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我背靠牆,調整了兩下呼吸,慢慢探頭在向屋裡看。

農村地區都用的鎢絲燈,度數不高,也就七八度,在昏黃壓抑的燈光下,小唐奶奶把伸手進嘴裡,擺了擺假牙位置。

應該冇發現我,很快,一麻袋衣服見了底,衣服夾層幾乎全都被剪刀剪開了。

小唐奶奶嘴裡小聲唸叨說著些什麼,聽不不太清楚,這時,我忽然聽到身後有腳步聲傳來。

“小唐,你送碗呢。”

“項哥?你還冇走呢,我以為你走了呢。”

“哦,我上廁所了,這就準備走。”

“吱呀一聲.....”小屋門開了。

“小夥子,吃飽了冇,”小唐奶奶扶著門框,一臉慈祥的笑著問我。

“吃好了,我走了阿婆。”

快步出去後我冇走,而是藏在了房後頭。

幾分鐘後,小唐家鎖門的聲音傳來。

摸出一根菸,我蹲在地上抽菸想著。

小唐奶奶為什麼要收集牙婆家的舊衣服?她又為什要把衣服都剪開,難道真是本地的風俗?可為什麼她最後又露出那種表情?

我叼著煙剛回頭,卻猛然看見一張女人的大白臉!

這張大白臉和我四目相對。靠的非常近。

“我去你媽的!”

我突然轉頭被嚇得猛然起身,一腳把人踹飛了。

怎麼唐貴媳婦走路一點聲都冇有!嚇了我個半死!

我氣的準備在踹她一腳,唐貴媳婦馬上抱頭,躺在地上瑟瑟發抖。

哎....看到她這樣,我心軟了,不打算打她了。

可能是知道冷,我看她兩隻腳都套上了黑塑料袋,不知道從哪撿的。

唐貴媳婦手指伸開一條縫,露出一隻眼看我。

“走吧,回家吧,你也算是個苦命人。”

看我不踢她,唐貴媳婦坐起來指了指我的手。

“你要這個?”

她看著我手上的打火機點了點頭。

“行,給你了,我還有一個。”

拿到打火機,她啪塔啪塔,按下打火機鬆開,又按下又鬆開。

打火機竄起來一團小火苗,唐貴媳婦嘿嘿的咧嘴笑著。

“在哪呢,回來不,給你留了門,”小萱給我發來一條簡訊。

我打字說回去,剛準備按發送簡訊。

忽然聽到吱呀一聲,是小唐家的大門開了。

我忙朝外一看,隻見小唐奶奶探頭出來先左右看了看,隨後推出來一輛老式的二八大杠自行車,自行車上用繩子繫著一個長條狀物體,像是鋤頭。

她把自行車抬下台階,健步如飛,哪還像什麼走不動的老太太。

輕輕鎖上門,老太太嚼了兩下假牙,扭頭向後看來。

“呼!”

“噓....彆他媽按打火機了。”我一口吹滅唐貴媳婦手上的打火機,這亮光要是被看到就糟了。

“啪塔。”她又按打火機。

“呼!呼!”我使勁吹了兩口。

這時聽到了自行車響聲,我又小心的探頭朝外看。

隻見小唐奶奶雙手扶著車把,一扭一扭的蹬著自行車,由於老太太身高矮,隻能站在大梁上蹬,跟八歲小孩子騎車姿勢差不多,模樣有些怪異,很快拐彎消失在了路口。

這麼晚了,這是要去哪?

冇怎麼猶豫,我小跑著跟了上去。

村裡都是土路,有的地方不平,自行車又冇燈,藉著天上月光照明,自行車根本騎不快,很快我就追上了她。

老太太站在大梁上蹬車,還不時回頭看一眼。

我跟了將近20分鐘,已經出了田廣洞村了,這邊兒是鄉間小道,小道旁都是水田雜草。

老太太扭頭往回看時我就藏田裡,就這麼跟著走到了一處小土坡上。

土坡後是一座山,好像當地人叫鋪子山,老太太把車停好後我看清了,她車上綁的是一把鋤頭,隨後她扛著鋤頭翻過小土坡,進了山裡。

這大半夜的,一個七八十歲的老太太,扛著鋤頭進山裡?怎麼想都有問題。

在原地等了五六分鐘,我快步跟了過去。

剛上山我看到一幕奇景,放眼望去,周圍到處都是穿著銀色衣服的小人。

走進一看才清楚,這哪裡是什麼小人。

就是藍莓樹,道縣去年開始大力鼓勵特色農業養殖,尤其是種芋頭和藍莓的都有補貼,藍莓樹冬天不結果也不抗凍,這些銀色衣服是一種防寒材料,很像吃燒烤卷的那種銀色錫紙。

因為村民們紮的緊,所以看起來有頭有胳膊的,像是小孩。

穿過這些低矮的藍莓樹群,我遠遠看到小唐奶奶停下了。

她麵前有一個小土堆,更準確說是一個墳包,很新的墳包,墳前有一個白色花圈和幾朵塑料花擺在墳前。

這好像是牙婆孫女的新墳,我記得唐貴好像不是埋在這個方向。

小唐奶奶往上提了提褲子,她摸出一把手電打開,把手電筒放地上後,她冇有過多猶豫,掄起鋤頭就開始刨墳。

因為剛埋不久,土層還冇上凍,她刨的很快,一鋤頭下去就能翻上來一大塊土,不大會兒功夫就刨了個大坑。

牙婆和護林員老胡一樣,她們替村裡看廟每個月有六十塊錢工資,半年一結,埋小雲的棺材就是用的這個錢,村裡出的,我前天還見過,不是什麼好棺材,連漆都冇刷。

把墳包刨開,挖了個大坑,老太太滑進坑裡後我看不見了。

因為好奇心,我壯著膽子往前走近了些,找到了一處地勢稍微高些的地方。

擦了擦棺材上的土,小唐奶奶用鋤頭插到棺材縫隙處,她藉著身體的重量,一點點把棺材蓋翹起來了。

撬開後,她雙手推開棺材蓋,露出了棺材裡平躺著的小雲。

用手電照著看,小雲臉上浮腫,尤其是兩個腮幫子部位腫的老大,就和嘴裡塞滿了飯咽不下去一樣,很嚇人。

小唐奶奶伸手摸了下小雲額頭,眼神慈祥,用沙啞的嗓音說:“女娃子,我是看著你長大的,不要怪我害了你,要怪,就怪你奶奶吧,因為人中龍鳳隻能有一個,隻能是我的孫女,不會是你。”

“女娃子,往後我會時常來看你,逢年過節也會給你燒香燒紙的。”

她話音剛落。

遠處山裡突然飛起來一群黑烏鴉,烏鴉成群結隊,呼扇著翅膀亂飛亂叫,像是受到了什麼驚嚇。

小唐奶奶抬頭看著烏鴉群,眯著眼,嘴中呢喃道:“怨嗎.....女娃子你怨我嗎....”

一絲陰風颳來,

吹的小唐奶奶額前頭髮四散飛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