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田三久捂著傷口,大喊了一聲:“大寶!”

話音剛落,一個高大人影舉著車座擋在身前,飛快的衝來。

弩弓不是連發,興爺拿著弓後退,邊跑邊拿箭上弦。

“雲峰!”

魚哥腰部發力,直接坐著向後砸去。

椅子砸了個四分五裂,魚哥快速解開我的繩子,推著我就向倉庫大門跑。

弩箭上弦,看著朝自己衝來的紅眼睛,興爺抬手便射。

弩箭射中車座,被海綿卡住了。

隻聽“砰的一聲!”

就像輛坦克衝過來,紅眼睛頂著車座,直接把老頭撞飛出去好幾米。

“坐好。”

魚哥把我推進田三久車副駕駛。

一腳油門倒車,撞翻了倉庫門口堆的一排空油桶,魚哥快速轉方向盤掉頭,伴隨刺耳的輪胎摩擦聲,車子衝了出去。

倉庫這邊兒動靜聲太大,南區不少工人都注意到了,廠區大門那裡,一名保安拿著手電站在路中間,拚命的揮手想攔車。

魚哥臉色凝重,腳上油門冇鬆,直接衝了過去,嚇的保安連忙閃到一旁,帽子都掉在了地上。

離開二棉廠十多分鐘後,車輛勻速行駛在馬路上,魚哥時不時看幾眼後視鏡。

“怎麼回事魚哥?”

“你聽到了吧?天三久剛纔說的什麼?把頭陰了他?把頭知道這事?”

魚哥看著路,轉頭看了我一眼,邊開邊說:“把頭計劃出岔子了,把頭和田三久都冇料到王興貴下手那麼狠,我和把頭約定的是四個小時通一次電話,我從下午被綁到晚上,已經超過了約定時間,所以把頭知道我們應該是出了事,提前出手了。”

我還冇反應,聽到魚哥又說:

“不好意思雲峰,瞞著你也是把頭意思,因為按照原計劃,是我在得手後開車拉著鐵佛直接離開,現在局麵亂了,看來是不行了。”

“魚哥,你的意思....當初你答應跟田三久乾這一票,是把頭讓的?不是為了一百萬?”

魚哥搖頭說:“是也不是。”

“你先彆亂想了,亂了套了,我現在帶你去見把頭。”

......

魚哥開車開了近兩個小時,最後停在路邊一棟三層小樓後。

這應該是自建房,一樓是兩口子賣早點的,二樓是一家通宵營業的棋牌室,三樓是出租住的地方。

二樓棋牌室門口燈火通明,隔音效果不好,這麼晚了還能聽到屋裡搓麻將吵吵的聲音。

魚哥帶著我上了三樓,走到樓道儘頭,敲了四下307房門。

“誰?”

屋裡傳來警覺的聲音,我聽這聲音有點熟悉啊。

“開吧,是我。”

吱呀一聲,門開了個縫。

豆芽仔小心翼翼向外打量。

“草!你啥時候過來的!”我驚道。

見到是我和魚哥,豆芽仔哈哈一笑,開門把我拉了進去。

他探出身子看了眼樓道,確認冇人後又鎖上門。

屋裡有暖氣,很暖和,小萱手裡拿著電視遙控,正在泡腳看電視。

“小萱??”

“雲峰你回來了,”小萱看著我笑了。

我說什麼情況這是,你們什麼時候來的,怎麼都不和說一聲,把頭呢?

“諾,出來了。”

廁所門拉開,把頭捂著肚子邁步走出來,臉色有些不好看。

“雲峰來了啊,快坐,這樓下的豬肉包子千萬彆買了,吃了真是遭罪。”

我坐下來問具體情況。

把頭接了杯熱水放桌上,這才慢慢告訴了我事情來龍去脈。

原來,當初田三九放棄彬塔地宮文物時,把頭就感覺到不對勁,他讓魚哥和我去幫田三久,在得知主要目標是鑄鐵佛後,把頭就察覺到了事情不對頭。

我當時有眼力,但到不了把頭和田三久那種等級。

什麼東西都有價值。

國寶無價,這句話是對於文物工作者來說的,對於盜墓賊來說,什麼東西都有價錢。

隻要出的起錢,四羊方尊一樣敢賣給你。

在把頭看來,鑄鐵佛是原鐵佛寺僧人們募捐錢財所鑄,當年一批做了四十多個,論工藝,材料,稀缺性,地位性,都比不上西夏靈武淚佛,也比不上彬塔地宮的阿育王塔和水晶舍利塔,後者的文物等級都是一級甲等。

田三久放棄好的,轉而求次,除了怕被追查,更重要的,可能是鑄鐵佛就不是普通的鑄鐵佛。

可能是肉身佛。

把頭猜測,田三久故意瞞著冇說實話,隻有肉身佛才值得他費這麼大勁。

這時,豆芽仔插話說:“哎峰子,我們可冇閒著,我們去了漢中白水鎮一趟,去看了儲存至今的鐵佛寺塔,我們找到了證據啊。”

“什麼證據?”我問豆芽仔。

豆芽仔洋洋自得道:“彆慌啊,你知道什麼是肉身佛不?”

我搖頭說不知道。

豆芽仔大聲說:“冇文化太可怕,我告訴你啊峰子,這肉身佛,就是有肉身的佛,你聽懂了冇?”

小萱已經洗了腳,穿上了毛絨拖鞋,她噗嗤笑道:“你可真是文化人,說了等於冇說。”

那這能比肩阿育王塔的肉身佛具體是什麼?

這東西在佛學上來說,應該叫全身舍利子,是一種聖物,已經超過文物的範疇。

不信你走遍全國的博物館去看看,都冇有,全身舍利子大部分都供在寺廟裡,山洞裡,比如說五台山。

做法應該是這樣的。

以前某一名高僧和尚常年吃素修禪,導致體內油脂和臟東西很少,高僧能提前感應到自己的死亡時間,在這之前的一個月,一般都是不進食,每天隻喝少量淡水維持生命。

高僧圓寂後,會保持盤膝打坐姿勢。

到這裡分了兩步,一種是把內|臟取出來,一種是完全不動保持原樣。

然後弟子們把和尚圓寂的遺體抬到缸內,這種缸也不是普通水缸,是專門用黑陶定製的一種陶缸。

缸底鋪一層細木炭,在鋪一層生石灰粉,中間用鬆木板隔開,最後把和尚遺體放到缸裡,身上撒一種特製的香料粉(配方很神秘的一種香料)。

蓋上蓋兒,壓上石頭。

人死後一段時間屍體會滴水,屍水會被木炭和石灰吸乾。

就這麼不去動他,記好日子放上三年。

三年後準時開缸。

要是爛完了,說明失敗了,冇成佛。

要是遺體完整還冇爛,就代表師傅成佛了。

這時候取出來,工匠用模具做石膏板整個將身子包起來,在用夾苧法,灌上銅水或者鐵水,一尊全身舍利肉身佛就做好了。

這類全身舍利誰要?能賣嗎?值多少錢?

據我所知,沿海一帶有很多人要,一般做成肉身佛的和尚生前都有名有姓。

賣這個犯法,而且很忌諱,有可能得到業障報應,但.....一旦出手就是天價。

傳說普通家庭若供了全身舍利,可得大福報,而這份福報。

百年不散,會福傳子孫後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