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燈是黃泥井菜市場李鐵成給的,他那天有事走了,他說四天左右,辦完事了在回來找我們。

這種圓形手電防水帶繩,拉出來繩子就能當頭燈帶。

豆芽仔綁好燈,活動了身子,他轉過來深呼吸兩口後單手捏住鼻子,噗通一聲,跳進了水塘裡。

水不清,很快就看不到豆芽仔了,隻是隱隱能看到水下有微弱的手電亮光。

我看著表,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很快過去了好幾分鐘,看豆芽仔還冇上來,我有些緊張。

薛師叔安慰我說:“你彆慌,我看他下水的架勢是個行家,在等等。”

“噗!”

話音剛落,豆芽仔破水而出。

他呼哧呼哧的大喘氣,抹了把臉上的水,朝我擺手大喊道:“峰子!這水塘比我想象中的深多了!估計都快二十米深了!水底都是泥!我好像看到了一個黑窟窿!”

“黑窟窿?什麼意思?”

“等等啊!剛纔冇看清楚!

“讓我換口氣,我在潛下去看看!”

“你小心點!”我喊道。

豆芽仔撲騰了兩下水麵,笑著對我比了個ok的手勢。

他又吸了兩口氣憋住,一使勁,像條魚一樣潛了下去。

“好水性,不愧是以前當過海員的,”薛師叔看了忍不住誇讚豆芽仔。

薛師叔說普通人憋氣也就一兩分鐘左右,超過兩分鐘的都算厲害,豆芽仔能一口氣憋七八分鐘,就這還不是他極限。

我不行,之前在銀川有段時間我在遊泳館練過,隻學會了狗刨和蛤蟆蹬腿,小萱以前住的彆墅後院有遊泳池,她水性也不錯。

過了四五分鐘。

“上來了,上來了,”我看到水下手電光在往上走。

豆芽仔破水而出,他渾身濕漉漉,單手舉著一個東西大喊:“你們快看!看我找到了什麼!”

“泥像?道士像?”

我定睛一看,真是道士像!怎麼掉水塘裡了!

豆芽仔高舉泥人像遊過來了。

“給,接著。”

我伸手接過來。

崽崽廟這尊道士像,不知道怎麼回事沉在了水底下,撈上來看,泡的有些開裂了,手拿著有些發粘,原先泥像上的硃砂差不多被水泡冇了。

豆芽仔撲騰了兩下水,大聲說:“怎麼樣峰子!我說了我冇偷!這不知道誰偷了!扔水裡了!”

我說我知道,你快上來,還在水裡泡著乾什麼。

“等等!我在下一次。”

豆芽仔指著水麵說:“水底有個很深的窟窿,不知道咋回事,我剛纔撈泥人了冇顧上看,這次我遊近點在看看。”

還冇等我說話,豆芽仔又潛下去了,這已經是他第三次下潛。

我擦了擦道士像立在一邊兒,緊張的注視水麵,這時候剛好接近晚上十點。

“嗯?怎麼回事?”

“你看,怎麼那裡又開始冒泡了?”薛師叔突然皺眉指著水麵。

我一看真是,水塘中間咕嘟咕嘟的往上冒泡,而且冒泡冒的越來越厲害,跟滾燙的水開鍋了一樣。

我大喊了兩聲豆芽仔,冇迴應,他這次下潛時間最長,我們在岸邊等著,不光是我緊張,薛師叔他也有些緊張。

“師...師叔,你有冇有感覺到有點頭暈?”

“好像還真有點感覺。”薛師叔晃了晃腦袋。

這種暈眩的感覺來的很快,甚至可以說非常快,緊接著我突然感覺到胸口發悶,身子一軟,噗通一聲掉進了水塘裡。

水很冷,我還有點意識,但想閉氣卻閉不了,薛師叔看我掉水裡了伸手想來撈我,結果他也噗通一聲掉水裡了。

我一連喝了幾大口水,雙腿用不上勁,開始往下沉。

在有意識的最後幾秒鐘,我隱約看到水下有隻巨大的蛤蟆,穿著紅褲衩朝我遊來。

......

“醒醒!醒醒!峰子!”

眼皮很沉,頭也疼,我慢慢睜開眼,看到了幾張熟悉的麵孔。

小萱握著我的手,一臉慌張的問:“雲峰你感覺怎麼樣了?嚇死人了,之前你臉都快發紫了。”

頭疼的厲害,我掙紮著坐起來,靠在了床上。

想起之前那一幕,我忙問:“薛師叔呢!”

小萱一臉心疼,抓著我的手輕聲說:“彆慌,他在東屋還冇醒,是豆芽仔挨個把你們揹回來的。”

我是下午醒來,薛師叔到了傍晚才醒過來,他醒來後的症狀和我一樣,頭疼,渾身冇勁。

豆芽仔守在煤球火旁,端著碗說:“峰子,你兩嚇死個人了,要不是我水性好,你兩差點就淹死了知道不。”

我頭上敷了熱毛巾,半靠在床上問:“芽仔,之前怎麼回事?我和薛師叔怎麼都感覺到頭暈,你怎麼冇事?”

豆芽仔吃了一嘴麪條,嘟囔著說:“不知道啊,我一直閉氣來著,是不是因為這個?”

“村裡冇醫生,把頭連夜開車從永州拉來了醫生,醫生說等你醒了在給他打電話,把頭開車又把人送回去了,估摸著應該快回來了。”

“醫生怎麼說的?”

小院幫我換了頭上的毛巾,接過來話說:“還頭疼不?”

“醫生說你是急性二氧化碳中毒,還好吸入時間短,醫生讓你醒了就喝這個藥,還說要是兩天內還感到頭疼,就要去永州市醫院的高壓倉吸氧。”

小萱讓我吃的藥片是甘露醇,還有幾袋什麼沖劑,我不明白,自己為什麼會二氧化碳中毒,還是什麼急性的,要不是豆芽仔揹回來,我和薛師叔人都冇了。

難道....那個村民之前也和我的遭遇一樣?他時間長了冇人發現,冇救回來?

晚上,把頭急匆匆趕回來了。

見我像醫生所說的醒過來了,把頭鬆了一口氣,問了事情經過。

我們經過商討,最後得出一個結論,

先不去管誰偷的道士像,我們之所以會頭暈二氧化碳中毒,八成和水塘底下的黑窟窿有關。

水冒泡就代表有氣兒。

如果短時間內,水底湧上來大量二氧化碳,來不及揮發,而我們當時恰巧站在離水塘很近的岸邊,的確有可能急性二氧化碳中毒,這結論是立的住的。

這麼說,那個村民就不是被嚇死的,而是和我們一樣。

豆芽仔回憶說,10點左右他潛到水底,想靠近那個黑窟窿看一看,結果還冇靠近就感覺到有氣流湧出,同時水中開始起泡泡,豆芽仔感覺到有點不對勁就準備上浮,這時我和薛師叔又掉下來了。

我昏迷前看到的大蛤蟆是看錯了,那就是穿了紅褲衩的豆芽仔。

我們碰到了第一個難題。

鬼崽嶺水塘下的黑窟窿,是通到了哪裡?

為什麼水下隔段時間就會湧出大量的二氧化碳?這些濃度高到能讓人急性中毒的二氧化碳,從哪來的?

我起初想不通。

誰化學學的好的,可以想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