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元旦前兩天田廣洞村死了人,關鍵這人死的不明不白,村裡那些不懂事的小孩還好,大人和老人們都是人心惶惶,因為村裡鎮守了鬼仔嶺一百多年的道士泥像被偷了。

在他們認知中,村裡之所以平安,是道士像鎮壓了鬼崽銀兵,現在道士像被人偷了,就代表鬼崽陰兵晚上要出來害人了,已經害死了第一個人。

真是這樣嗎?

那戶人把屍體拉回家了,天色剛擦黑都冇人敢從他們門口過,都繞著走的。

鎖上門,我們圍著火坐在屋裡。

“都....都看我乾什麼?我臉上有花啊。”豆芽仔烤著火說。

小萱看著火,口中有意無意道:“咱們前腳剛去看了,結果後腳廟裡的泥像就丟了,很難不讓人懷疑某人啊?”

薛師叔也開口說:“那泥人像經濟價值一般,我們都不缺那點錢,要真是咱們的人拿了,不管是誰,還是快還回去吧,免得引起人注意。”

把頭和魚哥都冇吭聲。

“臥槽!”

豆芽仔突然站起來,大聲說:“我真冇拿!你們怎麼老懷疑我啊!我對錢冇有興趣!”

“他媽的!要是我想要,當時就拿了!”豆芽仔越說越激動,急的臉紅了。

我抬頭看著豆芽仔,問:“芽仔我問你,那晚咱們回來以後,你說去廁所解手,結果拉了近一個小時,我去找你時你還滿頭大汗,你去哪了?”

“我真冇去哪!我一直在廁所啊!那是吃壞肚子了!”

豆芽仔著急的指著魚哥說:“中午魚哥做的大鍋飯剩了點,晚上咋們出發之前我冇熱就吃了!吃的肚疼了!”

小萱說:“那我們都吃了大鍋飯,怎麼我們冇事?就你有事?彆裝了,就是你偷的!”

“趙萱萱!你彆誣陷良民!”

“我拉肚子是因為水土不服!”

“我偷的是吧?我偷的是吧?我讓你看看!”豆芽仔氣沖沖回房拿來自己包,劈裡啪啦把東西全倒在了地上。

“看吧!我東西都在這了!哪有!”

小萱瞥了一眼,不鹹不淡的說:“要是我偷了,我也不會放包裡,肯定外邊找個地方藏起來了。”

魚哥忍不住了,也勸道:“芽子啊,要真是你拿的就直接說,咋們就是乾這個的,冇人怪你,就是現在情況有些複雜,你得跟大傢夥商量商量。”

豆芽仔臉色漲成了豬肝色,他轉頭大聲問我:“峰子!我冇偷!你是不是也不信我!”

看著著急的豆芽仔,我很想開口說我信你.....但這事怎麼說....太巧了,巧到讓人很難去相信他,況且,我也知道豆芽仔最大的愛好就是攢錢。

豆芽仔看著我們,慢慢後退了兩步。

“為什麼你們都不相信我?”

“不信我是吧....那...那我就去跳河了!我...我已死明誌!”

小萱看著豆芽仔,托著下巴說:“去吧去吧,我等下再去撈你。”

“去就去!”

豆芽轉身便走,他邊走邊回頭喊:“都彆攔我!我要證明我的清白!”

推門出去,過了還不到一分鐘,豆芽仔又探頭進來喊道:“我真去了啊!都千萬彆來攔我!”說完他又帶上了門。

看人出去了,過了幾分鐘,把頭無奈歎了聲,對我使了個眼色。

我跟了出去。

豆芽仔本來是一步三回頭,慢吞吞的走。

見我出來了,他馬上加快腳步,他說不活了,我不是小偷,我要去跳河了。

我追上去摟住他肩膀,笑道:“彆他媽裝了你,也彆跳河了,我信你。”

豆芽仔嘿嘿一笑,說:“那好,我就暫時不跳了。”

“峰子,我拿我老舅發誓!要真是我偷的!我老舅明天就在海裡翻船!讓我舅媽當寡|婦!”

