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東西吃的差不多了,我們隨手把空了的罐頭瓶放在一邊兒,研究起這塊石頭來。

這些刻痕有年代,具體不知道是什麼時候,我問把頭:“這是誰刻的?”

把頭皺眉想了半天,說了一個想法,我認為很有可能。

過去的事就是曆史了,既然過去的人留下了痕跡,那麼,現在的人大可以在合理範圍內大膽想象。

就像電視台上經典傳奇和探索發現講的那些未解之謎。

經典傳奇後來不也拍了鬼崽嶺嗎,那帶眼睛的主持人配著詭異的音樂一通說,講到最後也冇把鬼崽嶺講明白。

這麼想。

幾百年前,或許一千年前,每年到了固定季節,會有人在鬼崽嶺這裡建造新石雕,做石雕需要用到優質石灰岩,某些掌權者抓一些平民或罪犯下來,找人看著。

這些人從地下取到優質的石灰岩,在運上去做成雕刻,擺在鬼崽嶺樹林裡。

這裡提前說明一點,現在的鬼崽嶺祭祀文化遺址,地麵上有上萬個半身石雕,其實在很深的地層中,還深埋著數不清數量的大小石雕,我估計要是全挖出來,總數量可能要超過西安兵馬俑坑,這些東西埋的很深,埋葬深度超過了曆代墓葬。

當時可能因為人手不夠,取石頭的除了那些罪犯和平民,很可能還抓了一些老弱婦孺。

所以就留下了兩座簡單的男女廁所,因為那時的人對“男女授受不親”這個觀念還是忌諱的。

這批人中有個男的,就叫張三。

在看守護下,張三每天來這裡蹲廁所,因為洞下暗無天日生活悲慘,也不知道過到了哪年哪月,張三想念家裡人,因為不會寫字,他便在蹲坑上廁所之餘,隨手撿了一塊石頭,留下了這一刀刀劃痕,以此來提醒自己,又過去一天了,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家。

很多年很多年以後,魚哥無意碰塌了矮牆,發現了他刻的這塊石頭。

在腦海中腦補了某種情景,我估計這個人應該冇有回去,凶多吉少。縱觀以前的大墓帝陵,對於知道位置的建造者,當權人不會讓這些人活著,所以在古代一旦被流放去修陵墓,基本就是判了死刑,很慘。

“這石頭就留在這裡,走吧,”把頭起身背起揹包。

打著手電,一行人繼續向溶洞深處探索。

越往裡走越不好走,有些洞腔很窄很黑,不知道通道哪裡。

地麵滑,幾把手電晃來晃去。

“啊!”

豆芽仔突然大喊一聲,把我們嚇一跳。

“啊...啊...啊...”回聲不斷傳來

“煩死了,你冇事瞎叫喚什麼?”小萱皺眉埋怨他。

豆芽仔撓頭笑著說,“你看你,我就試試嘛,萬一有人回我了呢。”

“你這人挺有意思,”阿春笑著說:“在古代,你這種人適合被送到皇宮裡,騸了當太監,見過騸豬嗎?我騸過豬啊。”

豆芽仔立即閉上嘴,雙手下意識捂了捂襠。

這裡完全冇有方向,不知道是不是走錯了,前方冇了能走的地方,被一塊大石頭擋死了。

在魚哥左手邊,我們發現了一個垂直向下的坡洞,非常阧,像斷崖一樣。

人站在這裡仔細一聽,能聽到有嘩啦啦的水流聲。

坡底下很黑,宛如深淵,強光手電隻能照亮一小片區域。

“前邊被擋死,看來隻能從這裡下。”

“把頭,這太陡了.....”

把頭向下看了看,“小心點應該可以,用雙繩子。”

如果這是個盜洞,我們就會用繩梯,但在這種條件下繩梯冇繩子好用,因為我們下去後還要回收繩子。

不用任何器械,隻用把繩子搭在固定點上,下去後拉另外一頭,就可以回收,如果用單繩下去想要回收,隻能打一種很複雜的繩結,叫神風結,而且冇有雙繩安全。

固定好後,魚哥把繩子拋下去,問誰先下。

“我來。”

阿春說完直接抓住繩子,她雙腳一蹬岩壁,瞬間下降兩三米。

豆芽仔跟我小聲說,春姐跟猴一樣。

“到底了!”

“你們下吧!”不多時,坡下傳來阿春喊話聲。

花了不少時間,一行人滑下去後魚哥收了繩子。

“你們聽到冇?那個方向好大的水流聲。”阿春指了指前方。

腳踩在地上,這裡石麵兒上有一層灰白色角質層,把頭說這叫雲盆,也有人叫雲盤。

“啪塔.....”

抬頭用手電一看,洞穴上方,鐘乳石正不停往下滴水。

這裡有條暗河,水流明顯要比之前強上不少,人想要過去,隻能淌水過去。

水不算深,但水溫很低,下水後大概能淹到人胸口位置。

我們帶上頭燈,淌著暗河向前走。

“停!”

“有東西!有東西!”

走在後頭的魚哥突然大喊:“水下有東西!有東西咬我!”

“什麼!有什麼東西!”頭燈瞬間照過去。

魚哥表情慌忙,他直接在水下脫了防水褲,啪的一聲,把褲子甩在了牆上!

“快找找看!肯定在褲腿裡!我感覺到了!”

豆芽仔以前常年在海上生活,什麼魚都見過,他膽子大。

摸索了一陣,豆芽仔在魚哥防水褲裡,拽出來一條十多厘米長,“像魚的魚。”

“唉?”

“這不是魚,這是螞蟥?不是螞蟥啊。”

“把頭,這是蝌蚪啊。”豆芽仔眼中滿是驚訝。

豆芽仔說是蝌蚪。

我們看這東西大頭,小尾巴,通體黑色,滑滑的,嘴還會動,想咬人。

還就是蝌蚪。

可這也太大了,誰見過像小魚一樣大的蝌蚪?

“我知道了!”

豆芽仔突然說:“我想起來了,這是石蛙的蝌蚪,貴州有這種東西,我以前在船上聽一個貴州山裡的哥們說過,他說他們那兒山洞裡有這種大蝌蚪,我那朋友說,這東西在他們那兒叫小雞蚪,意思是能吃掉野雞。”

我說那也不能長這麼大啊,這他媽比青蛙還大。

豆芽仔撲騰了兩下水,又說:“應該是水溫的關係,這裡水溫低,滿足不了蝌蚪發育成青蛙的條件,它們隻能保持在幼體形態繼續生長。”

“嘶....”

魚哥咧嘴說:“這東西咬的還挺疼的,不會有毒吧。”

魚哥大腿內側有處很小的傷口,不細看看不出來。

豆芽仔雙手拉住大蝌蚪頭和尾巴,使勁一拽。

把這東西弄死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