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我信鬼都不信他的話,這套路我見過,和老雞腳婆一樣。

有八百塊錢,我吃了喝了抽了都好,給他乾嘛。

打發走了牛經理,我又重新找了一處偏僻地方,看了信紙。

信紙打開後摺痕很深,邊緣發黃髮乾,年頭不短了。

很奇怪。

紙上用鋼筆畫了一處荒地,地裡畫了一棵樹,樹上畫了圓圈代表果子,可能是梨樹或者蘋果樹,整張紙上的畫很潦草,就跟小孩畫的一樣。

還有,在那顆樹的旁邊,寫了三個小字,“不是我。”

不是我?

這什麼意思?

我又翻出三張老照片看了看,仍冇有頭緒。

想想。

田三久說他調查過,當初鑄鐵佛事件參與者一共就這三人,國棉二廠科普委員會已經不複存在。

年輕的王小琴在58年就死了,唐信九幾年死了,現在白老爺子也死了。

58年後,鑄鐵佛和塔刹消失,冇人知道東西去了哪裡,聽聞鹹陽博物館成立後還調查過這件事,最後也冇有什麼結果,不了了知了。

我隱約有種感覺,田三久還有不知道的事,白老爺子把什麼秘密帶到了棺材裡。

......

這天白父從外地把棺材買來了,是口上好的楠木棺材,冇有上漆,原色楠木。

這兩年鹹陽市開始打擊農村土葬,提倡環保火葬,據說是為了減少不必要的土地麵積浪費,給快速發展的城市建設提供方便。

我去幫著抬棺材了,好的楠木分量不重,四個人,一人一角就能抬動,我還看了在遺體房給老人穿壽衣的過程。

很麻煩,因為人死後胳膊腿開始變得僵硬,給穿壽衣的時候,屍體老往人身上倒,穿了半個多小時,壽衣裡裡外外穿了十二層,老人穿好衣服後臉看著還是那麼瘦,但身子看著胖了一圈,整體有些不協調。

我問一塊抬棺材的一位本地人,為什麼要穿這麼多衣服。

那人解釋說:“我們這兒穿壽衣件數全是雙數,不能是單數,之所以穿的件數多,那是因為人死後會流屍水,壽衣穿的少了會從身子兩邊兒漏出來,所以要多穿幾件,防止側漏。”

白睫瓊奶奶找來了鹹陽一位先生,先生看了白老爺子生辰八字說:“下葬時間要是單數,避免雙數,這叫避免禍事成雙,你先生20號死的,我算過日子了,下葬時間應該定在23號傍晚6點15分,也就是在太陽下山之後,落棺封土。”

老太太抹著眼淚說好,就聽先生你的。

到了二十三號下午四點左右,白家人開始出發,有四輛車,加長金盃車前綁著大白花,車廂裡拉著棺材,另外兩輛車拉著白家的一些直係親屬。

最後一輛車拉著乾活幫忙的,我在最後一輛車。

“小夥子家住哪裡啊?”

“大哥我不是本地人,我是東北人,來鹹陽辦事的,順便來幫朋友忙。”

“哦,我看你冇小睫大,我是她二舅,小夥子我看你這個人不錯,能吃苦不怕累,你要真追上我們家小睫了,就好好對她,等過兩年大禮堂一拆遷,小睫她十幾套房子錢是有了。”

“啊?”

我知道這是她這什麼二舅誤會了,可能是因為我跑前跑後幫忙,讓人聯想了?

還有,白睫瓊這兩天和我說話的口氣也變得溫柔了,會不會是她也這麼想的?以為我要追她?

五點多一點,出殯車隊到了西北國棉二廠,當時的國棉二廠冇有大門,就立著幾根柱子,門口有個站崗用的水泥崗亭,有個五十多歲的保安,搬著凳子坐在崗亭下聽收音機。

保安抬頭看了眼,他冇攔車隊,放我們進去了,應該是管事的打點好了。

進去後廠區很大,空蕩蕩的幾乎見不到什麼人,我問白睫瓊二舅怎麼回事,他告訴了我原因。

原來,這個西北國棉二廠1953年成立,1996年的時候改成了西北二棉有限責任公司,也就是去年,2002年6月份,改編成了西北二棉集團,整合了陝西現代紡織廠,二棉進出口公司,大興染織實業公司,瑞君貿易等幾家單位。

我們埋白老爺子是在正月份,二棉廠擴建還冇有放完假,要放到三月份,廠區內隻有一些裝修工人。

車隊拐了好幾個彎,走了近十分鐘停下了,記得下車後左邊是一大片荒地,右邊兒是工人宿舍的一棟樓,廠裡放假了宿舍冇人,隻有一個看門的老頭。

下葬坑早就提前刨好了,白父看了下時間說:“諸位啊,還有二十分鐘纔到吉時,大家休息一下,該抽菸的抽顆煙,口渴的喝口水,辛苦了。”

我下了車,向員工宿舍那邊兒走去。

“大爺,抽顆?”

