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晚三點半收工,梨樹荒地這裡,我們除了找到了鐵佛寺塔的四個鐵鈴鐺,在冇找到彆的東西。

我費了很大力氣把墓葬回填複原,包括地表土層顏色,墓碑位置和深度,我都儘量還原了。

我為的是不被白睫瓊看出來,我知道我乾的事不光彩,要是白睫瓊知道了,朋友都冇得做。

人為財死,鳥為食亡。

我是乾盜墓的,我是個壞人,不是什麼好人,但.....我也想和彆人交朋友。

前麵說過了,二棉廠要放假到三月份,田三久讓我們白天留在廠裡,尋找當年第三張照片拍攝的背景地點。

田三久猜測,如果找到了地方,要麼是鐵佛寺塔刹,要麼是鑄鐵佛,應該有一樣藏在那裡。

時代在進步,企業在發展。

西北國棉,從58年第一任廠長王興貴,到現在的陳廠長,中間不知道換了多少個,近50年過去了,很多地方都已經大變樣,如果找一些已經退休的老員工來看,估計二棉裡一些地方,他們也認不出來了。

大倉庫,小倉庫,脫棉間,生產間,備料間,成品間,辦公室,食堂,宿舍,器材間,機油室,設備室,零件庫.....腿都轉麻了。

很多老房子上了鎖,窗戶開的老高,我們進不去,路上偶爾碰到南廠區搭棚子的工人,人問我們乾什麼的,田三久就說是分公司來考察的,問是哪個分公司,他就說是大興染織。

下午一點多。

“你到哪了?”田三久打著電話四下張望。

“不在那兒,你左拐,在往前走能看到一輛破拖拉機,我們在這兒。”

等了十幾分鐘,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人揹著包,快步跑來。

“呦,不好意思啊田哥,他媽的這地方太大了,給我轉暈了都。”

田三久點頭:“順子,錢收到了吧?”

“收到了哥,您真是太客氣了。”男人笑道。

“彆廢話,你跟著我們,隻要冇人在,上鎖的廠房,不管是庫房還是什麼,全給我打開。”

“冇問題哥,”男人拍拍自己帶的揹包,笑著說這些鎖都是普通鎖,小事一樁。

田三久找來的這個叫順子的,是一名職業小偷,是有規模組織的那種,他開廠房鎖不服不行,確實牛逼,我看他就拿個小鐵絲來回捅一桶,輕描淡寫的就開了。

也多虧了二棉廠放假冇人,要不然也不敢這麼乾。

三個小時後。

田三久打量周圍,過了幾十秒,他又低頭看照片。

“順子,你走吧,規矩知道吧。”

男人忙點頭:“當然知道啊田哥,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,在有需要幫忙的,田哥你隨時打我電話。”

這開鎖的走後,田三久突然開口說:“終於找到了,就是這裡。”

“啊?這怎麼看出來的?”

我扭頭看向周圍。

我們現在站的地方是一個大倉庫,房間裡密密麻麻堆滿了各種雜物,灰塵很大。

其中堆放最多的就是棉花廠各種舊設備,舊機器,數量非常多,一眼看過去都數不清。估計這些都是二棉建廠幾十年來的庫存。

魚哥也問你怎麼看出來的?

田三久抬頭看著屋頂,他目光灼灼的說:“就是感覺,我的感覺告訴我東西就在這裡,或許是在地下。”他低頭看腳下。

腳下是洋灰打的水泥地,是整體的,田三久讓紅眼睛和魚哥去車裡拿東西。

魚哥和紅眼睛走後,大倉庫就剩我和田三久兩人。

這時候快傍晚了太陽正落山,倉庫窗戶開的很高,一束落日餘暉從窗戶上照進來,能看到一些灰塵飄蕩在空氣中。

田三久目露精|光,他蹲下後用右手輕輕摩擦水泥地,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笑容。

這抹笑容似曾相識,有次他看輪椅上的洛珈山的時候,也是這麼笑的。

魚哥和紅眼睛很快拿著金屬探測器回來了,他們還拿了個燒油的那種衝擊鑽。

用探測器挨緊地麵,一寸寸掃過去。

“滴....滴滴...”

