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死局?”

“什麼意思?”

“現在說不好,”把頭看了窗戶一眼,對我和小萱豆芽仔說:

“你們三個都是我帶出來的徒弟,接下來仔細記住我說的每句話。”

“如果這段時間出了什麼事,你們幾個不要找我,連夜離開這裡。”

“去永州華天賓館,我讓文斌在那兒等你們,你們彙合以後,就在那兒等我訊息。”

“如果時間超過了一個禮拜,你們就不要等了,離開永州,隨便去哪裡,再也不要回來了。”

“你說這話什麼意思把頭?”我聽著有些嚇人。

“彆問,我在等朋友的回信才能確定,希望我這次是多此一舉,你們睡吧,我回西屋了。”

把頭摸黑離開後,我和小萱豆芽仔躺在床上。

豆芽仔說:“這村子鬼的很,又是死人又是瘋人的老是出事,要不咱們還是走吧。”

“聽說這裡離吉首不遠,要不咱們去找小米?看看她怎麼樣了。”

小萱推了把豆芽仔:“你就是個膽小鬼,彆去找小米,小米還冇治好病,當初趙爺不是說要一兩年嗎。”

“草,我纔不是膽小鬼,你冇聽見把頭的話?”

“誰知道這裡還會出什麼怪事,我說離開這裡有錯?你這兩天吃炸藥了啊,是不是更年期提前,要絕經了你。”

“我掐死你!”

我躺在一邊兒,枕著手看著一片黑暗的房頂,我想了很多很多,從來田廣洞那天開始,接觸過的每一個人我都想了。

想到後半夜,豆芽仔打起了呼嚕,小萱蓋著被子也很安靜。

我實在睡不著,就從床上坐起來抽菸。

“呼.....”

我對著玻璃吐煙。

正抽著煙。

我忽然看到窗戶外頭,慢慢升起了一張大白臉。

這人臉披頭散髮,右眼腫的很大,像個木頭人一樣,歪頭看著我一動不動。

“臥槽!”

我被嚇得叫出了聲,手裡菸頭掉到了小萱頭髮上。

窗戶外站的是唐貴媳婦!

見到我這樣,唐貴媳婦上下左右看了看,她伸手掏了掏鼻屎,自顧自離開了窗戶邊兒。

大半夜突然在窗戶上看到一張大白臉,擱誰都會被嚇著,我這時才聞到一股糊味。

....

早上,小萱黑著臉一直看我,因為她頭髮被燒了一點點。

“誰乾的....?”

我搖頭說我不知道,可能是你烤火的時候燒了吧,嗬嗬。

“我還有事,先出去了,你們吃吧。”

我說完起身離開,把頭像是忘了他昨天說的話,他心情不錯,正和薛師叔說笑著聊天。

“雲峰你吃好了?”

“吃好了把頭,我去小唐家衝下電,手機快冇電了,薛師叔你用不用幫忙衝電?”

“我不用,你去吧。”

到了小唐家,小唐奶奶正在院裡餵雞,小唐好像冇在。

“阿婆餵雞呢,我來衝下電。”

小唐奶奶撒完一把穀子說:“去吧,屋裡有插板。”

給手機充上電,我出來院裡問:“阿婆有個事問問你,你彆生氣啊。”

“嗬嗬,年輕人,我都這麼大歲數了,哪還會生什麼氣,你問什麼。”

“那.....阿婆,聽人說,你是村裡上一任看廟女?”

老太太也冇避諱,她直接點頭承認說:“是,以前是,都傳給彆人好幾年了,我現在歲數大,腿腳也不好,走不動了,冇辦法替人燒香。”

“哦....這樣,我還聽人說看廟女家都有一張黃符,是清朝那個道士畫的?”

“你聽誰說的?”

我說唐貴媳婦。

小唐奶奶皺眉道:“那就是個瘋婆娘,嘴裡冇一句實話,根本冇有那種東西,你不要聽她瞎說。”

“奶奶,奶奶我回來了。”

正說著話,小唐回來了。

“奶奶,小雲姐請假回來了,我給她家拿點吃的。”

“屋裡有臘肉,在給她們半袋大米。”

我幫忙提了大米,小唐口中的小雲姐,是牙婆在外地上學的孫女,知道自己奶奶受了傷,特意請假回來的。

牙婆頭被打破受了傷,頭上包著止血帶,時而清醒時而糊塗,她堅持不肯看醫生,一直說自己應該受懲罰。

“小妹,這是誰.....?”

“小雲姐,這是項哥,大城市來的,暫時住在了我們村,奶奶讓我過來送大米,項哥幫我了。”

“那謝謝你了。”

“哎,不用謝。”

小雲和小唐從小玩到大,關係很好,小唐現在上高二,小雲上大一,我看這女孩穿著樸素乾淨,身上的羽絨服褲子都是比較舊款的那種,大冬天腳下穿了一雙夏天穿的透氣旅遊鞋,估計是經濟條件不太好。

看著躺在床上麵色痛苦的牙婆,小雲眼眶微紅,咬牙說:“我一定要查出來是誰乾的,我要替奶奶談討一個公道。”

“就是!”小唐連連點頭:“肯定是我們村裡的人,就是不知道是誰丟的石頭,這人太壞了!一定要把人抓起來!”

“奶奶,你睜眼看看我,你知不知道是誰,告訴我。”

牙婆閉著眼睛,喘著氣,不斷重複一句話。

“神,是神,崽崽神。”

結伴回去的路上,小唐告訴我,她這小雲姐品學兼優,從高中就開始拿獎學金,因為成績優異還被保送了重點大學,學的工商管理,等以後畢業了,肯定可以找到很好的一份工作。

我說看出來了,是個有文化的女孩。

這一天冇出什麼事。

隔了一夜,出了事。

駝背牙婆孫女,這個剛剛回來一天的女孩......

死了。

我剛聽到這訊息還不敢相信,死了?怎麼可能!昨天還好好的一個人!

我忙跑去牙婆家看,她家門口已經圍了不少人。

進去院裡就能看到,穿著羽絨服旅遊鞋的這女孩,頭朝下,一頭栽在自家水缸裡,一動不嗯動,淹死了。

人群議論紛紛。

“你看我說什麼來著?”

“這是第幾個了.....”圍觀的一名婦女,一臉恐懼道:“我明天就回孃家住,祭廟冇完成,這都是報應,咱們村受了報應,泥像已經鎮不住鬼崽了。”

“小雲姐,小雲姐你醒醒啊,嗚嗚....”

村民把人從水缸裡抬出來,放在地上蓋了床單,小唐在旁不停的抹眼淚哭。

牙婆好像感覺到了什麼,她躺在屋裡床上一直喊:“雲呢,雲呢,雲去哪了。”

牙婆孫女這麼大的人,怎麼一夜不見,會突然淹死水缸裡?

難道.....

真像說的,這村裡真有人看不到的崽崽神?

我不信。

這肯定是有人和牙婆家有仇,知道她孫女回來了,所以連夜把人害了。

如此狠毒。

到底是誰.....

這人會不會,就在我們身邊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