老頭歲數看起來最起碼七十多了,他穿著包漿軍大衣,大衣袖子口又黑又亮。

“好煙啊,那就來一顆。”

“來,我給您點上。”

老頭立即用手捂住打火機。

“呼......好煙呢.....”

“大爺你在這多長時間了?”

“我啊?”

老頭笑道:“我在這兒都快五十年了,我十幾歲就在二棉乾活了。”

“呦,”我說那您可真是元老級員工了。

老頭叼著煙,擺手笑道:“元老什麼不敢說,反正現在二棉的董事長見了我,也得給我上根菸,叫我聲興爺。”

“厲害。”

“哎,大爺,”我指著對過一大片荒地說:“我們等下要在那裡埋人,你知道吧?”

“知道,副廠長交代過,讓我們不要管,不過......”

“不過什麼?”我問。

老頭指了指那片荒地,“不過這地方風水不好,白老頭埋在這兒,看來是想了卻心事啊....”

“大爺你認識白老爺子?”

“廢話,他當年也在二棉上班,我怎麼會不認識!”老人道:“不過後來出了那件事後,他辭職下|海經商了,後來混的不錯,在南山那邊兒建了個大禮堂。”

我問:“大爺你說的那件事.....是什麼意思?你知道白老爺子為什麼要自己葬在這兒?”

老人牛逼哄哄的彈了彈菸灰。

“我都說了,我在二棉五十年了!整個二棉冇有我不知道的事兒!你去外頭打聽打聽,我二棉興爺是誰。”

“看到那棵快死了的梨樹冇?”老頭遙指著說。

“看到了,怎麼了?”

他靜靜的看著那棵梨樹,嘴裡叼的煙都燒到了煙屁|股,彷彿想起了幾十年前的往事。

“哎......”

老頭重重歎了口氣,說:“49年前,我們廠裡的王小琴,就在那棵梨樹上上了吊。”

“當年的廠長是王興貴,現在早死了,大鍊鋼的時候,有人舉報王小琴,唐信,白庭禮他們三個偷廢鐵,王小琴被抓到以後發大喇叭通報批評了,當時整個二棉,背地裡都在說他們是小偷,手腳不乾淨。”

我心裡咯噔一下。

“廢鐵”兩個字引起了我注意。

老頭回憶道:“當時廠裡從漢中買來的廢鐵,一下少了七百多斤,我冇見過,聽人說好像是個什麼大鐵佛,王興貴老婆是作風委員會主任,便逼著王小琴交出偷走的廢鐵。”

我皺眉,插話道:“是不是就因為這,逼的王小琴上吊了?”

“也不是,這還不是主要的。”

“後來廠裡有風言風語傳出來,都說是白庭禮暗地裡打的小報告,舉報了這件事,這傳言是真的假的我也不知道。”

“王小琴因為接二連三的打擊受了刺激,我記得是58年臘月份的一天晚上,她在梨樹下上了吊,雙腳懸空吊死了,我當時在北區水房打熱水,等我跑過來看的時候,人已經被抱下來了,梨樹上隻留了根繩套。”

“你知道那片荒地為什麼一直不用嗎?”

我搖頭。

老頭說:“王小琴死後的第三年,廠裡準備在那蓋個廁所,結果挖地基的時候死了工人,死因心肌梗塞,到了71年廠裡又建,結果又死了一個人。”

“後來二棉一些膽子小的女工就說,晚上打水的時候,在梨樹下看到了王小琴本人,都說王小琴穿著死前的衣服,舌頭吐出來了,晚上繞著梨樹轉圈走。”

“風言風語傳多了,二棉人都說宿舍這邊兒住著活人,梨樹那裡住著死人。”

“而我們現在站的地方。”

“就是中間分開的這條廠區小路。”

“便叫陰陽路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