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嗬嗬,小夥子,這麼年輕,有啥想不開的。”

我抹著眼淚回頭一看,愣住了,這不是昨天在潘家園給我指路的老頭嗎?

就是這老頭告訴我報國寺攤位不要錢的。

“小夥,從你昨天來潘家園賣東西,我就注意到你了,如果我猜的冇錯,是不是錢被偷了?”

老頭穿著一身休閒衣,鬢角有些白髮,看的很精神。

當時冇多想,我紅著眼睛點點頭,我說我的賣貨錢被偷了,我不想活了。

他搖頭輕笑,“小夥你丟了多少錢?”

我說丟了四千多塊。

“嗬嗬,”她笑著對我比了一根手指頭。

“四千塊也叫錢?你跟我乾,就這個時間,我就能讓你掙到兩萬塊。”

呆呆的看著他那一根手指頭,我問:“多久?一年?”

老頭搖搖頭。

“一月??”

他又搖搖頭。

“一星期???”

“哈哈,不逗你了,一分鐘!隻要你上手快,幾千塊錢分分鐘的事!”

我覺得不可思議,我還以為這人是人販子,想讓我賣腎去。

要賣腎我可不乾,要死了還好,要是活著賣了腎,我可都聽人說過,一輩子都生不了小孩,老婆都得給自己戴綠帽。

他留下一句話轉身就走。

“小夥子,要想混出名堂風風光光的開大奔回家,那就跟我來,要是你為了那點雞毛錢還想死,那就不用來了,證明我看錯人了。”

是的,四千塊,對生活貧苦的我家來說是個天文數字,對他來說就是雞毛。

這個人,就是帶我入行的師傅。

他乾的發財路子,就是盜墓。

尋龍千萬看纏山,一重纏是一重關,關門若有千重鎖,定有王侯居此間。

從跟著他下天橋那一刻,我算入行了。

入行不久後我就瞭解了,這老頭說的話冇錯,幾千塊就是雞毛,就是能分分鐘賺到。

各位是不是經常聽說盜墓的四大門派?

摸金校尉,搬山道人,卸嶺力士,發丘將軍。

其實真實情況不是這樣的,這些門派早就消失在了曆史的長河中,現在倒鬥的大概分為兩派。

即北方派和南方派。

也有人戲稱為膽大派和膽小派。

北派人膽子大路子野,手上有把洛陽鏟啥都敢挖,但是有一點,就是不擅長掏水洞子,尤其是湖南貴州浙江這些南方地區的水洞子,乾千年,濕萬年,不乾不濕就半年,水洞子難度很大,要人有水猴子那種水性,水洞子太深的,還需要專業的氣瓶潛水設備。

不吹不黑,北派基本都是旱鴨子,地麵上牛逼,水下是真玩不轉。

南方派有很多是家族式,老爸帶兒子,爺爺帶孫子,一般很少和不認識的外人搭火,所以被人戲稱為膽小派,這麼做當然是為了防止黑吃黑。

這行裡魚龍混雜,什麼阿貓阿狗都有,牛逼的是真牛逼,都是能倒背葬經的人物,一眼定穴,這話不誇張。

還有那些濫竽充數的門外漢,扛把鋤頭就敢去刨墳的那種人,這種人死的最快,被逮到最多的就是這種人。

正規軍路子的,被逮到的就很少了。

我大致說下。

一個六人的盜墓團夥,拿錢最多的是眼把頭,眼把頭的意思就是看墓,找墓,這是個技術活,厲害的眼把頭到哪都有人搶著要。

還有賣米郎,這賣米郎是行內代號,米就是指的錢,有的地區也叫賣貨郎,這人負責把倒上來的東西變現,乾這個特彆要求人脈,南來的北往的,他們都有自己的圈子網絡,特彆要保證一點,賣出去的東西不能被追查到。

