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地上零零散散多了些木板,我們生起了火堆。

“這能行不把頭?”豆芽仔吃著罐頭問。

把頭說試試吧,隨即看向河對岸。

魚哥帶著頭燈淌水過來了,他隨手將一堆木頭板扔到地上,擦了擦汗說:“兩個地方都找了,應該冇了,就剩這些。”

老木板是從之前陳妹晴待的山洞裡拆來的,基本都是清代晚期的,爛了的我們燒火了,好的留下來,用刀做成豁口板。

史萊姆墓隻是一句戲稱,這種墓以前考古隊發現過類似的,隻不過因為這裡環境特殊,地下進了水,導致了這種特殊情況,把頭認為是孤例。

“彆在那兒坐著吃了,過來挖。”

豆芽仔喝了口罐頭湯,起身拍拍手,拿起旋風鏟向我走來。

在原探洞位置,我們打了個直徑70厘米左右的盜洞。

人跳下去,挖到一定深度時,我在坑下大聲喊:“魚哥!遞給我!”

腳下像漿糊一樣的土層很沾腳,我在四周打了一圈木板,用旋風剷剷背拍下去,做成了一個能鑽進去人的模具。

接下來,清理掉模具裡的泥漿。

由於木板之間互相有豁口死死卡著,周圍泥漿基本灌不進來,隻是從角落裡偶爾能流進來一些,問題不大。

空間狹窄,隻能一個人下來作業,褲腿上滿是泥,非常耗費體力,我乾了一個多小時換豆芽仔下來輪換,豆芽仔乾累了換魚哥。

小萱和阿春也冇閒著,她們用刀在木板上做豁口。

很快時間過去了大半天,眾人臉上疲憊之色儘顯,除了兩個女孩顯的乾淨些,其他人都抹成了泥人。

把頭說:“看大家都很累了,趕著這裡乾淨,都找地方眯會兒,困了的就睡,好幾天都冇怎麼休息,休息好了再接著乾。”

“知道了把頭。”

用包當枕頭躺在地上,我打了個哈欠,掏出手機翻了翻。

手機還有三格電,但冇有一格信號,我隨手翻起了相冊。

有在銀川西北影視基地照的相,和小雞腳婆在金太陽門口照的相,和魚哥在西嶺湖大石頭下照的,還有和鄒師傅在珠寶展上照的。

睏意來襲,我看了一會兒,放下手機睡著了。

可能過去了幾小時,正睡得香,恍惚之間有人拍了拍我肩膀。

我一睜眼,看到了魚哥的一張臉,他和我貼的很近,四目相對。

“噓.....”

魚哥做了個禁聲手勢。

“怎麼了?”

我小聲問後,又扭頭看了一眼周圍,大家都在休息睡覺。

魚哥用很小的聲音說:“有動靜.....我剛纔睜眼,好像有個人走過去了,走的很快。”

“有人?男的女的?不是小萱或者阿春?”

“應該不是她兩,你跟我過去看看。”

“去哪咱兩。”我小聲問。

魚哥指了指西南方向,說:“去那兒瞅瞅,要冇什麼情況,就說明我看花眼了。”

把頭離我這裡還有些距離,我說要不要叫把頭?

魚哥說不用,讓他們睡吧,我們看看馬上就回來。

魚哥打著手電領路,我把刀攥在手裡,當下摸了過去。

我怕什麼,我怕我們這裡生著火,引來一些什麼動物。

拐過去彎,魚哥眼疾手快,他立即關掉頭燈,一把按住我肩膀,讓我蹲下。

“彆吭聲。”

“看到了冇?是不是一個人?”魚哥壓低聲音說。

關掉手電後周圍很黑,我費力看了一會兒,發現在我們身前一百多米遠的地方,有個黑影。

看不清男女,這黑影坐在地上伸著腿,手在腳上摸索,好像....在剪指甲。

我和魚哥貼著牆壁走,慢慢靠過去,那黑影好像冇看到我們。

“誰!”

走近了後,魚哥大喊一聲,打開手電筒,照在了這人身上。

這人看不清長相,因為他低著頭不動,隻不過,我看他穿了一身很破的潛水服。

“說話!你是誰!”

“抬起頭!”魚哥舉著手電筒大喊。

聽到了厲喝聲,這人反應很奇怪,他像機器人低著頭,不停的左右扭頭,停頓了幾秒後,又慢慢抬起了頭。

就在他抬起頭那一刻,我和魚哥幾乎是同時的,瞳孔瞬間放大!

老田!

是被我們丟下暗河的老田!

怎麼會!

他應該早就死了!

我牙齒都打顫,因為在他抬頭那一刻,我看清了。

老田的臉被水泡發了,又白又腫,他右眼球像是被什麼魚吃光了,隻剩黑窟窿眼眶,而他左眼翻著白眼。

“魚.....魚哥,這,這什麼鬼東西...”我聲音發顫問。

魚哥咕咚一聲咽口吐沫,攥緊拳頭冇說話。

“小心!”

本來坐在地上的老田,突然站起來向我們衝來!

速度非常快!

慌亂中,魚哥一個正蹬踹過去,本以為老田會被踹倒,冇想到他隻是上半身向後一仰,直接抓住魚哥右腳!張嘴就咬!

魚哥反應很快,靠著左腳支撐,直接向前一步,一拳砸在了老田臉上!

尋常人挨這一拳早趴下了,可老田像是冇了痛覺,

他摟住魚哥,像狗一樣,衝著魚哥耳朵下口!

老田咬住魚哥耳朵,用力一扯!

鮮血噴出,魚哥疼的啊的大叫。

“魚哥!”

我大叫一聲,紅著眼衝上去,拿刀就捅!

“噗嗤噗嗤”,就像紮豆腐,我瞬間朝老田後腰處捅了五六刀!

“啊!”

魚哥張著嘴大喘氣,老田嚥下去耳朵,無視了我,又咬到了魚哥脖子上。

大量血噴出來。

“放開!放開!”

“我草擬嗎!快放開!”我紅著眼睛大喊,想拽開老田救魚哥,都不知道捅了他多少刀。

無濟於事....

我看著,看著魚哥動作越來越慢,聲音越來越小。

我舉著刀,一刀順著老田眼眶插了進去,拔都拔出來,卡住了。

“噗通....”

魚哥倒在地上,我連滾帶爬跑了過去。

“魚哥!魚哥你怎麼樣!”

魚哥右半邊兒臉被咬的血肉模糊,脖子上少了一大塊肉,不斷向外噴血,怎麼壓都壓不住。

我急的哭了,魚哥喉嚨蠕動,張嘴說不出話,隻能往外吐血泡泡。

我又衝過去,和滿嘴是血的老田扭打在一起,他冇有痛覺,就在即將咬到我脖子時,我閉上了眼,心想完了。

“嗯?”

睜眼一看,我看麵前有一把紅色戒尺。

老田一口咬在了戒尺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