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帶你們看夜景!你小子叫喚個什麼勁!”看不見人,我隻能聽見陳建生的抱怨聲。

慌亂中我尋找手電,差一點就爆出粗口,你看你媽的夜景。

手電還冇來得及打開,下一秒,我看著眼前發生的狀況,驚的說不上話。

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。

我看到的,不是普通的火。也不是螢火蟲。

是發著淡金色光芒的植被群。

放眼看去,四週數不清的花草樹木,都散發著點點黃光,一片星海......

印象實在太深刻。

這一幕,我永生不忘。

整個過程大概持續了不到三分鐘。

黑暗散去,我們又看到了彼此。

我和紅姐都被剛纔這短暫的一幕震撼住了,陳建生卻一臉興奮:“怎樣?冇騙你們吧?此等奇景,世上難尋。”

可能有的朋友們會問,樹木花草怎麼會發黃光,可能有人會說我是扯淡。

一顆痣告訴了我答案。

她從震驚中緩和過來後,自顧自的起身向前走去,她摘了一朵小花,眉頭緊鎖,看著花發呆。

隨後,她把花遞給我,讓我看。

隻見,在這朵紅色小花的邊緣處,覆蓋著一層淡淡的苔蘚,苔蘚很薄,要是不摘下來細看根本不容易發現。她用指甲刮下來一點這種苔蘚,隨後放在衣服裡捂嚴實。

看過後,紅姐驚疑的說:“會發很淡的黃光,如果我冇猜錯,這有可能是蔓金苔。”

何謂蔓金苔?

大部分普通人冇聽過,但我想,若有一些精深花藝的愛好者,可能多少都有所耳聞。

五代十國晉朝時,有人向皇宮裡敬奉過一種苔蘚類植物,其色淡綠,夜如黃星,若將其投於水麵之上,則波光粼粼,金光璀璨,這是《酉陽雜記》中的記載。

此外,古人王嘉的《拾遺記》中說:“梁國獻蔓金苔,其色金黃,蔓於波瀾之上,光出照日,宮人有幸者,得賞二錢,置於漆盤之上,光照滿室,奇栽怪栽,可謂夜明苔。”

古文獻中,對這種苔蘚還有過很多次記載,冇見過的人可能會說是古人在吹牛皮,但,我見過了.....紅姐也見過了,陳建生更是如此。

“怎樣?是不是奇景?以前都冇見過吧,”陳建生洋洋得意。

紅姐擦了擦手,環視四周道:“冇想到,當真有此奇物傳世......開眼了。”

“嗬嗬,那還用說,彆說你們,我第一次見時都被嚇了一跳。”

“走吧,我帶你們去看下一個好東西,”陳建生拍了拍衣服上的泥土,繼續頭前帶路。

路上紅姐眉頭緊鎖,顯得心事重重,我就問她怎麼了。

她扭頭看著我,低聲道:“雲峰,有可能,姚玉門和把頭說的冇錯,我們來了不該來的地方......”

“哎,算了,事到如今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”

........

一個時辰後,陳建生領我們到了一處地方,這地方是個土坡,高不過一米,看著有點像亂葬崗上的那種小墳包。

“你們等著,我拿給你們看看,”說完,他就上前去刨土,是徒手挖的。

“咦?哪去了?”

“我上次明明就藏在這了,哪去了,”他胡亂地四處亂挖。

“陳土工,你這是在乾什麼?你藏了什麼東西在這?”

他奮力的刨著土,回頭看了我一眼,道:“是一件玉製青鉞,我無意中撿到的,還是錯金銀的,上麵刻著一副看不懂的小地圖,他媽的,這哪去了,還能自己長腳跑了不成。”

“鉞”是流行在商代晚期和西週中早期的一種禮器,大都是青銅製成的,極少數是玉質的,其地位相當於後來的虎符,是一種等級極高的器物。

天子九鼎,四馬,一鉞,這是一種製度,一般的諸侯王絕不敢逾越,何況還是在國力強盛的西週中早期。

若陳建生所言為真,他發現了鉞,那就能說明一件事。

墓主人不怕周天子。

若墓主人是那位芥候,簡而言之,就是不**你周天子,我自己就要越級,就要用九鼎四馬一鉞。

可有一點我想不通,如此重要的東西,陳建生能隨隨便便的撿到?他還說鉞上刻著一副地圖,是什麼地圖?會不會是走出去的地圖?

這一切,在冇見到實物之前尚不能定論,也許他說謊了,這也是有可能的。

“臥槽,到底他媽的去哪了,我還特意做了記號,怎麼就冇了!”陳建生把小土堆翻了個遍,愣是冇找到他口中說的東西。

我疑惑道:“陳土工,有冇有可能是你記錯了?把彆的東西看成是鉞了?不是周天子,墓葬裡就不可能有那種東西。”

“草,”他瞪著我:“我好歹在行當裡也混了十幾年了,那種東西我還能認錯不成!”

紅姐也點頭附和,“空口無憑。”

見我兩死活不信,他也生氣了。

“拉倒吧,你們愛信不信,我還不信找不到!”他又準備去刨土翻土。

我搖搖頭,扭頭朝四周打量。

現在光線不好,周圍昏昏沉沉的。

冇看清楚,模模糊糊中,在前方一百米左右的一棵大樹下,我好像看到了一個帶著帽子的矮個子黑影。正藏在樹後偷看我們這夥人。

“誰!”

“誰在那!”我慌亂中打開手電。

“怎麼了雲峰,你看到什麼了?”紅姐被我這突然的一嗓子驚著了。

在看去,那棵樹下現在什麼都冇有了。

“紅姐,我看到了一個帶帽子的黑影,個子很矮,不到一米五,”我著急的說。

“戴帽子的黑影?個子很矮?雲峰你是不是太累,眼花了?”紅姐朝樹下看了一眼,她搖搖頭,顯然不相信我。

自己的情況自己最清楚,我堅定的說剛纔冇看錯,我冇出現幻覺,剛纔就是有個帶帽子的小矮人在偷看我們。

最後,我說服了紅姐,我們決定去大樹那邊查探一番。

走到地方後,周圍除了花草什麼也冇有,更冇看到有什麼戴帽子的小矮人。

“小子,我看你就是眼花了,什麼小矮人,是不是還有白雪公主啊?”陳建生出言打趣我。

我氣的不行,剛想反駁他。

“等等。”紅姐打斷了我。

“你.....你們看,那是什麼?是腳印?”

順著紅姐指的地方看去,隻見,在土質鬆軟的地麵上,留下了一雙很小很小的腳印,比三寸金蓮還要小一號,看著像五六歲孩子的。

這雙腳印冇穿鞋。

隻有四個腳指頭,少了一根大拇指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