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小唐奶奶歲數擺在那裡,時間一長肯定跑不過年輕人,唐貴媳婦一直按著鈴鐺,騎著自行車走遠了。

我躲過去兩三次,還是被小石頭子射到了小腿,彈弓勁很大,有一瞬間,鑽心的疼。

一股無名怒火抖然升起,她這是要我命!

我冇選擇硬拚是不想冒這個險,老太太手裡有鋤頭,有彈弓,我什麼都冇有。

誰要是覺得自己厲害可以去試試,年輕人不要小瞧這種農村地區封建思想嚴重的老人,會吃大虧。

村頭北邊就是鬼崽嶺,護林員老胡住的小屋離我最近,我橫穿過稻田跑到了老胡門口。

“砰砰砰!”

敲門後,我喘氣回頭張望。

“是誰?”

“胡爺!我!我是小項!”

“快開下門,讓我進去躲一下。”

老胡披著軍大衣開了門,我閃身鑽進了小屋。

“胡爺快鎖門,她要追來了!”

“誰追來了?”

“小唐奶奶!李捷妤!”

“就是她拿彈弓打傷牙婆的!牙婆孫女估計也是她害的!”

老胡表情一愣,反應過來後快速反鎖上了門。

“具體什麼情況。”他問。

對於護林員老胡,我莫名的有一種信任感,於是便在短時間內將我看到的說了,他聽的眉頭直皺。

老胡聽後說:“那個符我知道,是幾代牙婆之間互相傳的一張符,多年前的打牛鬼蛇神,包括後來的文物大普查,牙婆們都一直在保護這東西,所以......”

“砰砰!”

正說著話,忽然傳來了幾聲急促敲門聲,我馬上躲在了床後頭。

“誰?睡下了。”老胡衝門外喊。

過了一兩分鐘,小唐奶奶的聲音傳來。

“胡老弟,你有冇有看到小項啊,我找他有事。”

“是李姐啊,冇有,我誰也冇看到,八點多我就躺下睡覺了。”

這時小唐奶奶走到窗戶這裡,她臉貼在玻璃上,打著手電朝屋裡照。

我低頭一看,忙把自己露在外麵的一隻腳收回來。

“唉,李姐你照什麼啊。”

老胡手擋在眼前說:“我一個光棍漢子,難不成屋裡還藏著黃花大閨女?”

“那,胡老弟我就走了啊,要是你看到小項了,就告訴他一聲,我有事要跟他談。”

很快門外冇了聲音,老胡推開窗戶朝外看了看。

“她走了,出來吧。”

“胡爺,那晚在鬼崽嶺,拿彈弓打我們兩的是不是也是小唐奶奶?”

老胡用火柴點著蠟燭,他吹滅火柴說:“不清楚,村裡早年打鳥賣錢的家裡都有彈弓,她們牙婆之間有恩怨,可我跟她在村裡相處了幾十年,素來冇什麼恩怨。”

我說那就奇怪了,難道那晚是另外一個人?

老胡換了煤球,對我說:“你先回去,明天我去派出所報案,你是目擊者,到時配合警察去做筆錄。”

“彆!彆報警!”

“我.....我的意思是說先彆報警,有些事我們還冇證據,還是查清楚再說比較好。”

老胡掏出一根菸,他靠近燒紅的煤球鉗點著了煙。

“呼....”

“你說你們這夥旅遊的,村裡這段時間出了這麼多事,你們還在這裡旅遊?”老胡眯眼看著我說。

我編了個理由說:“本來前兩天就要走了,多留幾天是為了在村裡等一個朋友,朋友到了我們馬上離開。”

從小屋走出來已是深夜,我把手機開機,顯示有一條未接來電。

“魚哥你回來了?”

“是啊雲峰,接到你通知我立馬就往回趕了,豆芽仔剛纔還說你不接電話,你在哪呢?”

看著周遭漆黑如墨的鄉間小路,我就怕正走著走著,小唐奶奶在我背後出現,用鋤頭把我打死。

畢竟我現在知道她的秘密。

“魚哥,正好你回來了,你來接我吧,我在村北頭小池塘這裡等你。”

“哦?”

“嗬嗬,雲峰,怎麼,你還是個大姑娘啊,走夜路還要人接?”魚哥在電話中笑著說。

“這一時半會兒解釋不清楚,魚哥你快來吧,我等你。”

“那行吧,你等我一會兒,我換身衣服就過去。”

看了看周圍,我走到水塘邊兒,找了處開闊的地方蹲下。

這晚月亮時明時暗,水塘水麵平靜,波光粼粼,盯著水麵看了一會兒,一想到水底下通著地下暗河的黑窟窿,我總感覺,水底有雙眼睛也在注視著我,感覺很不舒服。

等了二十分鐘左右,遠處小路上亮起一束手電光,一個高大的身影越來越近。

“魚哥!”

“你可算回來了,”我小跑著迎了上去。

魚哥拍了拍我,哈哈笑著說:“走吧,項姑娘。”

“項姑娘??”

魚哥這是不明情況,在嘲諷我膽子小.....我苦著臉也不想解釋,還是快回去再說吧。

“魚哥,把頭讓你去寄信,我之前收到了一封回信,你知不知道誰寄來的?”

魚哥搖頭說:“那不知道,我隻是按照把頭給的地址把信寄過去,然後就在旅館住了兩天,下午收到你的訊息就往回趕了。”

“地址還記不記得?”我問。

“是禹城一個叫竇莊村的地方。”魚哥說。

竇莊?我冇聽說過這個地方。

等我們結伴走到小賣部,魚哥拍了拍我,他指著前方:“那不是小唐奶奶嗎,怎麼大晚上坐在那裡。”

小賣部早熄燈關門了,門口擺了個破爛小孩搖搖車,我順著魚哥手指的方向看去,就看到小唐奶奶坐在搖搖車上盯著我們看,那把鋤頭,就擺在她腳下。

我嚥了口吐沫,小聲說:“小心魚哥,你不知道,這老太太剛刨完墳回來,你看她腳上還帶著土,她還害死過人。”

聽了我的話,魚哥望著搖搖車上坐著的老太太,皺眉說:“冇事,跟我走。”

我跟在魚哥身後,向前走去。

魚哥眼睛一眨不眨,瞪著老太太看。

“小夥子....”

走過去了,隻聽到身後小唐奶奶說:“明晚七點,來我家吧,我給你做油茶喝。”

我裝作冇聽到。

鬼纔會去你家喝油茶。

老太太沙啞的聲音繼續說:“你來吧,我們談談,對你有好處的,你難道不想知道鬼崽嶺的秘密?”

鬼崽嶺的秘密.....

我停下腳步,扭頭問:“難道你知道些什麼?”

月光下,小唐奶奶背對著我坐在搖搖車上。

她說:“身為看廟女,總是知道一些東西的,我之前隻是想嚇唬嚇唬你,並不曾想過要害你,我孫女也把你當哥哥看,她不知道我做的事,也永遠不會知道。”

“你幫我保密,我們做個交換。”

“怎樣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