我瞭解豆芽仔,他最愛的除了錢就是他老舅,敢這麼發誓,我相信他真冇偷。

村裡冇有一處監控,我心裡算了下時間。

昨晚我們淩晨4點半回來,死的這人是早上5點多路過鬼崽嶺的,同時,泥像應該也是淩晨這段時間丟的。

“看門的....”

我突然想起了老胡。

他就住在鬼崽嶺外頭的小屋裡,而且那間小屋離水塘很近,如果他醒的早?會不會聽到了點什麼動靜?

拿走泥像的是小偷還好,我就怕可能是同行,而且事情出現在這個節骨眼上。

“你拿手電了冇?”

豆芽仔一摸褲兜,“冇拿啊,放床上了。”

“你就在這兒等我。”

我跑回去拿了手電,跟把頭說去老胡那裡看看,小萱說也要去,我說你彆,薛師叔跟我們去就行,人太多了反而不好,容易引起人注意。

“快走。”

路程不到兩公裡,我們三個一路快步走,去了老胡那裡。

晚上8點多,路過水塘那兒的時候,我用手電照了照,水麵平靜,波光粼粼。

護林員老胡住的小屋冇電,他還冇睡,遠遠能看到窗戶那兒有亮光,應該點了蠟燭。

“噓,動靜小點。”

“走。”

放輕腳步走到窗戶邊,我和豆芽仔朝裡看了一看。

“他在跟誰下棋?”

豆芽仔小聲說:“你冇看到啊峰子?他是自己跟自己在下棋,難道跟鬼下棋啊。”

“噠噠噠,”我敲了門。

開門後,薛師叔見人先散煙,用本地方言和老胡交談幾句表明瞭來意,老胡皺眉想了想,讓我們進了小屋。

點上蠟燭,挨著煤球火坐在小馬紮上,薛師叔問老胡淩晨有冇有聽到什麼動靜。

老胡夾著煙說了一些話。

我聽懂了大概,大概意思是,他晚上8點後基本上不敢出門,就待在屋裡下象棋,不過他起的早,淩晨五點多好像聽到了外頭有動靜。

看他煙快燒完了,我忙遞過去一根問聽到了什麼動靜,老胡冇抽,接過來夾在了耳朵上。

老胡說那時候他差不多剛醒,外頭天還黑著,屋裡又冷就不想起床,應該是五點十幾分的時候,他聽到水塘那裡噗通一聲,聽起來像是有什麼東西掉水裡了。

聽到這話,我和薛師叔對視了一眼。

臨走前,老胡突然叫住了我們,他給了我們三個藍布縫的荷包,類似護身符。

我以為是送我們的,哪知道老胡說要五十塊錢,他說要是看到陰兵了,這護身符能救我們一命。

我們三個都不信,五十塊錢就當打聽訊息了,就給他了。

打著手電來到水塘邊兒,薛師叔指了指前方五六米遠的地方,說:“那個人就是死在那兒,臉朝下趴著。”

“咱們那天,水麵上冒泡了還記不記得?”

我點頭說記得,當時看的清楚。

“這水有點涼啊。”豆芽仔試了試水溫,說完他就開始解衣服。

“你要乾啥?”

豆芽仔脫下羽絨服塞我懷裡,扭了扭脖子說:“分析個一百年也冇用,這時候我就派上用場了吧,估計這水塘冇多深,我遊下去看看,把燈給我。”

“遊下去?你行嗎芽仔?”

“你可彆腿抽筋上不來了,我水性可不行。”

豆芽仔很快脫完了衣服,他就穿了個紅色小褲衩。

豆芽仔凍的渾身發抖,說:“峰子,你難道不知道我以前乾什麼的?”

“我說我騎過鯨魚可是真的,我還在海上救過好幾個人呢。”

“彆說這屁大的水塘了,就是在深上五十米也一樣,我舅媽以前都叫我水猴子,舟山小白龍。”

看他這麼自信,我想了想說:

“那....小白龍你小心點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