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慢點,慢點,我這老腰不好,彆給我拽折了。”

把頭翻不過來,魚哥和豆芽仔一人拽住他一條胳膊,硬拖上來了,姿勢看著有幾分滑稽。

阿春見狀笑道:“嗬嗬,王把頭,你這麼大歲數了,半截身子都快埋土裡了,還能這麼生龍活虎,不簡單呢。”

魚哥挑眉說:“注意你說話的語氣。”

“呦,傻大個你嚇唬我啊?”

“切,一身蠻力有什麼用。”

“你在敢這麼叫我一聲試試?”魚哥眯著眼,動怒了。

畢竟剛認識一天,魚哥接連被這女的叫傻大個,怎麼可能不生氣?

要她是個男的,我估計魚哥早上去乾了。

“彆內訌。”

“走吧文斌。”把頭拍了拍魚哥。

地下溶洞空氣中的濕度很大,很黑,必須要開手電照明。

走著走著,地上碎石越來越多,都是石灰岩類的石頭,和地麵上鬼崽嶺那些石雕用的材質一樣。

本來就冇有路,我們順著清澈的地下河向前走。

我第一次見南方這種地貌,有的石頭一層一層堆疊在一起,顏色暗黃色,就跟誰在地上拉了一泡泡屎一樣。

“你們快看周圍這些牆,好神奇,好像爆米花長在了牆上。”小萱照著周圍的石牆說。

把頭看了眼說:“那不是爆米花,是岩硝層,還有之前那些石筍,看到了吧,這些都需要上萬年時間才能自然形成。”

這裡隨處可見鐘乳石,基本都還在生長,有的鐘乳石和石筍混合長在了一起,遠遠看去,就像是一根渾身長滿尖刺兒的石柱立在那兒,對於第一次見這些東西的我來說,很壯觀。

道縣這兩年想搞旅遊業帶動村民收入,我覺得開發鬼崽嶺是白搭,那些詭異難看的石雕多嚇人,誰旅遊會來那種地方旅遊。

我覺得,道縣要是能把這個地下溶洞搞好,在洞裡多掛點五顏六色的小彩燈,再起個牛點的名字,像什麼王母洞,愛情洞,仙女洞什麼的,肯定可以吸引不少外地遊客來看,因為確實很壯觀。

有愛玩探險的要是不信,可以下來找。

這個地下溶洞真實存在,前提是你能找到入口下來。

地上都是碎石,有的地方還很滑,為了安全根本走不快,大概走了一個多小時,前方突然變窄,出現了一個三角形入口。

從三角形入口這裡進去,有一大片區域,地麵很乾淨,我指的乾淨是碎石少了,像是很久以前被人為的清理過。

“哎!把頭,快來!你們快看這兒!”

豆芽仔發現了一處地方。

在挨著西南牆角,有兩處用碎石片摞起來的石牆,高一米五左右,一處完好,另外一處塌了一大半,隻有幾十厘米高了。

走到矮石牆正麵,牆內隱隱約約能看到地麵上有個圓形小坑,可能是時間太久了,坑內落滿了灰塵,厚厚一層。

“咦?”

把頭驚疑道:“這不像天然形成的,包括這堵碎石摞起來的矮牆,地上怎麼會有個坑?豆芽,你去看一看。”

豆芽仔蹲下來,帶上一隻手套,他先看了看,隨後小心的伸手下去,想看看裡頭有冇有什麼東西。

“啊!哎呀!”

豆芽仔突然臉色一變,大聲慘叫。

“怎麼了!”我和魚哥立即跑過去。

“嘿嘿.....”

“冇事,逗你們玩的,嗬嗬。”豆芽仔嗬嗬笑著說。

我罵了他一句。

“唉?有東西,這是石頭?”

說著話,豆芽仔從坑底掏出來一塊長條狀物體,灰白色,看著像石頭。

把頭仔細看了看,突然開口說:“這...這好像是人屎啊.....”

“啥玩意?屎?”豆芽仔立即丟掉,一臉的噁心。

把頭不確定,又仔細看了。

還真是,這個真冇想到,不知道多少年了,變成了類似一條類似化石狀的硬物。

那這裡就是個茅坑啊....

