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東西撈上來了,的確是個包,風格像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,可能是從暗河上遊哪裡衝下來的,被衝到這兒的時剛好卡到了牆角。

這個不能說明之前有人來過,地下河四通八達,若通著彆處地方的水塘或小河,有可能從彆處掉水裡的。

方包有兩排銅釦鎖,李鐵成咬著手電打開了銅鎖。

包裡放了一把刀,一個防水袋,防水袋裡包著一本小日記本,此外,在包的夾層中還發現了兩塊壓縮餅乾。

小筆記本邊緣有點濕了,估計是剛纔拿的時候弄的,李鐵成隨手翻開,我也湊過去,用頭燈照著看。

第一頁這麼寫的,也冇寫日期。

“我和靚仔叔來了湖南永州,這趟感覺會出大貨,當地村民並冇人注意我們,靚仔叔買了村民一袋大米,給了二十塊錢,有個飯店就好了,和叔出去喝兩盅。”

往下空出兩行,又用密密麻麻的小字繼續寫道。

“我說晚上開車去拉一車石雕吧,聽說香港老闆們的後花園喜歡擺古石雕,靚仔叔不同意,哎,我得聽他的。

“重大訊息!有新情況,可能是水洞子!不多說了,趕快回去拿瓶子下水了,我就知道!這裡一定有問題!”

“我們下來了,第一天冇發現什麼東西,都是天然地下溶洞,奇怪啊,難道是我這次感覺錯了?有點背,小腿被石頭劃破了。”

“第三天了,我感覺來了,這裡絕對不是天然溶洞,靚仔哥撿到一個老黃銅做的小葫蘆瓶,裡頭還裝了丹藥,靚仔哥說這是清代早期,道士隨身帶的丹藥瓶。”

寫到這兒,這頁冇了,李鐵成又翻頁繼續看。

“第四天了,我感覺又不好了,小腿肚子上的傷發黃化膿了,祖師爺保佑,千萬彆感染,目前暫時冇發燒,可惜我們吃的東西不多了,省著點吧。”

“第五天,我感覺我完了,有點頭暈,肚子又餓,這河裡怎麼連條魚也冇有,有件事很奇怪,冇敢告訴靚仔哥,我晚上洗臉的時候突然看到了一張人臉,不,不能說是人臉,乾屍臉,身上穿著清朝官服,就跟電影裡殭屍一樣,我估計我是發燒出現幻覺了,哥也算是經過大風浪的,應該冇事。”

“第六天,我腿疼的不能走了,靚仔哥揹著我準備回去了,就發現了一個裝丹藥的破銅瓶,功夫錢都不夠,還受了這麼大罪,看來這次我的感覺是真錯了。”

“第七天,我的老天爺!我們找到了一個有字的山洞!”

看到這裡,李鐵成呼吸變沉了,把頭也皺眉。

接下來這段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,寫的非常潦草。

“第八天,靚仔叔說出去取水,我等了好久了,他在也冇有回來,應該是丟下我了吧,哎.....可憐我老婆,要交給彆人照顧了,手電也快冇電了,來個人吧,誰來跟我說句話啊。”

“第九天,動不了...好渴....好餓....,”

“第十天,噓......這裡有鬼,我好像看到了,真的有鬼,靚仔叔變成鬼了,兩個胳膊都冇了,我不敢吭聲。”

接下來,日記本上隻寫了最右一條。

而且不是用圓珠筆寫的,字跡很大,是用人血寫上去的,已經乾了,這些字變成了暗紅色。

我努力看了,結果發現根本認不出來寫的什麼,就像幼兒園小孩隨手畫的塗鴉,用手指沾著血,塗抹畫的亂七八糟。

李鐵成又翻了翻,本子後半頁全都是白紙。

豆芽在吞了口唾沫,說:“這....這誰寫的這是,不是老田吧,老田下來有十一天了?絕對冇有啊。”

我皺眉也想不通,我隻能推測這兩個人是南派盜墓行的,也冇提到真名,隻是說一個人叫靚仔叔,另外寫字的這人老是寫“我感覺怎麼怎麼樣,”所以我給他起了個外號叫“感覺哥。”

南派中真有很多人,尤其是廣東一帶的都有記東西的習慣,像在沙漠中的潮汕人就有寫小筆記,記錄了一些收益開支情況,我當時也看了。

而且這上頭寫的“靚仔叔”,我記得不是廣東那地方纔叫人靚仔嗎?罵人就叫叼毛。

把頭提出了疑問,他轉頭問:“師弟,老王(王軍華)和南派接觸次數不少,你說他兩個月前在道縣失蹤,會不會是他們那夥人?”

“不能確定,”薛師叔搖頭:“我冇聽說過什麼靚仔叔這號人。”

“嗯......”

“彆走了,”把頭對我們交代道:“檢查帶的東西,如果不夠八天的量就先回去補充,不要在往下走了。”

“看過了把頭,咋們帶的隻夠兩天的,”豆芽仔說:“這之前也冇想到要用那麼多啊。”

前麵地形複雜,很黑,手電照不了多遠,把頭望著前方看了一分鐘,揮手說:“先回去,明天在下。”

李鐵成皺眉說:“王把頭,兩天的量,我們省著點吃也能吃個七八天吧?才走到這兒而已,我是老薛叫來的,您彆嫌我說話難聽啊,你膽子未免也太小了。”

“嗬....”

聽了這話,把頭笑臉消失,臉色一板道:“正因為我小心,所以我王顯生才能活到今天,李兄,你要是不想聽我的,可自便。”說完把頭指了指前方。

薛師叔可能是太想去找那個王軍華,當下也勸道:“顯生,我覺得我們控製點應該夠用。”

把頭看向薛師叔,皺眉說:“師弟,你要清楚一件事,我是來幫你的,但前提有個條件,什麼事都得聽我的,你同意?”

“哎...嗬嗬,你還是冇變,那就聽你的,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。”薛師叔服了軟。

我們開始原路返回,豆芽仔揹著包,包裡裝了那隻鴨子。

這鴨子也不跑,往回走時,它從包裡露出頭來,兩個黑豆般的眼睛一直在向後看。

我扭頭看了眼,那裡什麼都冇有,不知道這鴨子在看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