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二月份,不知道天怎麼越來越冷。

鐵佛就放在裡屋地上,用床單蓋著,豆芽仔每天早晚準時給上三根香,我原以為豆芽仔又開始信佛了,哪知道一問,不是這麼一回事。

豆芽仔笑道:“人吃飯,佛聞香,我每天把佛爺喂的飽飽的,讓它吃飽了好上路,賣個好價錢。”

把頭說錢老闆從南方過來,來的時間不確定,反正大致就這麼幾天。

我突然記起來一件事。

這越想越覺得可行,那天下午抽空就過去了。

“哎,你不是老錢閨女的男朋友嗎?”

我笑道:“是啊大哥,我來找你們王廠長有點事談談。”

“來找廠長?不對啊,老錢閨女請假了,他說他男朋友骨折了,回去照顧他男朋友去了,我看你手冇事啊。”

我笑的有些尷尬,錢辛涵肯定是請假回去照顧紅眼睛了。

“那是你記錯了,我上次說我是她前男友,不是現男友,彆說這個了大哥,你們廠長呢?”

“原來是前男友,你們年輕人真會玩,廠長在辦公室,剛回來,你去吧,記得先敲門。”

來到罐頭廠廠長辦公室,我輕敲了兩下門。

“冇鎖,進。”

廠長王素娟正在記賬,見進來的是我,她楞了楞。

“你.....你是老楊那個朋友?”

“王廠長好,是我,”我笑著說:“那個...老楊有事不能來,他讓我來拿個東西。”

“拿什麼東西?”

王素娟放下圓珠筆:“老楊隻是我們廠裡一個經銷商,他讓你拿什麼?”

我就知道,這女人還不知道楊坤已經死在了彬塔盜洞裡。

“是這樣,楊哥讓我來拿一個什麼佛像..他說好像是暫時放您這兒了。”

“你等等,我在打個電話問問。”

“還是這樣,電話怎麼一直打不通。”王素娟有些著急。

“大姐你彆著急,楊哥他去外地了,好像冇信號,他給我發簡訊了,你看。”

我把手機讓她看,簡訊上寫著。

“素娟,我有事去河南了,在山上信號不好,你讓我這兄弟去佛堂把佛像拿了,其他東西先放你那,等我回去再說。”

我收回手機笑道:“看了吧大姐。”

王素娟鬆了口氣,說:“原來是拿那東西,拿走吧拿走吧,那東西我看著就害怕,你出去等一會兒。”

在門外等了十幾分鐘,王素娟開門遞給我個塑料袋。

袋裡裝著銅佛像,連包都冇包,就隨便放在塑料袋裡。

“那你忙大姐,我還得給楊哥拿過去。”

“老楊去河南什麼時候回來?”

“應該要年後吧,具體我也不是很清楚。”

提著塑料袋快步走出罐頭廠,我快高興壞了,冇想到這麼簡單,我之前還準備花錢買,來撿漏。

因為王素娟不喜歡,再加上她對古董一竅不通,所以才讓我這麼容易就得手。

從塑料袋裡掏出小佛像看了看,覺得越看越好看,最起碼能賣十萬塊錢。

心裡默唸了兩句話。

“坤哥,對不起了,來年給你們多燒點紙,這東西你放著也冇用,我就拿了啊。”

傍晚回去,我把鎏金枯主像放到了桌上。

“嘖嘖....”

豆芽仔圍著轉了一圈,笑道:“牛啊峰子,這麼簡單就讓你忽悠過來了。”

我說這是我自己弄的,賣了錢都是我的,不用跟你分。

豆芽仔臉色立即垮了。

“什麼你的我的!峰子你的就是我的啊!你給我分一點就行,就一點。”

我笑罵:“你彆以為我不知道,你卡裡存的錢快兩百萬了,比我們都多多了,要是照你這麼說,你分給我一百萬行不行?”

豆芽仔臉上堆著笑說:“哪有峰子,我卡裡就幾萬塊錢,嗬嗬。”

“你兩聊什麼,這麼高興。”

“把頭你來了,”我笑著將佛像的事大致說了說。

把頭聽後搖頭道:“雲峰,這是你運氣好,記住,對外不要張揚,楊坤出事,他哥應該知道了。”

“楊彬那種野路子我冇接觸過,但聽朋友說,他手底下養著60多個人,雲峰你注意點,一定要低調行事。”

“知道把頭,你放心,錢老闆什麼時候來看我們的貨?”

把頭說:“大概還要四天左右,從南方坐飛機過來,到了會聯絡我們,年後你去買輛車考個駕照,以後要用的。”

“行,我知道了把頭。”

“雲峰雲峰!”

這時,小萱突然拿著一張報紙跑來。

“怎麼了?”

“你看!”

小萱指著手中報紙讓我看。

是1月17,銀川報社發的本地報紙,有一篇專欄的標題是,“被人遺忘的族群,阿拉善扈特人遷移之迷。”

攥稿人,本報特約記者,甘旋。

專欄還配有好幾張圖片,有扈特人小孩放羊的照片,冇有阿吉,不過我看到了皮膚黝黑的忽祿叔。

“是甘記者啊,原來她早回銀川了啊。”

我看了報紙,寫的非常好,報導很詳細,扈特人的飲食習慣,火祭,吃羊角,住的窯洞特點都寫出來了。

也是好久冇見甘記者,突然看見這條訊息,心裡還有點想她。

“這你訂的報紙?”我問小萱。

“不是,我冇定,這房東定的,他是銀川人,一訂一個季度,每天早上都有人送,我閒的冇事了就看一看。”

“那之前的報紙都放哪了?我看看。”

“我屋裡桌子下的紙箱子裡,都在裡頭,你去看吧。”

那時上網還遠冇有普及,除了電視,民眾想要瞭解社會上發生了什麼事,報紙和雜誌是最重要的方式,冇有之一。

那時候開報亭報攤賺錢,你沒關係都開不了,現在不行了,年輕人誰還看報紙,都是看小視頻的。

我進屋拉開椅子坐下,把箱子裡往期的銀川報紙倒出來,想看看社會上有冇有發生什麼大事。

甘記者牛逼了,幾乎隔一兩期就有她的專欄,憑她現在的影響力估計早轉正了,我看那些沙漠中采訪看的津津有味,非常能感同身受。

此外還看到一些訊息,像,信義市場建了西門,租金下調。

坐在檯燈下翻看報紙,這一看,不知不覺就看到了十點多。

“你不睡啊雲峰。”

我坐在椅子上看報紙,小萱鑽在被窩裡眨著眼睛看我。

“啊......”

我張嘴打哈欠,揉了揉眼說:“睡,我也困了。”

小萱嘿嘿一笑,她把被窩掀起來一角:“你鑽進來睡吧,可暖和了。”

“拉到啊,你這是在引誘我犯罪啊。”

“切,”小萱笑著說:“本姑娘赦你無罪,你敢進來嗎?”

臥槽,這是被看扁了。

“我來了!”

我一把掀飛被子,撓她腳底板。

“哈哈!哈哈!彆!彆了!我錯了!”

小萱大笑著來回亂蹬。

我鬆開手笑著說:“行了行了,不玩了。”

我準備收拾完報紙出去。

“嗯?這張....”

抽出來看了看,報紙上寫了一條尋人啟事。

準確說是一條尋屍啟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