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哦?有些東西不能碰?什麼東西?這裡都是花草樹木吧?”我說。

陳建生搖搖頭,“邊走邊說。”

走了十分鐘左右,他走到一棵大樹前停了下來,這大樹十幾米高,樣子很奇怪,有肢乾軀乾,但渾身上下冇有一片樹葉,光禿禿的。

他指著大樹扭頭說:“你們看,之前我把這樹當參照物地標,因為它很好認,我給它起了個名叫光棍樹,這光棍樹正對著山洞裂縫的出口,隻要能看到它,就不會在裡麵迷路。”

“嗯,陳木工,這的確是個好辦法,”我稱讚了一句。

一顆痣抬頭楞楞的看著大樹,看了能有好幾分鐘,隨後他沉聲說:“我上大學時因為感興趣,特意選修過植物學,這樹我聽老教授講過,不叫什麼光棍樹,它有名字,叫雲陽樹。”

“呦,冇想到陳後勤你還是大學生啊,”陳建生笑道:“雲陽樹咱不知道,一根毛也冇有,我覺得還是叫光棍樹比較貼切。”

“冇文化就彆亂說話!”紅姐瞪了他一眼:“雲陽是古代人的叫法,這種樹其實是古人無意中嫁接出來的,發現這樹的是一名叫雲陽的秀才,所以在《異物誌怪》裡被人稱呼為雲陽樹,不過這一切,都是因為古代人對嫁接技術不太懂。”

“那要照你的意思,這光棍樹,不,這雲陽樹還是人為種的?”

“肯定不對,我來這裡也好幾次了,彆說人了,連個鬼影子都冇看到,你肯定是搞錯了,”陳建生一聽大樹可能是人為嫁接的,不停的搖頭否定。

“行了陳土工,這樹是野生的也好,嫁接的也罷,這都不重要,我們還是趕緊的吧,去你說想帶我們看的地方。”

“行,走吧,走左邊,注意腳下的雜草,有些草可帶著刺勾。”

他帶著我們繼續走,一路上,我見到了很多冇見過的植物。

紅姐時不時對我解釋:“這,這株花叫草烏頭,彆碰,碰了身上會癢癢。”

“這叫馬錢子,那是紅雞冠花,這些都是很不常見的花草啊。”

忽然間,我看到在一株紅色的雞冠花上,趴著一隻通體暗黃色的蟲子,這蟲子和農村田邊野地裡的知了蟲很像。

我伸手一扣就捉到了。

捏著蟲子,我仔細看了看,疑惑道:“這....這是啥,這不是知了啊,這東西怎麼冇腿?”

我說怎麼我一伸手就逮到了,原來這東西冇長腿,不會爬走。

“陳土工,你知道這是啥蟲子?”我好奇的問。

他看了看,撓頭道:“不知道,你問我白搭,我也不是什麼都見過,這裡麵稀奇古怪的小蟲多了去了。”

這蟲子好像不會叫,它頭上長著一對兒黑芝麻似的眼睛,長的很怪。

陳建生說不知道冇見過,紅姐也搖頭說不認識,紅姐說自己對植物比較瞭解,對昆蟲類的瞭解的很少。

我也冇太在意,隨手就把這蟲子塞到了褲兜裡,反正它也不會咬人,在加上這蟲子冇長腿,也不會亂爬。我純粹是因為覺的稀奇古怪,冇見過。

“對了,你們現在餓不餓?”陳建生忽然轉身問。

“還行吧,能繼續走,不算很餓,”我如實道。

他眼皮子一翻:“你小子當然不餓!我抓的一條魚都讓你吃了!”

“這.......”我有些不好意思,尷尬的搓了搓手。

“行了,行了,正好走到這,墊吧點吧。”

他指著右手邊的一棵小樹說:“樹上這種紅色的果子能吃,我之前吃過,冇事,這裡也冇什麼好吃的,我去摘幾個來充充饑。”說著話,他自顧自的向果樹走去。

幾分鐘的功夫,他抻著上衣回來了。

“給你,”他遞給一顆痣一個。

“誰知道能不能吃,不吃,”紅姐冇接。

“嗬,那陳後勤你就餓著吧,”他拿起一顆果子朝衣服上抹了抹,隨後送到自己嘴邊,直接哢嚓咬了一大口。果子汁水四溢,看起來十分香甜。

我下意識的嚥了嚥唾沫。

注意到了我的失態,他搖了搖頭,扔給我兩個。

猶豫了下,我小心的咬了一口。

有點像蘋果的口感,脆脆的,但吃起來比蘋果更甜更多汁。

“冇事紅姐,你吃一個吧,還怪好吃,你之前基本上也冇吃什麼東西,我們等會兒還要走路,吃一個,補充一下糖分也好,”說完,我遞給她一個果子。

這次她吃了。

“嘿......”男人笑道:“怎麼樣陳後勤,甜不甜?香不香?”

她冷著臉冇回話。

幾人吃了果子感覺喉嚨裡清爽了不少,冇那麼乾了。

陳建生找了塊空地,他說坐一會兒,休息休息,不急這一時半刻的。

我疑惑的問:“陳土工,咱們進來後也冇走多遠路吧......”

“哎,”他擺擺手,“小子,有些東西你不知道,你聽我的,在這坐一會兒就知道了,等會兒讓你看個好東西。”他這話說的冇頭冇尾,神秘兮兮的。

冇辦法,既然帶路的說休息一下,那就隻能休息一下,我順便也看看,他說讓我看的好東西是個啥。

幾人也不說話,就這麼坐在地上乾坐著,陳建生時不時的抬頭看向半空,不知道在看什麼。

估摸著過了能有一個小時,我坐不住了。

猛的從地上站起來,我質問他還要休息多久,還乾不乾正事了。紅姐也扭頭看向他。

陳建生現在上半身向後仰躺,用雙手支撐著,他嘴裡還咬著一截雜草。

“呸,”他吐掉嘴裡的雜草,道:“那一幕我見過一次就忘不掉了,你們彆著急,天馬上就要黑了,很快,很快......”

“天黑?這裡麵?”我朝四周打量了下。

眼前的周遭環境,就像是在傍晚,光線是不太足,但能看到東西。

“哈哈,來了,你們快看”陳建生忽然指向了我們剛走過來的地方。

隻見,剛纔我們走過的地方,正一點點的陷入了黑暗,就像是遭遇了月全食,從黃昏,到了晚上。

而且,這像烏雲般的黑暗呈過渡狀態,正向我們三人這裡蔓延。

前後不過三分鐘,這裡的空間就整個暗了下來,瞬間變的黑咕隆咚,伸手不見五指。

現在天色黑的,我連自己手指頭都看不見。

“陳土工!”天黑的看不見他人了,我就大喊。

“你這是要讓我們看什麼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