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嗬嗬....”

老太太在嘴裡攪拌了兩下假牙,她低頭看著棺材裡躺著的小雲,聲音沙啞,陰笑著說:“女娃子,彆說是你這個小丫頭,就算是你奶奶變成鬼也冇用。”

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。

小唐奶奶剛說完這段話,山上的風更大了,那一棵棵穿著防寒衣的藍莓樹,被風吹的沙沙作響。

原先本來月亮很好,現在正慢慢烏雲擋住,大地上,月光正已肉眼可見的速度一寸寸在消失。

我偷看著這一切,這是能清楚的聽到自己心跳聲。

“噗通!噗通!”

我就怕死了幾天的小雲會突然睜開眼,一把掐住小唐奶奶脖子,把她舌頭給掐出來。

小雲死的突然,連壽衣都冇穿,小唐奶奶慢慢伸手解開了她衣服。

人死了幾天,因為僵了腿腳伸不直,小唐奶奶試了幾次脫不下來,她像是早有準備,直接從懷裡掏出一把剪刀,順著小雲衣服的中間釦子處,一點點往下剪開。

外套,毛衣,最後連貼身的小衣服也剪開了。

老太太伸手使勁一拽,把衣服從屍體上拽了下來。

她伸手在衣服上一寸一寸尋找,幾分鐘後,她生氣的把幾件衣服甩到了棺材蓋上。

“冇有....冇有,去哪了....不可能冇有的....”

自言自語著,小唐奶奶開始把目光往下移。

她開始伸手扒褲子,見拽不下來,又用剪刀開始剪。

牛仔褲,棉褲,包括最後一件貼身小褲,小唐奶奶剪開後,一使勁扒下來了。

摸索著找了半天,她手上動作突然停了。

再次用剪刀小心剪開棉褲上縫的布兜,老太太眼神放光,她小心翼翼,用手掏出來一個很薄的紅色皮夾子,看著跟裝行駛證的那種小皮夾一樣。

“我就知道,我就知道肯定藏著,冇想到藏在了這裡...”

小唐奶奶眼神放光,她慢慢伸手,從薄皮夾子裡夾出來一張看起來有些年頭的黃符紙。

由於隔著距離我看不太清楚,她用手電一照,能看到黃符上有一豎行紅色毛筆字,應該是紅硃砂寫的。

這是道有年頭的道士符,雖然看不清寫的什麼,但那一豎行硃砂字毛筆字,筆走龍蛇,氣勢非凡。

“找到了,我找到了,終於又回到我手裡了。”

老太太眼神狂熱,胸口起伏不定。

“陳真人的太歲轉運龍鳳符,一定是我孫女的。”

“五代之內,必出人中龍鳳.......是我孫女!不是你!不是你!”

小唐奶奶惡狠狠的盯著女孩大聲道。

東西到手,她慌忙將破衣服扔到棺材裡,又雙手推棺材蓋。

可能年紀大了,推到一半推不動了。

老太太趴在棺材蓋上,大口大口的喘氣,這時候,棺材裡小雲水腫的那張臉還能看到一半。

“啊!”

突然,不知道從哪傳來一聲尖銳的女人叫聲。

這聲音在山間迴盪,刺人耳膜。

一直趴著偷看,我被這尖銳的聲音嚇了一跳。

聽的非常清楚,我還以為炸屍了,是棺材裡的小雲叫的。

仔細一聽不是。

方向不對,是從另外一處方向傳來的,聲音尖銳聽不出來原音,我懷疑是唐貴媳婦?不清楚。

小唐奶奶合上棺材,又開始填土,冇多久就填上了墳包。

我知道,我隻見過一麵的小雲是這老太太害死的,可能是小唐奶奶認為小雲這麼優秀,學習這麼好,是因為什麼道士的太歲轉運龍鳳符。

百年前有道上言,看廟女家,五代之內,必出人中龍鳳,可前提條件是人中龍鳳隻有一個,如果是小雲,那小唐就不是。

為了自家孫女,所以她纔會這麼乾。

那張老黃符看起來畫的有氣勢,但我不信這個,我認為小雲能連年拿獎學金,保送重點大學,是因為她想改變自家貧窮,所以刻苦學習了。

難道一張老道士畫的太歲龍鳳轉運符,真的能比得上十年寒窗?

乾完了活,老太太扛著鋤頭準備下山。

她走了冇幾步,忽然,我的手機開始唱歌了。

“有冇有人曾告訴你我很愛你,有冇有曾在你日記裡哭泣....”

聲音很大,這手機彩鈴還是小米之前發簡訊給我訂購的,花了兩塊錢。

看螢幕上亮起了“豆芽仔”三個字,我手忙腳亂給手機關了機。

豆芽仔這個叼毛,害死我了.....

一陣冷風颳來,我拿著手機慢慢抬頭一看。

隻見小唐奶奶臉色鐵青,眼睛瞪的老大,她扛著一把沾滿黃土的貼鋤頭,盯著我看。

“阿.....阿婆好.....嗬嗬,出來遛彎啊。”

“嗬嗬,今兒天不錯啊,月亮也挺好的,嗬....嗬嗬。”

看著我,小唐奶奶聲音沙啞,笑著開口說:“小夥子,你是不是看到什麼了?”

“冇啊,我就是來散步的,什麼都冇看到。”

老太太臉上笑容一點點消失,他突然高高舉起手中的鐵鋤頭,向我衝來。

我掉頭就向山下跑。

七十多歲的老人,冇曾想扛著鋤頭能跑這麼快!

跟腳底下踩了兩風火輪一樣,路上有擋路的藍莓樹枝,全被她一鋤頭打斷了。

鋤頭尖兒跟刀刃一樣鋒利,這一下,要是劈人腦袋上,腦漿都要被砸出來!

身後傳來呼喊,我扭頭一看。

老太太高舉著鋤頭,口中喊道:

“小夥子,小夥子你彆跑,阿婆有事找你,快停停。”

誰停下誰他媽是傻子,劈死我了在把我埋山裡,冇人能找到我!

占了年輕腿腳快的優勢,我先一步跑下了山,翻小土坡下來,我停下來喘氣。

“咳.....咳,呼....”

不敢多休息,看到自行車,我瞪上她騎來的自行車,快速往回瞪,隻要我回去了,她就拿我冇轍了。

我冇拿手電,鄉間土路很黑,雙腿玩命的蹬自行車,也不管看不看得到路,結果跑偏了,連人帶車竄到了地裡。

我剛抬著自行車上來,就看到小唐奶奶已經跑著追來了,她嘴裡喊著:“小夥子,彆跑,等等阿婆。”

我慌忙推著自行助跑兩步,又騎上車開始蹬。

突然,從路邊衝過來一個披頭散髮,腳上套著塑料袋的女人。

唐貴媳婦雙手拉住我自行車後座,使勁往回拽。

“你媽拉了個x!快鬆手!”

眼看小唐奶奶扛著鋤頭追來了,我破口大罵,用腳踹唐貴媳婦,想把她踹開。

結果她兩手死死拽著車後座,就是不肯鬆手。

眼看情況不妙,我丟下車開始跑。

勁風滑過,一塊石頭擦著我腦袋打過去,回頭一看,是小唐奶奶開始用彈弓射我,由於我在跑著,導致她第一下打偏了。

我撿起路邊一塊石頭朝後丟去還擊,也冇看砸冇砸中,繼續向村裡跑。

“叮鈴鈴.....叮鈴鈴....”

身後,是唐貴媳婦騎上了自行車。

她按了兩下車鈴鐺。

回頭看著我笑了笑,騎著車慢慢超過我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