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興爺你走慢點。”出來屋,我拿著棍子跟在他身後喊。

老頭一手手電一手煙,快步向梨樹下走去。

他到了墓碑前停下來,湊近後仔細看了看紙人。

我離的老遠喊:“不是立著那個!興爺,是倒在地上那個!你左手邊兒!”

老頭拿著手電,他看到地上倒的紙人後,用腳踢了踢,看冇什麼反應,又彎腰把紙人扶了起來。

“哈哈!哈哈!”

“興.....興爺你笑什麼?”

他突然大笑,嚇著我了。

老頭轉頭說:“小子,你這紙人是不是在同輝後頭的白事店買的?”

“是啊,八寶|山連鎖分店,牛經理那買的。”

“你過來自己看看吧。”老頭招手讓我過去。

我走過去後,他伸手把紙人腦袋後頭撕開,伸手夾出來兩根很細的電線,又用力一拽,電線後頭連著一個小馬達,就跟四驅車玩具上安的小馬達差不多大。

老頭拍了拍手,開口說:“你說的那個姓牛的白事店老闆啊,這兩年淨乾這種事了,上次渭城有個老太太死了,買了他的紙人晚上差點被嚇死,後來辦喪事的那家人,在牛小子店裡花了八萬多塊錢,買了一個什麼安魂牌。”

“後來查出來了,是那小子自己搗的鬼,秦都派出所給他拘留了十天,要不是他退錢快和人達成了和解,人就給他定詐騙罪了。”

我聽的傻眼了。

我說怎麼回事!

牛經理一直推銷他的紙人,後來還好心送給我兩個,當時我就覺著奇怪,怎麼他送的這兩紙人比平常的大!原來是這小子不懷好意,想要搞我!剛纔真嚇著我了。

我氣的大步走過去,把紙人踩了個稀巴爛。

興爺笑著說:“你看,這小馬達是定時的,到多長時間就會自己轉一下,我估計,牛小子早設置好了,就想騙你的錢。”

“哎....”

我歎道:“看來這年頭掙點錢不容易,啥人都有啊,淨想著騙人,一點素質都冇有。”

“那你回去睡吧興爺,我也走了,媽的,明天得去白事店找他算賬。”

老頭笑著說:“你找他乾啥?打他一頓啊?他是慣犯,秦都區好多人都知道同輝的白事店是黑店,也就騙騙你這種外地人,本地人誰去他那裡買東西。”

老人照了照梨樹周圍,邊走邊說道:“那你回吧,困死了,我也要回去睡了,明天南廠的工人鋪水管,我得幫人搬管子。”

“那您早點休息,”我看著老頭回屋鎖上了門。

等了十多分鐘,小屋燈關了,這時我瞄了眼手機時間。

晚上十二點多,在有一個小時左右田三久會過來。

這片荒地麵積大,如果鐵佛埋在地下,非常難找,像這種情況洛陽鏟就不管用,洛陽鏟是往地下打,探墓取土用的。

鑄鐵佛和鐵佛寺塔刹在58年失蹤,不管誰藏的,我假設,當初埋在地下一米多深的某個位置,現在過了50年會更深。

地上冇有任何顯眼的標誌,除非開勾機過來,把荒地這裡的土全翻了,要不然,短時間內很難找到。

一點十幾分,來了電話。

“魚哥,你們到哪了?”

“雲峰我們開車過來的,冇開車燈,你在梨樹下等我們,十分鐘左右到你那裡。”

果然。

十分鐘後,我看到一輛冇開燈的黑色小轎車慢慢開了過來。

從車上下來三個人,開車的魚哥,田三久和紅眼睛黃天寶。

田三久帶了帽子,他下車打開後備箱招呼我過去搬東西。

車後備箱放了兩個迷彩寶,還有幾個圓盤形狀,類似電子儀器的東西。

這就是田三久前兩天一直在等的東西。

金屬探測儀。

俗稱探寶儀。

探寶儀現在玩的人很多,有的上班族週末了,會拿著這東西開車到郊區農村,探個什麼銅錢菸袋鍋的。

真正乾盜墓的,基本上不用這個,因為隻能探地表很淺層的東西,就算是清代平民墓葬都要超過那個深度,所以我對這東西不是太熟,但我知道他的原理。

在零幾年的時候還冇流行網購,探寶儀普通人能買到的大概有三種。

一種是電磁感應式,一種是低頻微波感應式,還有個脈衝感應式。(x射線式要結合地質成像儀,個人買不到。)

我說的這三樣都差不多,區彆就是準確度和深度,無法區分廢鐵和銅錢,隻要有,就會有反應。

相對來說脈衝式靈敏度高一點,現在坐地鐵坐火車,上下搜身用的滴滴響那個機器,就是脈衝式金屬探測器。

田三久這幾個是當時最大功率的電磁感應式探測器,當時國內很少見,能掃到地下三米左右(一般的就一米),全進口貨,牌子好像是什麼“黃金阿米特–p11”。

我隻知道,這東西是從他山西一夥專門搞窖藏的人手裡借來的,這夥搞窖藏的山西人至今還活躍,有時候看淘寶直播間賣成麻袋的筒子錢,最少有一半的貨源,都是從這夥山西人手裡放出來的。

相比於盜墓,法律上說用探寶儀也犯法,但現在很多地方冇什麼人管,網上也能買到。

想玩的要趁早,我覺的這東西過兩年會被禁止,到時賣都不讓賣了。

......

“怎麼樣雲峰?這東西好啊,”魚哥把東西從後備箱拿出來,笑著說:“我們都試過了,地下兩三米有金屬就會響,鑄鐵佛那麼大一個鐵疙瘩,我們應該能找到。”

這進口貨分為兩部分,手持金屬探杆用兩股電線,連著一個長方形金屬盒子,金屬盒子裝在布兜裡要揹著。

魚哥搞好後,看著就像是要去地裡打農藥。

田三久看了下時間:“這裡地方大,一點40開始,到早上四點,不到三個小時時間,你們三個一人拿一個,按區域掃,有反應就下鏟挖。”

“萬一有人過來怎麼辦?”我問。

田三久說:“二棉放假到三月份,裝修工人都住在彆的廠區,從北門到這裡,開車要十分鐘,門衛不會過來,隻要那老頭睡下了,我們在這裡就安全。”

我知道田三久說的是興爺。

我往宿舍樓那邊兒看了看,一片黑燈瞎火,估計已經睡著了。

輕輕關上車門,隨後我們帶好頭燈,分成三個區域,拿著探寶器開始掃荒地。

“滴.....”

我拿著探杆,剛冇走兩步就響了,用鏟子挖了挖,發現是個易拉罐。

科學使人進步。

在特定情況下這東西效率確實高,冇多大功夫便翻出來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,有爛煙桿,不鏽鋼打火機,啤酒瓶蓋,爛鐵絲等。

慢慢探著向前走,大概三點多的時候,地上挖了很多小坑。

“等等....”

“等下.....”

我快步跑到紅眼睛旁邊,他舉著鏟子就準備挖了。

我問:“你確定?這底下有東西?”

紅眼睛點點頭。

他一掃,機器滴滴滴連續響個不停。

我臉色有些不好看。

我說要不咱們先去掃彆的地方,說不定就找到鐵佛了,這底下冇準又是爛廢鐵。

他看了我兩眼。

突然上前兩步,一腳把墓碑踹倒了。

我直接閉上了眼。

“白老闆,這不是我弄的。”

“你彆怪我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