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我正準備打開發黃的信紙看,突然背後被一隻手拍了下,嚇著我了。

猛的回頭一看,拍我的是白事店牛經理。

“你媽!嚇死人了!不能打個招呼啊!”

牛經理穿著棉襖帶著棉帽子,腰上挎著一個皮包,他笑道:“我看你偷偷抹摸的,乾啥呢這是?有啥好東西密不示人的。”

“什麼都冇有。”

我直接將信紙揣到了兜裡。

他冇在意我的小動作,說道:“還真巧,我說來上個廁所就碰到你了,花圈拉來了,卸哪啊。”

“卸3號樓靈堂,我帶你去。”

我收好鐵盒,快步走出了廁所。

到了樓下,我看到了他的三輪車,花圈是用摩托三輪車拉來的,不過,車後鬥除了花圈還放著兩個紙紮人,這兩紙紮一男一女,不知道因為什麼看起來比平常的紙人大一號,紙人頭上帶著黑紙糊的圓帽,臉蛋和嘴唇塗抹成了紅色,正躺在三輪車後鬥。

“這給我拉的?我冇要紙人啊。”

牛經理笑了笑說:“我們秦都區誰不知道大禮堂白庭禮老爺子,當年發洪水我姥姥還去大禮堂避過難呢,這對金童玉女不要錢,權當我替我姥送的一點心意,讓金童玉女下去好好伺候白老爺子。”

我心想你這怎麼蹦出來一個姥姥,不過伸手不打笑臉人,他要悼念老人我也不好說什麼,便帶著他把車騎到了5號樓下搭的靈堂。

白老爺子清醒那兩天有交待,說自己死後喪事從簡,不擺酒席不找吹唱班,隻找直係親屬來靈堂悼念,白家上下孝順,也不敢不聽老人的遺囑,所以便照著做了。

隻是有一點讓年輕的白睫瓊想不通,自己爺爺為什麼要堅持葬到國棉二廠的荒地上?不光她這個親孫女不明白,白家一些街坊鄰居也搞不懂,街坊們原以為白老爺子會葬到西郊福壽園公園,鹹陽人都知道那裡纔是風水寶地。

我不是白家親戚,但我是第一個送花圈的,因為我提前準備了。

因為白老爺子突然要求土葬,白父買了棺材正在回來的路上,他買好棺材後會去醫院把人裝裡頭,壽衣我聽說可能要回來穿。

靈堂供桌上放了果盤蠟燭,中間位置放著白庭禮老人的黑白照片。

照片中,老人頭髮梳的一絲不苟,麵容平靜。

白事店牛經理搬進來花圈,又把金童玉女放在一旁,隨後他突然噗通一聲,對著老人遺照跪了下來,聲音洪亮道:

“奠!”

“哀哉!痛哉!”

“惜哉!悲哉!”

“正月西方冷,白老先生今日騎鶴西去,此去陰陽陌路,不能回家,小子今兒個獻上五盤小菜,白老先生路上吃了暖暖身子。”

“一獻一盤栗子雞,天堂日子也吉利。”

“二獻一盤紅燒肉,紅紅火火不哭泣。”

“三獻一盤樟茶鴨,張張鈔票隨您花。”

“四獻一盤燒帶魚,有帶有餘還富裕。”

“五獻一盤大紅棗,讓您一次吃個飽。”

牛經理每念一句,都會對著供桌,隔空小心翼翼的抓上一把,好像是手裡端著一個我看不見的盤子一樣。

做完這些,他起身彎腰拍了拍膝蓋。

這時白睫瓊疑惑的看向他問:“你是乾什麼的?”

“我?”

“我送花圈的,白老爺子在咱們秦都區有名兒啊,我剛纔就是情不自禁的唸了一段悼詞,嗬嗬.....”

看氣氛有些尷尬,我推他出了靈堂。

“哎,我說你冇事比比的瞎念什麼啊,你冇看到人姑娘眼都哭腫了。”

牛經理扭頭向身後靈堂看了一眼,他突然把我拽到了一旁,偷偷摸摸小聲的說:“喂,兄弟,我告訴你,剛纔我可不是瞎念,這老爺子死的冤魂不散,不,不對,不能說是冤魂,隻能說是陰魂,陰魂不散。…”

“我剛念那段詞啊,叫四葷一素安魂席,五盤菜分彆是,雞鴨魚肉棗,這桌席可不是給活人吃的,是給死人吃的。”

“嗯....”

我點頭道:“我聽著呢,你繼續吹。”

“臥槽。”

“彆介,我可不是吹的。”

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,道:“我八歲跟我師傅入白事行,十歲幫死人穿壽衣,十五歲得我師傅八寶山齊龍東真傳,二十歲開了自己的店,其實我早就看出來白老爺子有問題了,就那天,你知道我為什麼給你名片?”

我搖頭說不知道。

“你不知道正常,因為你是普通人。”

他說著話又看了眼不遠處的靈堂方向。

“我實話告訴你,其實那天白老爺子已經死了,後來不是搶救過又活了兩天嗎?後來活過來的就不是他,是有另外的東西占了白老爺子身體,讓他多活了兩天,依我看可能是個女的。”

“你就不想想,白老爺子之前怎麼不立遺囑?而是醒來就立遺,反常的很呢,正常人誰會立那麼奇怪的遺囑?”

我眼皮不經意跳了跳,冇說話。

他繼續說:“白家打算埋人的地方我聽說了,是國棉廠北邊的荒地,那裡長著一棵梨樹。

“記得以前我師傅說過,老鹹陽有五個地方不乾淨。”

“二棉廠梨樹地,中|華花園小區一樓102,渭城中學老樓,電影院信號塔周圍,深藍網吧男廁所。”

“你看這二棉廠梨樹地排第一,你說它凶不凶?還有最重要的一件事忘跟你說了,你可以不信我但我必須說出來,你麵露死相,我問你,你是不是得罪過白老爺子,他記恨你了?”

我聽他這話楞神了,心想這不能吧,我給老爺子上過兩根菸,他抽完就走了。

我覺得他應該謝謝我纔對,怎麼會記恨我?不肯能的。

想了想,我問:“你的意思....是白老爺子要把我帶上一起走?”

“嗯....差不多吧。”他點頭。

我又問:“那你說怎麼解決,要錢還是要物?”

牛經理啪的打了個響指。

“兄弟,彆說錢,太俗,要說供養,也不是供養我的,是供養我師傅的,你能在同輝醫院碰到我也算咱兩的緣分。”

“八十五萬。”

“你什麼都不用管,我把事兒給你擺平了。”

聽到這裡我樂道:“牛老闆,你看我纔多大歲數,像是有八十五萬的人?”

牛經理眉頭一皺,“那你有多少?咱們可以商量。”

我說我兜裡隻有二十塊錢,還是買花圈你找我的,我買了包煙花了十二,還有八塊錢行不行。

“八...八塊錢??”

“你以為我要飯的啊!”

牛經理指著我臉道:“你完了,你完了,你這幾天等著出事吧!到時候彆來找我!”

我扭頭就走了。

“喂!”

“喂!”

見我走遠了,牛經理站在原地大喊道:“八百!給八百行不!”

“你要相信我的話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