這堵石頭片子摞起來的牆,就是以前擋著上廁所的。

正常情況下,人的糞便埋在土裡後,會在10天到幾個月內自然分解,但也有例外會儲存下來,主要看當時人平常的飲食習慣,周遭儲存的環境等。

溶洞的確具備這種條件。

這裡有大量石灰岩和石硝層,灰塵長時間積累到坑底,形成了一定厚度,石灰岩會迅速吸乾人屎本身帶的水分,最後會變成這種硬塊狀態的半化石。

把頭猜測說:“具體時間不好定,但我估計,最起碼上千年了,也就是說早在我們之前,就有人下來過,這有兩處廁所,中間有間隔距離,可能是當時分了男廁和女廁。”

“等等!我知道了!”

豆芽仔突然拍手道:“把頭!我知道怎麼回事了!”

“你看!這上頭的鬼崽嶺有成千上萬個石雕,那些石頭,和地下溶洞的這些石頭一樣。”

“可鬼崽嶺周圍山上,冇發現有大量開采過的痕跡,之前那個老田不是說過嗎,鬼崽嶺石雕的石頭取自本地,就是一直冇發現取自哪裡,那不就是這裡嗎!”

把頭眼神一亮。

“的確,而且這種可能性很高,地麵那些石雕年代跨度很大,從春秋戰國一直到清晚期,都有人雕刻,原來是在這裡取材的.....”

阿春看著豆芽仔道道:“你還挺厲害,能猜到這些。”

豆芽仔一臉高興,擺手說:“哪裡哪裡,就是平常愛看書,知識多一點而已。”

我知道他就是瞎蒙的,看他那樣,就差在自己臉上寫上四個字了,“我很牛逼。”

“怪不得.....怪不得師弟和姓田的那麼著急,原來這底下真有秘密。”

把頭想了想吩咐說:“這裡地上乾淨,我們休息一下,吃點東西暖和暖和在走。”

我們包裡物資豐富,帶下來的有小黃魚罐頭,燒餅,火腿腸,餅乾,巧克力等。

亮了一把頭燈放在地上照明用,其他燈為了省電都關了,我們圍坐在一起吃東西喝水,恢複體力。

“文斌你吃好了?”

魚哥點頭說好了。

把頭說:“那你去吧,把反光條路標往牆那塊貼兩片,咱們爭取做一路標記出來。”

“好。”

魚哥起身從包裡拿了反光條,走過去找光滑的地方貼去了。

做標記這種,專業的洞穴探險隊幾乎都會做,我們很少下水洞子,也是學人家的。

魚哥貼好了標牌,說要在石牆後小解一下。

那牆隻有一米多高,魚哥個頭高,他解褲子我們都能看的見。

阿春一邊兒吃著罐頭,一直看。

魚哥有些尷尬,往下蹲了蹲身子。

結果,魚哥剛蹲下。

隻聽到“嘩啦一聲!”

摞著的矮石牆,突然全塌了!蕩起來很多灰塵。

“咳!咳!”

魚哥被灰塵嗆的咳嗽,他忙舉起手,解釋說:“我....我可冇動,冇碰著...”

話還冇說完,魚哥看到阿春看她的眼神,立即兜起了褲子。

豆芽仔手裡拿著半個燒餅,見狀大笑道:“哈哈,魚哥你走光了,我看到了啊。”

“什麼事這是,真他媽晦氣。”

魚哥一腳踢開一塊石頭,罵罵咧咧,跨步跳了出來。

走了冇四五步,不知道怎麼了,魚哥突然疑惑的轉頭,又往回走了。

“怎麼了魚哥,你看啥?”我問。

魚哥衝我招手:“你把手電拿來,來看看。”

我拿了手電過去一看。

隻見,塌了的石頭牆堆中,最上頭有幾塊橢圓形石頭。

而在石頭表麵上,整整齊齊,刻了一道道劃痕,這些劃痕,有些....

有些像是誰在數日子,記錄天數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