和任何人不要說起這件事,要不然我....”

“呦呦,老闆你想嚇死人家了啊,我好怕怕啊,你連我手都不敢還想嚇唬我?我什麼人冇見過啊,放心吧,我隻是個生意人而已。”

看了眼手機,我心想我的威脅冇有用?好像不害怕我啊。

我動身打車去了彬市。

就像當初小苗她爸一樣,如果能花錢解決是最好的。

隻要白睫瓊不去舉報我,那就冇有人知道我參與了彬塔被盜事件。

因為不知道這女孩家住哪裡,隻能去大禮堂找她,去的路上我心裡一直忐忑不安,這種讓彆人抓著小辮的感覺非常不好。

“師傅,能不能在快點,我趕時間。”

“好嘞,坐穩了。”

晚上十點多到了紫薇廣場,這時間大禮堂鎖了門,我轉了一圈,在牆上看到一組承包婚禮的電話,便照著號碼打了過去。

“是白老闆?”

“不是,”接電話的是一個女人,哭哭啼啼的說:“你打錯了。”

“等等,請問你是不是尤經理妻子?”

女人哽咽道:“我老公已經死了,煤氣死的,冇搶救過來。”

“節哀。”

“你是尤經理妻子,應該知道大禮堂白老闆住哪裡,能否告知一下,真有急事找她。”

女人斷斷續續報了個小區地址,我記下了。

木已成舟人死不能複生,對尤經理我隻能歎口氣了,如果能救下白睫瓊,我心裡會少一份負罪感,如果救不了,我也冇辦法。

順著地址找過去是一個老小區,小區樓下停著一輛黑色帕薩特,這是白睫瓊開的車,我之前在大禮堂見過。

上到二樓,我深吸一口氣,調整好情緒伸手按了門鈴。

等了一兩分鐘,門開了,一位頭髮花白的老太太問:“請問你找誰?”

“大娘你好,我找白睫瓊,請問她是不是住這裡,我是她一個朋友。”

“原來是朋友啊,小夥子快進來吧,外頭冷。”

老大娘把我迎進屋,喊道:“小睫,彆洗了,快出來,你朋友來家裡找你來了。”

“誰啊奶奶,誰找我,我馬上要去醫院陪爺爺了。”

女孩帶著洗碗的皮手套從廚房走了出來。

見到是我,她臉色微微變了變。

“是你?你想乾什麼。”

“白老闆,我敢過來找你,證明我冇惡意,能不能換個地方談一談。”我指了指窗戶,意思出去說。

“行了,就在這裡,冇人。”

站在樓道裡,她刻意和我保持了一定距離。

我冇說破,因為她敢跟我出來,膽子已經很大了。

我說:“白老闆你開個價吧,我想和平解決,隻要你對我身份保密,什麼都好談,你相信我,這是為了你好。”

樓道裡裝了聲控燈,她咳嗽一聲燈亮了。

我以為她會先害怕,然後獅子大開口問我要個百八十萬的封口費。

冇想到,她靠在牆上突然笑了出來。

“項風?”

“項雲峰?”

“不管你叫什麼吧,還記不記得,那天我問過你,我說你是乾什麼的?”

“看來那個人說的冇錯,你真來找我了。”

“那個人?”

我驚訝道:“你認識田三久?”

“這麼說,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?”

白睫瓊看著我,道:“我和你不一樣,我是守法公民,你出多少錢也彆想收買我,我之所以幫你保守秘密,是因為我爺爺讓我必須這麼做。”

“你爺爺?”

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,當即問:“難道你爺爺是田三久?”

“這不能吧?田三久好像才四十歲啊,怎麼有你這麼大的孫女?”

“你!”

“你爺爺纔是田三久!”

白睫瓊氣的臉色微紅。

“那....對不起,是我猜錯了,你不會去舉報我是吧?”我不放心又問了一遍。

“不會。”她這次說的很清楚。

“那我放心了,我走了,不打擾你。”

“你等等!”

我剛下了幾步樓梯,轉頭看向她。

她說:“我首先聲明一點,我不是盜墓賊,和那個田三久也冇有什麼關係。”

聽了這話,我點頭笑道:“知道知道,我懂我懂,我也不認識什麼田三久,咱兩都不認識。”

“你彆用這種語氣,我說的都是真的,那個叫田三久的一個月跟我說過,他說如果有天晚上你來找我,就讓我帶你去看我爺爺,他說到時候你便願意跟他合作了。”

我這次真傻眼了。

這田三久這麼瞭解我?

難道他一個月前就知道事情發展到最後,我會來找白睫瓊??

他是算命的還是看相的?真的假的,這也太牛逼了吧。

轉念一想,我想到了把頭。

飛蛾山那次,把頭提前三個月佈局準備坑了小綹頭,救出來了孫家兄弟。

黑水城事件,把頭也是提前兩個多月前就開始做後手,包括找廖伯,廢礦坑買裝備,做小白旗,仿假妙音鳥,收買九清水身邊心腹,裝弱小,和老學究肖密碼暗地結盟,又暗地裡聯絡姚家人,反殺肖密碼,狸貓換太子,奪得妙音鳥,全身而退......

經曆了好多事,我都是後知後覺,難道是我和把頭田三久對比,真的太弱了?

樓道開門聲打斷了我的思緒。

“奶奶,我去醫院看爺爺了,我讓爸回來休息了。”

我跟著白睫瓊下了樓。

“你來開?”她把車鑰匙遞過來。

我說你來吧,我冇駕照不會開。

她直接上車,繫上了安全帶。

白睫瓊爺爺叫白廷禮,當時在秦皇北路的同輝醫院住院,這是傢俬人醫院,兩年前剛成立,那時候的同輝醫院不像現在,甚至要好過三甲,請了全國許多知名的專家教授坐鎮。

我找個人來對比吧,還記不記得大孝子薑圓?

薑圓那是假孝順,這個白睫瓊是真孝順。

田三久不要彬塔地宮的文物,是因為他有更好的目標,更牛逼的東西要搞。

那是陝北文物局,博物館都快要遺忘的一件東西。

而這件東西(國寶),涉及到了白廷禮,同時也涉及到了一段真實的,塵封數十年的鹹陽往事。

把頭猜不出田三久的第八步。

那是因為,白睫瓊的爺爺。

便是這第八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