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你昨天說看見唐貴騎在那女的脖子上,真的?”我朝門裡望了一眼,問豆芽仔。

現在是白天,但豆芽仔還是忍不住打了個哆嗦。

“可能是我出現幻覺了,峰子你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,我昨晚都噩夢了。”

我說你是心大,還能睡覺做夢,我都睡不著。

猶豫了半天,我兩還是冇敢進屋。

萬一她看到我們受刺激了怎麼辦,該知道的基本上都知道了,彆惹麻煩。

因為動了鬼崽廟供的道士像,短短數天之內,唐家兩死一瘋,對這種情況,村裡人難免在被背後議論紛紛,尤其是以婦女居多。

她們坐在一起說:“依我看呢,這是崽崽神(道士像)生了氣了,唐貴家隻是第一戶,我估計從今天開始,咱們村每隔一段時間都要死人了,直到咋們村的人都死完為止,最後連一隻雞都不剩,你們看唐仔子(唐貴弟弟)屍體了冇?”

“我可不敢去看,太可怕了,二表嬸,那怎麼辦呢,你主意最多,快給想想辦法。”

這個二表嬸抬手磕著瓜子,眯著眼說:“歸根結底,是崽崽神怪我們冇把它看好,這樣,咱們每家每戶都出點錢,買個大豬頭,然後請牙婆去做供養,隻要崽崽神收了豬頭,我們就冇事。”

“有道理,還是二表嬸你見識多,走,咋們這就動員去。”

“走。”

看著這幫大姐們拍拍屁|股走了,我歎了口氣,這個崽崽神收不收豬頭不知道,我隻知道那東西一定有問題。

現在這個節骨眼,全村人盯著,我也不敢去拿。

我下意識伸手想掏煙,突然摸到了一包軟塌塌的東西,掏出來一看,原來是之前護林員老胡送給我們的香包,我都忘了,一直在後褲兜放著。

“你這個呢?”我問豆芽仔。

看我拿的荷包,豆芽仔撓頭說:“這那誰給的吧,我那天下水嫌礙事,給扔了,反正又不值錢。”

村裡會說普通話的人能占一半,九年義務教育,家裡有孩子在縣城上學的基本上都會說,隻有那些本地好多年冇出過村,家裡也冇什麼兒女的老人才一點不會,比如說駝背牙婆。

回去後,把頭坐在桌前。

把頭在認真想一件事時,往往有兩個表現,一是畫圖紙,二是喝熱茶。

桌上堆了一疊紙,還有我們從榕洞下帶出來的日記小本子,一旁的茶杯已經見了底。

聽了我的講述,把頭像是抓到了什麼,眼中閃過一絲詫異。

他拿了紙和筆進屋,幾分鐘後出來了。

把頭喊來魚哥,把紙疊好遞給魚哥說:“文斌,你現在出趟門,把這張信寄走,你不要看,收件地址我簡訊發你了,看完了刪乾淨。”

魚哥直接將疊好的紙收入懷中,說了聲冇問題,轉身就要走。

“等等。”

“怎麼了把頭?”

把頭想了想說:“你不要在縣城郵局寄,去永州市裡的郵局寄,注意身邊有冇有眼睛。”

魚哥點頭又準備走,結果他剛走冇幾步,薛師叔和李鐵成一道進來了。

“顯生,聊什麼呢你們,我聽是郵局什麼的。”

把頭收拾了桌上的紙,他給自己倒了杯茶,淡淡笑著說:“師弟回來了,就是一個朋友,碰到了一個點兒吃不準,我給他畫了路線。”

“原來是這樣,你真是夠忙的,”薛師叔冇說什麼,岔開話問:“老李剛還跟我商量了,這快兩天了,咱們準備的應該也差不多了,什麼時候在下去?”

把頭搖頭:“咱們得保證安全,還差點東西,到時聽我安排吧。”

把頭又看向我道:“雲峰芽仔,你兩叫上小萱去小賣部買點吃的,多買點,咱們中午晚上就吃方便麪。”

我點頭,叫上豆芽仔小萱出了門。

去小賣部買東西的路上,我憂心忡忡,豆芽仔像是忘了昨晚的事,他調侃小萱道:“哎,你怎麼穿成這樣?”

小萱今天穿的厚長襪和牛仔小熱褲,小萱雖然身高不算高但比例很好,腿的形狀很好啊。

“我穿什麼跟你有屁關係?你以為我都跟你們男人一樣?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不帶換個樣式的。”小萱回懟道。

豆芽仔拱火說:“峰子,她說咱兩一樣。”

我低頭看了眼自己穿的牛仔褲,這褲子當時買了五條,的確,我好像有半年多了,一直穿這樣式牛仔褲,冇換過,膝蓋處都洗的發白。

豆芽仔吹了聲口哨,斜著眼說:“露腿給誰看呢,有辱斯文。”

“你再說一遍?”

“我就說,有辱斯文,怎麼了?”

小萱臉色發黑,她突然從羽絨服兜裡摸出一把匕首,舉著就紮豆芽仔,豆芽仔嚇得直接跑開了。

村裡小賣部不大但東西擺的不少,我進屋看到兩小孩正撕辣條吃,這種散裝辣條一毛錢一大張。

“老闆,你這兒有什麼方便麪。”我問。

“我看看啊,有六丁目,小康家庭100,甲一麥,還有幾袋康師傅,你買哪個。”

“整箱的有冇有,”我問。

“六丁目有整箱,成箱拿算你6毛5一袋吧。”

我掏錢準備付賬,就在這時,兩名村裡大姐進來就說:“快,老秀梅,給拿五把香,在拿三把1000響的鞭炮,上廟用的,牙婆這次可是要動真格的了。”

一聽上廟用的,這老闆也冇敢要錢,她們拿了東西放提籃裡,神色匆忙的走了。

我丟下五十塊錢說方便麪給留著,晚點過來拿,跟了過去。

下午開始準備,村裡買不到的東西有人去縣裡買,縣裡買不到的就去市裡買,幾乎是集全村之力,來辦一場祭祀活動。

我原以為駝背牙婆就是個老神婆,幾乎哪裡都有這種人,隻會神神叨叨唸上兩句詞,在燒點紙錢就完了。

卻冇想到陣仗這麼大,比潮汕人祭祀宗族都要隆重。

這麼小的村子,卻搞了這麼隆重的祭廟儀式,不論誰看了都會覺得有衝擊性,我感覺可能是古代遺留下來的祭祀風格。

從水塘這邊,一直延伸到鬼崽嶺入口處,每隔一米便插下一根純色黃幡。

中間小路上打掃的一塵不染,風一吹,這些大黃幡迎風飛舞,獵獵作響。

一共有兩處供台。

鬼崽嶺入口這,四張大桌子拚在一起,鋪上明黃布,桌上擺了類似道門起壇用的三主件,四大件,六小件。

三主件:豬頭,牛頭,羊頭。

四大件:黃紙四摞,祭巾四條,香花五菜,清淨酒水。

六小件:白糖,紅肉,果脯,乾棗,木耳,茶麪。

祭品豐盛鋪滿了黃布,上擺一隻大號香爐,三支筷子般粗的線像插在香爐裡。

青煙嫋嫋,飄散在半空中。

駝背牙婆換了一身很舊的黃袍道士服,一頭白髮結簪梳起。

她佝僂彎腰,拄著柺棍,一步步向前走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