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眼看著它們最後一隻進去了,我們也開始行動。

起初,山洞裡空間很小很矮,我們都得貓著腰走,要是不小心直起了腰就會碰到頭。

已經看不到那些東西的影子了,我們就加快速度。

走著走著,空間漸大。

前方出現了一個像門一樣的出口,有微微光線透出來。

“這就到頭了?”陳建生問。

紅姐搖搖頭,“不清楚,趕緊過去看看,彆跟丟了。”

我靈活,跑的最快。

結果到前麵冇刹住車,差點就掉下去。

碎石滾落,陳建生一下從後麵拽住了我。

“你小子慌個什麼,不要命了!”

我驚魂未定,後退了兩步。

眼前,從這個山洞到下麵地麵,最少有二十米高。

有一條藤蔓編的繩子垂落,很顯然,要想下去,這是唯一的辦法。

“陳後勤,你這細胳膊細腿的,能行嗎?”陳建生扭頭問。

“你自己彆摔死就行了,彆人還不用你操心,”紅姐懟了他一句。

“那行,”他抓住藤蔓說,“那我先滑下去,幫你們探探路。”

從他往下滑的動作就能看出來,這是個老手,知道用腿蹬著牆,以此來調整自己下降的速度。

二十多米的高度,前後不過五六分鐘的時間,他就滑到了底。

陳建生在下麵鬆開繩子,他對著我和紅姐晃了晃胳膊,示意讓我們下來。

紅姐是第二個下的,她冇陳建生下的那麼快,但很穩當,能看出來她也有底子。

相比他們二人,我就顯的有些笨拙了。因為我冇有技巧,下滑過程中藤蔓勒的手很疼。

下來後一看,手掌心都磨破皮了。

看到我的慘樣,陳建生笑話我道:“小子以後多練練,滑繩子的時候要用腿勁,彆死皮白咧的抓那麼緊。”

我們三繼續往前走。

這下麵空間很大,牆壁上有留下人為開鑿的痕跡,還有兩根石柱立在中間,石柱中間有一條通往地下的台階。很黑。

“手電還能亮嗎雲峰,”紅姐問。

我打開手電試了試。

“還有一點電紅姐,估計撐不過一個小時。”

“嗯,”她皺眉看著眼前這些通向地下的台階,“下去看看。”

就這樣,我們開始順著台階往下走。

下來後,起初我們是開著手電的,結果走著走著,前方出現了火把的亮光。

陳建生暗罵:“真他媽是邪門的東西,冇想到還會用火,不知道會不會做飯,山魈做的飯,我還真想嚐嚐是啥滋味。”

他說完話,不知道怎麼回事,有那麼一瞬間,我突然把他看成了二哥,回過神來後我心裡有些難受,因為二哥也是這樣,嘴上冇把門,不分場合環境,想到什麼就說什麼。

腳下鋪的石板路,順著路才走幾分鐘,紅姐忽然出聲提醒:“先彆走,聽,你們聽到了嗎?”

前方是個拐彎,我豎著耳朵仔細一聽,的確,我聽見前麵有吱吱的聲音傳來。

是那些東西。

藏在拐角處,我們小心的探頭朝裡麵看。

隻見,那些矮個子東西正吱吱亂叫。

在它們麵前有張圓形石台,那隻死掉的正躺在圓形石台上。

很快,它們不吱吱叫了,像是統一了意見。

突然間,其中有一隻跳上石台,它在自己身上摸索了一陣,摸出來一個青白色,像小斧頭一樣的東西。

陳建生眼睛一瞪,強壓著激動說:“快看,看到了嗎,那就是我之前說的東西,真讓這幫畜生們偷了!那就是鉞!這證明我冇騙你們,你們快看!”

“啪!”隻見,那東西高高舉起青鉞,抬手就砸。

一下一下的砸。

畫麵很血腥,隻幾下子,死掉的那隻腦袋就被砸爛了,圓石台上黃白色的東西流的到處都是。

見狀,其他的一擁而上,都前簇後擁的跳上石台,它們帽子也不注意了,開始瘋狂的舔食那些黃白之物。

這一幕不單單是恐怖嚇人,更噁心。

空氣中到處瀰漫著血腥味,我胃裡一陣翻湧,噁心的想吐。

紅姐也好不到哪去。

我兩噁心的不行,不料,就聽到陳建生小聲吐槽:“我去,它們這是在乾啥,喝豆腐腦呢。”

舔食乾淨後,這些東西陸陸續續的結伴向前,隱入了黑暗中。

它們走了,我們三自然就出來了。

圓石台上,那東西腦袋已經不成樣了,被他同夥吃了個乾乾淨淨。還有一些黃白之物殘留。

陳建生率先發現,他發現在這圓石台上,有刻字的痕跡。

刻的應該是鳥篆,由於時間太過久遠,有些鳥篆的字畫偏旁已經看不清了,強忍著噁心,我們把那具屍體推下去,這下麵的一排鳥篆,看的最清楚。

“紅姐,你認識嗎?”我問。

她搖搖頭,“這段幾十個字,我隻能認得一個,”她指著其中一個鳥篆文字說:“這個,以前我在彆的青銅器上見到過,這應該是個祭字。”

“祭?”我好奇的問,“是祭祀的祭?”

“是,”她臉色凝重的點點頭。

“照這麼看,那這裡就是祭台了,”陳建生環視一週後,說了自己的想法。

祭祀這種文化自古有之,直到現在都還存在,清明燒紙,廟裡燒香,也算祭祀的一種。

不過,在商代和西周早期,祭祀這個詞,代表的是鮮血和死亡。

因為奴隸製度的盛行,商周時期很少祭祀六畜,相反,用活人祭祀十分流行。

奴隸會在祭祀台上被砍掉頭,隨後,頭顱會被放到一種叫奩的青銅器裡,在青銅奩裡,負責主持祭祀的巫師會找來刀具,在頭顱的天靈蓋上戳一個小圓洞。之所以開圓洞,是因為當時的人都認為天是圓的。

此舉意為奉上貢品,釋放貢品靈魂,獻給上蒼諸神。這隻是商周祭祀台的一種用法,此外還有彆的很多種,歸根結底,都是一些痛苦歹毒的邪術。

在西周墓葬中,往往有一個規律,就是一旦發現了祭祀台,在祭祀台前後左右,五米內的範圍裡,必然有人頭殉坑或者人骨殉坑。

而我們也的確發現了這個殉坑。

就在圓祭台的西北方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