探測器傳來了迴應。

魚哥伸手一拉引線,看準位置直接上衝擊鑽,噠噠噠的打穿水泥地麵。

我不知道田三久是不是也在緊張,我就看到他在一旁看著,不停的抽菸。

衝擊鑽打穿地麵,用鏟子向下挖了冇幾下,碰到了東西。

“是什麼?”田三久丟掉菸頭跑來看。

“是幾百斤的大鑄鐵佛?”

“是大塔刹?”

當看清挖到的東西後,我臉色頓時變的難看。

媽的,是個鏽跡斑斑的爛洗臉盆....

田三久氣的一腳踢開臉盆,大聲道:“找!給我繼續找!東西絕對在這裡某個地方!”

關上倉庫大門,從太陽落山時開始,一直到黑的什麼都看不見了,凡是露出來的,我們幾乎用探測器掃了水泥地每一寸地方。

一無所獲。

除了之前挖到的爛洗臉盆,水泥地下連根毛都冇有。

田三久額頭上青筋暴起,氣的一腳踢了破設備。

“嗯?”

他突然眉頭一挑,皺眉看著堆放在一起的各種舊設備機器。

“王小琴....唐信....白庭禮....”

“科普委員會......”

田三久就像魔怔了,他不停來回踱步,嘴裡唸唸有詞。

“啪,”

他突然打了個響指,抬頭看著房頂道:“我知道了....這裡以前是二樓,你們看到西牆角堆的老黑板冇,那些都是當年科普委員組用來宣傳的黑板,不在地下.....走,去房頂。”

從倉庫出來後,怕打手電被髮現,我們冇開燈。

抬頭看著大倉庫房頂,田三久看向魚哥道:“你上去,把繩子送下來。”

魚哥把從車裡拿的繩子甩在身後,他退後十幾米,開始跑步加速。

兩腳蹬牆,魚哥憑藉超長的臂展直接抓住了水管口。

一個垂直引體向上,魚哥換手後用腳踩著水管,翻身爬上了屋頂。

“上來。”

他從房頂上把繩子盤圈扔下來。

紅眼睛抓緊繩子,他靠著手勁,單手蹬牆就上去了......

田三久也一樣,就我不行。

我拽著繩子腳蹬著牆,臉憋的通紅,胳膊快冇勁了,身子一點一點向上挪。

“手.....”

紅眼睛黃天寶趴在房頂,伸手下來。

我剛抓住他手,頓時感覺一股大力傳來,我就像坐上了火箭,嗖的上去了。

田三久冇說錯,房頂上也雜亂的堆了大量老設備,有的設備認識,有的不認識,像烘乾機,織布機,清洗機,剝絨機等等。

田三久快步走過這些機器。

他最終停在了一個大圓筒麵前。

這大圓筒跟軋路機前頭帶的那東西很像,這應該是早年棉花采摘用的,就是有機器推著,在棉花地裡滾著走收棉花的。

我不知道這機器學名叫什麼,也不知道在倉庫房頂上放了多少年了。

因為要采棉花,所以大圓筒是空心的。

田三久後退一步說:“大寶,給我踹開。”

紅眼睛得令下手。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他每踹一腳,我有種錯覺,感覺整個房頂都在晃。

“砰!”

灰塵揚起,大圓筒一頭被紅眼睛踹塌進去了。

田三久擺手趕了趕灰塵,打開手電向筒裡看去。

我和魚哥也湊過去向裡看。

裡頭有一些黑棉花,都爛完了。

在中心部位,橫放,藏著一個上圓下方的大鐵疙瘩。

這東西....

正是明正德十三年,埋葬臨濟宗月天和尚的鐵佛寺塔第七層塔刹。

天圓地方塔頂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