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正月份,道縣這裡白天的溫度有六七度,晚上也有三四度,所以水塘表麵不會結冰。

南派專門乾掏水洞的那些人,幾乎都有潛水服和氣瓶,很多高級潛水服都是國外迴流回來的,等到這些人手上都是三手貨四手貨。

我們借來的這批潛水服中有一件高級貨,薛師叔穿了,這種潛水服,在皮層和身體間有一層薄膜空間,下水後河水會迅速灌滿薄膜層,起到保溫作用,適合冬天作業和常時間作業的人穿。

南派人去店裡買這種貨,一般進門就喊:“哎,老哥,波司登有冇有啊,給拿件合身的。”

“波司登,”在2011年後的“江口沉銀水下盜墓案”起了大作用,那夥人開始很窮,買不起,他們第一次在水下撈到貨賣了十幾萬後,全換上了這種波司登。

11年到14年底,這夥人每天七八個小時泡在水裡,氣瓶輪流換,不知道撈了多少好東西,後來因為賣的那件“老虎大金印”等級太高了,被一鍋端了。

那幾年流出去的水下文物不可能全部追回來,我親眼見過一個五十兩重的,長沙府天啟元年的大銀元寶,肯定是從烏江水下撈上來的。

下水後我跟著小萱向下遊,我遊的最慢,眼看就要和大部隊拉開距離了,這時小萱回頭看了我一眼,她指了指自己,示意我抓緊她。

氧氣罩咕嘟咕嘟冒水泡,我抓住小萱後速度快了不少,四五把手電在水下照射,幾條很小的魚從身前遊過,豆芽仔鼓著腮幫子遊的最快。

接近水塘底部能看到大片淤泥,不少爛水草在水底晃來晃去,豆芽仔拔掉一些水草,露出了一個一米多長,半米多寬的橢圓形黑窟窿。

看水的流向,黑窟窿是通水的,不知道通到哪裡。

把頭遊到豆芽仔身旁拍了拍他,豆芽仔半睜眼比了個ok,意思是自己冇問題。

鴨子在水裡遊得可歡,簡直如入無人之境,拽繩子把鴨子拉過來,把頭指了指給黑窟窿洞口,伸手在鴨子頭上彈了一下。

隻見鴨子一收翅膀,直接鑽進了窟窿裡,速度非常快,豆芽仔手中一盤繩子瞬間放出去十幾米,而且,還在一圈一圈的往外放。

等了差不多一分半鐘,繩子不動了,把頭拽了拽繩子。

不多時,鴨子又遊回來了,在我們麵前歪頭,扇了兩下翅膀。

把頭比了個手勢,示意眾人冇問題。

豆芽仔兩腿一蹬,扒住黑窟窿邊緣處遊了進去,水鴨子在前頭帶路,其他人跟在後麵。

進來後向前遊了幾米,我感覺水溫變的有些低,正常情況下,水底要比水麵溫度高,這個有點反常,不確定是不是地下暗河的緣故。

先下紮,遊啊遊,沿途能看到水下有很多像鐘乳石的石頭,觸底後,空間開始收窄,前方出現了一個天然塌陷的口子,從這個口子鑽進去後周圍活動麵積大了不少,到了這兒,豆芽仔臉色漲紅,他開始快速的劃水上浮。

“噗,噗…”

眾人先後鑽出水麵。

豆芽仔抹了把臉,大口大口的吸氣。

調整頭燈,扭頭看向周圍,我們在一條地下小河中,岸邊兒非常窄,寬度不到一米。

“呼...呼.....”

“看....看到了吧!上次我就是到了這兒回去的!”豆芽仔指著岸邊大聲說。

上了岸,我們脫下麵罩,把頭用手電看了看周圍說:“這裡石質和陰陽洞的差不多,老田猜的冇錯,之所以村裡水塘終年不乾,看來原因是通了地下水。”

“阿嚏!”

“哎,冷死了,趕快給我東西擦擦,”豆芽仔擦了擦穿上了衣服,那鴨子也在原地扇翅膀抖水。

“師弟你怎麼看?”把頭問薛師叔。

薛師叔打量了眼周圍,皺眉說:“看不到一點兒人工開鑿過的痕跡,類似這種地下洞我在貴州進去過,一般情況下都是越走越窄,最後就冇路可走了。”

李鐵成說:“我看這周圍的石頭倒有點像黃龍洞。”

我問他黃龍洞在哪,他說是一個旅遊景點,冬天冇什麼人去了。

“嗯....”

把頭點頭說:“我大概估計過,現在我們站的地方,離鬼崽坡有三百到五百米距離,但那是直線距離,我們費這麼大功夫下來,先走走看吧。”

“這裡窄,都排成一條線走,小心腳滑,”把頭叮囑眾人小心。

把鴨子抓起來放回包裡,李鐵成豆芽仔走在最前,小萱把頭在中間,我和魚哥走在最後。

本來就不算是路,有的地方有小斜坡,河水打濕斜坡會變得非常光滑,我們扶著石壁,一步步走的很小心。

“好漂亮..”扶著石壁向前走了百十米,小萱看著清澈的水質感歎道。

我也是第一次見這種水,非常清澈,水下冇有魚,燈照到水麵上會反射微微藍光,像一麵淡藍色鏡子。

“慢點。”

順著河岸走到儘頭,是一個光滑的大斜坡,其實走到這裡我有些泄氣了,我以為下來後能看到墓道青磚什麼的,冇有,這周圍全都是天然的地形地貌。

“哎?這他媽誰吃的?”

豆芽仔撿到了一個小康家庭方便麪袋。

把頭看到方麵麵袋,皺眉小聲說:“老田的?他到底在找什麼....”

在這裡走要處處小心,而且很耗費體力,這斜坡就不好爬,太光滑了,魚哥先翻過去挨個把我們拉過去,當輪到小萱時,她不是胳膊短嗎,還是我把他頂上去的。

“顯生,可能這裡真和鬼崽石像群冇什麼關係,這裡就是在湖南很常見的喀斯特地貌。”

把頭還冇說話,忽然聽到李鐵成大喊道:“快過來看!有發現!”

“是不是....我眼神不太好,那是不是一個揹包?”

“是....包還是水底的石頭?”

我也不能確定,看著就是一個方方正正的東西,而且有兩條飄帶,像是一個方形雙肩包。

豆芽仔說下撈撈看,李鐵成說你冇穿衣服彆去了,我下去撈撈看。

水冇多深也不用氧氣,李鐵成憋了口氣跳進水裡。

我們看著他雙手劃動,遊著接近了目標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