後麵還有負責打洞的土工,這活看重經驗,一把洛陽鏟探下去,看帶出來的土層就能確定墓葬的年代。

土工下麵還有放風人,放風人顧名思義就是放風,眼力界一定要好,耳根子要活泛,這種人也不能小看,一場大活能不能乾成,放風也很重要,有的放風人,甚至會在動手前提前一年行動,已開超市等名義和當地居民打成一片,獲取當地人的信賴。

還有個活就是後勤辦,後勤辦一般都是一個人,這人不下坑,隻負責裝備置換采買。

老鼠衣,金剛鏟,小旋風,防毒口罩,洛陽鏟,火摺子,防水手電,對講機,篷子被褥,鍋碗瓢盆牙刷牙膏,都要由一個人統一采辦,這是為了減少露頭,以免暴露身份。

最後還有一個活,叫散土。

我剛入行乾的就是散土。

散土分的錢是最少的,但就算是分最少,也比打工的掙的要多的多。

乾散土的這活,人越大眾越好,我就是因為大眾臉才被選上。

誰會冇事乾,天天注意一個十六七歲的孩子?吃飽了撐的啊?

反之,你要是長的太帥或太醜了,那就乾不了,有可能你兜裡的土還冇散呢,就被人發現了。

一次背一點,裝做散步遛狗的樣子,把墳土順著褲腿撒乾淨,不留一點痕跡。

事後偷偷把錢一分,冇人能注意到我們。

帶我入行的老頭叫王顯聲,行裡人都叫他王把頭,據傳他一生摸過上千座大墓,上到戰漢先秦,下到宋元明清,基本都上過手。

行裡人最愛的墓有兩個,一個是漢墓,一個是西周。

原因很簡單,青銅器和高古玉非常值錢,人們常說漢墓十墓九空,這話一點冇假。

西周大墓就更厲害了。

烽火戲諸侯,那個年代諸侯滿地走,又流行厚葬之風,若運氣夠好,找到一個大深坑裝滿青銅器的諸侯王西周墓,那麼恭喜你,兒孫三代不用上班了。

同樣,西周大墓埋的是曆朝曆代最深的,秦始皇統一六國後建始皇陵,從那以後封土堆纔開始流行。

山河變遷。

凡西周大墓,一般都在地下十五米以上,冇有封土堆,不好找,更不好挖。

明麵上,有關部門是禁止青銅器買賣的,但大家都心知肚明,電視臺鑒寶欄目裡的那些青銅器,都是哪來的?

傳世的青銅器,不足總數量的百分之一,剩下的難道是自己蹦出來的?

來源都一樣,都是我們這一行流出來的。

當初王把頭把我帶離了北|京,還讓我近期不要跟外界聯絡,我乾的第一趟活,在順德。

這活就是個西周墓,因為人手嚴重不足,所以我才被王把頭相中,讓我乾散土的活計,我是當時團夥裡年齡最小的一員。

到了順德,王把頭直接扔給我一千塊,說這是規矩,入行的紅包,他讓我隨便花,說找妹妹玩也行。

我那時纔多點,哪裡敢去找妹妹,光吃喝花不了多少錢。

我吃了順德的水蛇羹,四杯雞,煎魚餅,均安蒸豬等等,都很好吃。

在順德轉悠了兩天,王把頭把我叫來,他說:“雲峰啊,今晚就該辦事了,怎麼樣?準備好了吧?我教你的那些都記住了嗎?”

我點點頭說:“記住了,天亮不散土,有車不散土,公園不散土,人多不散土。”

王把頭滿意的點點頭,他又問我,“那我問你,你準備去哪散?”

想了想,我告訴他說:“回把頭,工地邊,拆遷房,樹林裡,花園中。”

“哈哈,不錯,這些我還冇教你呢,不錯不錯,有靈氣。”

“機靈點,好好跟著我們乾,我讓你兩年之內成為你們全村首富,知道了嗎?”

臉上一喜,我當即點頭說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