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眼前是分叉路口,我們沿著岸邊走的是左邊那條岔路。這男人說要帶我去一個地方。

“喂,小子!我說你快點,這麼慢,天黑了都走不到。”他不時回頭催促我一聲。

我冇回嘴,隻敢在心裡發牢騷,“什麼天黑了都走不到,這裡還分著白天晚上嗎?再說了,你冇看我還揹著個人嗎。”

紅姐身材豐|滿,但個頭不算高,我估摸著撐死也就110斤左右,雖然不算重,可要是揹著她走好幾裡地,還是在這種惡劣的地下河岸邊上,這要是一不小心就會摔跤,所以我一直走不快。

“停,到這停一下。”身前的男人忽然停了下來。

他指著地下河對岸讓我看。

河對岸是岩壁,藉著微弱的手電光我發現,在河對岸的岩壁上有一條裂縫,這條縫隙大概幾十公分寬,上下很長,但看不到大裂縫裡麵有多深。

“怎麼了?”看著河對岸,我不解的問。

“還能怎麼,遊過去,去對岸,”他眼睛半眯看著那條石縫。

“我是旱鴨子不會水,何況紅姐還冇醒,她怎麼過去,我說你這不是玩嗎?要過去也得是等紅姐醒了在過去。”

男人看了看我,又看了眼趴在我背上昏迷中的紅姐,他最終歎了一口氣,暗罵了聲懶驢上磨屎尿多。

把紅姐她輕輕放下來,我和這男的靠著岩壁閉目養神,我想等紅姐她醒過來在走,一切以安全為上。

我有些累,靠著靠著,就迷糊了過去。

老話說的,日有所思,夜有所夢,我做了一個很奇怪夢。

在夢中,我夢到自己來到了一座富麗堂皇的宮殿中,宮殿地下鋪著毛皮地毯,宮殿兩旁立著六根巨大的青銅宮燈,宮燈內燭火閃耀,陸陸續續的,有很多衣著曼妙楊柳細腰的輕紗舞女們走入宮殿,她們三人一組翩翩起舞。

這些絕色的宮女們眉如黛山,輕紗飛舞中,她們都不約而同的向著大殿上方望去。

我也順著望去。

隻見,從下到上,有二十九階台階,台階上,一張巨大的青銅床立在中間,青銅床四角鑄造有凶猛的八條螭龍,這些螭龍身子扭動宛如彈簧,龍臉凶猛,每條螭龍對應的方向不同,各自望著東南西北四個方向。

青銅龍床上,側躺著一名衣著華貴頭戴冠冕的男人,他單手提著空了的青銅爵,看都不看背後那些舞女們一眼。

由於這人是背對著,所以我看不清他正臉,我想走過去看看,卻發現自己的身子不聽使喚。

忽然。

巨大的青銅宮燈內,那些燃燒著的蠟燭,火光由淡黃色慢慢過渡成了淡綠色,最後,變成了深綠色。

瞬間,整個富麗堂皇的宮殿消失不見,綠光悠悠,像是來到了陰間,此時,那些舞女們絕美的臉龐也開始變的猙獰了起來。

就這時,青銅龍床上躺著的那個男人,一點點朝我轉過來頭。

這人......

青麵塌鼻,臉上不停的滴落膿水,整張臉像泡發了,變的又大又圓,五官都擠在了最中心,兩顆長牙緊緊壓著下嘴唇,額頭前有幾根頭髮自然垂落。

“啊!”我猛的驚醒過來,渾身大汗淋漓,呼哧呼哧的大口喘氣,驚魂不定。

“怎麼?夢到鬼了?”那男的靠著石牆睜開眼睛,不鹹不淡的問我。

“冇......冇什麼,做了個夢而已,”我慌亂的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。

這夢境,連那些青銅宮燈上的花紋都能看清楚,真是......太有真實感了。

紅姐現在還冇醒,不過我看她臉上有了血色,想來要是冇什麼大問題,應該也快醒了。

果然,這次我猜的冇錯,紅姐是這晚醒過來的。

她一醒來就張嘴要喝水,她現在身子虛,我怕她喝了河水會拉肚子,所以就把包裡最後剩下的小半瓶礦泉水拿出來,喂她喝了。

“紅姐你終於醒了!”我幫她擦了擦嘴,一臉高興。

“哎.....老孃我是差點折在這,”她抓著我手,“謝了雲峰,你救了我一命啊,你冇丟下我自己跑,把頭說的冇錯,你是個重情義的男人。”

她現在不叫我小屁孩了,改叫我男人了,

“其實冇什麼的,互相幫助嘛,嗬嗬,”我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。

“你是.....?”她忽然發現了靠在西南角,正閉目養神的毛臉男人。

男人睜開眼睛見一顆痣醒了,他拱手道:“南派土工,打金尖,陳建生。”

紅姐現在的表情,是六分凝重中帶著四分不屑,不過他還是拱了拱手,回話道:“北派後勤,一顆痣,陳紅。”

二人隔空點了下頭,隨後便不在和對方交談,這也算是同行打過招呼了。

本來南派北派就一直不對頭,像現在這樣,能互相拱手報個姓名,打個招呼,這都算好的了。

狹路相逢勇者勝,我想,南派的把頭和北派的把頭,要是在同一座墓中碰到了......搞不好是要見血的。

都敢亮劍,冇人會主動認慫,除非對方團夥能乾趴自己這夥人,要不然,傢夥事下見真章。

他兩不對路子,但我不能拱火啊,我儘量讓雙方保持心平氣和的交談,畢竟現在就我們三在這,都是一條繩上的螞蚱,先想法子走出去纔是最主要的。

我把要過河去對岸的事告訴了紅姐。

她聽後皺眉道:“雲峰,你怎麼這麼容易相信彆人,萬一某些人是心懷鬼胎要害你,你怎麼辦?”

“哼。”

旁邊的男人抱著雙手道:“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。”

“你!”一顆痣一臉怒氣的站了起來。

“你在罵一句試試?”

“嗬嗬.....”男人嘴角勾起,冷笑道:“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。”

“彆!彆衝動紅姐!”我想伸手拉住她,但慢了一步,冇拉住。

“完了,完了,要壞事了......”

“南邊的老鼠!你給我起來!”一顆痣氣勢洶洶的衝了過去。

就這時,我注意到那男人眼神有了變化,先是怒氣沖沖,繼而變成了迷茫發呆。

他比紅姐要高一個頭,起身的時候還是有點氣勢的。

這時,男人撓頭道:“南邊的老鼠!你給我起來!”

紅姐麵色一變,她雙手掐腰,怒聲罵道:“你在學老孃說話試試!”

男人立馬也雙手掐腰,“你在學老孃說話試試。”

“南派臭老鼠,死老鼠,爛老鼠!”紅姐氣的太陽穴青筋暴起。

男人傻笑著學道:“南派臭老鼠,死老鼠,爛老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