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像小唐奶奶說的:“坐上瞎眼驢後要拍驢屁|股,路上不管看到什麼都不要下驢,要是路上碰到陌生人給吃的,千萬不能吃,也不能開口說話,見到自己想見的人後才能說話,要注意時間,要是時間到了,瞎眼驢會自己跪下來讓我坐上去。”

就說了這堆亂七八糟的東西,然後我一直閉著眼。

冇人知道,那時我心裡很害怕,很仿徨。

據說觀落陰能看到自己過世的親人,朋友,我在想,要是真見到了我父母怎麼辦?

他們長什麼樣子?是不是一身白衣,披頭散髮吐著舌頭,多大歲數了,認不認識我是誰?

想著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,冇法靜下心來,就這麼過了十多分鐘,小唐奶奶又向問魚哥那樣,輕聲問我:“怎麼樣小夥子,看到什麼了?”

我睜開眼,眼前是紅布的一片紅色。

我看個屁....

屁都冇看到。

“行了行了,就這樣吧,”我一把扯掉紅布,從彈簧床上坐起來。

小唐奶奶臉色發白,她像是自己一直以來的信仰受到了衝擊,嘴裡一直唸叨著:“不可能,不對啊,陳真人不會騙我們的,以前為什麼有效果。”

我看了老太太一眼,招呼魚哥離開紅薯窖。

和小唐奶奶算是做了樁買賣,她告訴了我關於鬼崽嶺的三個秘密,作為交換,我幫她隱藏秘密,也不會讓小唐知道。

三個之前不知道的秘密。

一,1895年立的道士像,是閭山派女道士,陳妹晴。

二,鬼崽嶺之下,(可能)有一處地方叫“洞天福地”,因為以前的道士都愛找很隱秘的地方隱修(鐘南山上就有很多),我推測,有冇有可能是類似喀斯特地貌的地下溶洞?

三,我們那天打了很多探點,卻忽視了鬼崽廟,小唐奶奶是五代牙婆,她說廟基下(可能)有個洞。

離開紅薯窖回去後太晚了,我冇叫把頭,而是回屋睡覺了。

很奇怪,一路上我總感覺有什麼東西跟著。

回頭一看,又什麼都冇有。

還有一件事,我們養的那隻回聲鴨,之前一直不待見我,就跟魚哥比較親,可自打我進屋,那鴨子一直盯著我看,魚哥叫它都冇反應。

“雲峰你去哪了,這麼晚纔回來,”小萱被我們進屋的動靜聲吵醒了。

“冇事,你快睡吧。”

豆芽仔橫著躺,一個人占了半個炕,還蓋了我的被子。

我一腳把他蹬開,又把被褥扯過來。

開始睡不著,豆芽仔腿老往我身上搭。

過了一陣,睏意來襲,我抱著被子睡著了。

可能是夢,記不太清,又能記得一些細節,是不是觀落陰起了作用,我不好說。

大過年的,就當個小故事們聽一聽吧。

睡著後我突然被凍醒了,我們住的屋,門在西北角,中間是煤球爐,爐子上坐著茶壺,水開了早上能用熱水洗臉。

他們都睡著了,我起來想看看火怎麼樣,這時聽到有東西頂門的聲音,還有噹啷噹啷的鈴鐺聲。

我打開門,看到院裡突然出現了一頭驢,這頭驢個頭不大,兩隻眼睛是瞎的,睜不開眼,脖子上有一對鈴鐺。

見我出來,瞎眼驢晃了晃腦袋,背對著臥在院子裡,示意讓我騎它。

我騎上後一拍它屁|股,它就噠噠噠的向前走。

出來院子是條小路,不像村子裡的路,踏上小路向裡走,周圍朦朦朧朧的起了霧氣。

走了一會兒,突然背後有人叫我名,我也冇敢回頭看。

又走了一會兒,出現了個岔路口。

路口立著兩塊紅色木牌,一個寫著“三浦街”,另一個牌子寫著“水路會門”。

這頭瞎眼驢自動選擇了左邊,進了“三浦街。”

不久,周遭霧氣散去,街上出現了很多人和房子,還有賣糖葫蘆的,賣鹵煮火燒的,賣布賣衣服的等等,這些人穿著一模一樣的青色衣服,互相看著我,竊竊私語。

“大哥哥,大哥哥。”

突然,跑出來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,這小女孩頭上紮了一朵紙花,她笑著伸手說:“大哥哥,我這有一塊好吃的綠豆糕,可香了,給你吃。”

想起小唐奶奶的話,我冇理會小女孩,也冇吃綠豆糕,騎著瞎眼驢繼續走。

走著走著,驢停在了一棵大槐樹下,有一男一女兩名中年人,正靠著樹休息,那個女的背後還揹著一個黑色水缸。

“孩子,你是我的孩子嗎?”女人揹著水缸問我。

我害怕,冇說話,這女的就指著自己背的水缸說:“孩子,這就是你的元辰宮,宮使說你來見我們了,媽媽我好高興啊。”

她揹著水缸,一邊說話一邊抹眼淚。

中年男人走過來抱了抱她。

看著眼前兩個陌生人,心想原來他們長這樣啊,還挺像的。

“我的孩子,你現在過得怎麼樣,你做什麼工作,結婚了冇,有孩子了冇。”

我說我盜墓的,咋了。

他們麵色一變,哭的更加厲害。

“我走了啊,拜拜。”

騎著毛驢繼續走,我忽然看到前頭有幾個人,圍著桌子在打麻將。

“紅中!”

“碰!”

“我杠!”

“臥槽,智元哥你怎麼把把杠啊,能不能好好玩了。”

“就是,在杠他媽的褲衩都要輸掉了。”

“智元哥!剛子哥!”

他們放下麻將牌,回頭看到是我,臉色一變。

智元哥說:“雲峰?你怎麼來這了,趕快回去。”

“我也不知道怎麼就來這兒了,不過能在看到你們,真挺好的。”

“剛子哥,你妹妹方芳畢業就能當律師,可牛逼了,智元哥,嫂子肚裡的是男孩,預產期也快了,都起好名了,劉銀川,你的種。”

“劉銀川....留戀銀川.....小霞.....”智元哥握著麻將牌眼眶紅了。

“哥你不用擔心,我給嫂子留了一筆錢,應該夠把劉銀川養大。”

“兄...兄弟......”

噹啷,噹啷。

驢脖子上掛的鈴鐺響了,瞎眼驢開始往回走。

“雲峰!嗨!雲峰!”

“臥槽,怎麼是你這小子!”

是水泵和婷婷。

智元哥剛子哥臉就是白了點,水泵和婷婷滿臉都是土,身上衣服上也都是土。

“雲峰啊!等等我!”

婷婷縮成一個球,直接滾著過來找我了,水泵在後頭拚命的追,

他媽的,嚇死我了,我騎上毛驢就跑。

在醒來,天亮了。

小萱,豆芽仔,魚哥,都在盯著我看。

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?

還是小唐奶奶的觀落陰有效果了?

誰知道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