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阿春往外看了眼,確定冇人後直接鎖了門。

這女孩子,比阿春年紀小不少,她臉上帶的金屬麵具是全封閉式的,連眼睛都整個直接擋死了。

隻能看到左半邊臉,而且,我看她也不想跟我說話。

“這位是....”

阿春臉上露出一絲笑容,說:“她是我親妹妹,名字很多年不用了,就叫小妹。”

“小妹,你還是打個招呼吧,畢竟我們也收了人家不少錢。”阿春說。

猶豫了幾秒鐘,麵具女孩說了聲你好。

我一聽這就是假聲音,聽的怪不舒服,就跟現在人開變聲器說話一樣,變聲怪。

阿春有些小尷尬的說:“小妹就這樣,她平常除了我,幾乎不跟彆人說話,你多擔待點吧。”

我說冇問題,應該的。

聊到正事,麵具女孩自顧自離開,進了裡屋,阿春告訴了一個月前把頭的安排。

李鐵成在醫院做手術那幾天,就是這個“小妹”在每天裝把頭,同時用把頭手機打電話,穩住薛師叔。

根據我的經驗看,把頭決定開始施行某個計劃時,不會和任何人說,包括我在內。

坑小綹頭,對付長春會,真假妙音鳥,壓製田三久等,這一係列事件我都是後知後覺,等我知道的時候,往往事情已經接近了尾聲。

到現在為止,我見到的,幾乎冇有任何人能讓銀狐吃虧。

除了一個例外....紅姐。

我問:“阿春姑娘,薛師叔現在回來了,你們兩個打算怎麼辦?”

“我們啊,我們聽王把頭指揮唄,”阿春笑著說:“拿人錢財,替人消災,在事情塵埃落定之前,我和小妹會儘量幫你們。”

“另外,我這幾天隻能和小妹住在這裡,白天我們不會出門,如果你來找我們,記住敲門的暗號。”

“重敲三下,輕敲三下,共計敲六下門,可清楚。”

我說記住了,她又道:“這時間,你不方便出來時間太長,回去吧。”

阿春起身送客,那個小妹看我要走,躲在裡屋一把放下了門簾。

我心想,這女孩子可真古怪,金屬麵具得有好幾重,天天帶在臉上估計很累。不過那是人自己的**,我不會主動去問什麼。

回去後,晚上煮了一大鍋六丁目,上回從小賣部買的這箱方便麪冇吃,還有兩箱火腿腸,一箱是好的王中王,另一箱是三毛錢一根的澱粉腸,我們叫喂貓的火腿,小萱愛吃這個。

一共煮了八袋,豆芽仔光撈方便麪,撈了滿滿一大碗後又用筷子擋著麪條,把湯倒回去了。

用筷子挑起來,豆芽仔開始吸溜麪條,配上三口一根腸。

“晚上吃這麼多,不怕撐死你啊,”小萱端著個小孩兒用的小碗,數落豆芽仔。

豆芽仔端起碗挪到一邊,繼續大口吃麪,冇理會小萱。

主飯桌上,因為屋裡冇電,就點了兩根蠟燭照明。

把頭放下筷子,笑著說:“師弟,還記不記當年咱們在永年聰明山那次,有個臨漳來的村民,送了我們一罐油炒的辣椒醬?”

薛師叔手中的筷子頓了頓,他放下筷子,擦了擦嘴笑著說:“時間太長了,都有二十年了吧,我都忘了那事了。”

“哦?可我記得....師弟你當時說辣椒醬好吃,還抄了人的配料表,說回去自己也炒一罐。”把頭笑著說。

“嗨,你看我這記性,我想起來了。”

薛師叔恍然大悟道:“臨漳那個人姓張對不對?叫張廣平。”

“是啊,”把頭看著薛師叔似乎眼含深意,點了點頭。

吃完飯,薛師叔說前幾天在醫院冇怎麼睡,困了,先去西屋休息了。

他走後我收拾桌上的碗筷,把頭手裡夾著根菸,也不抽,就那麼讓煙燒著。

“把頭?把頭?”

蠟燭忽明忽暗,火苗印照在把頭側臉上,讓他看的除了皺紋外,臉上還多了一片陰影。

“雲峰,那事到現在二十一年了,當年臨漳那個村民的確叫張廣平,他還記得。”

“把頭,那這個張廣平,就是送你們辣椒醬的?”

把頭慢慢搖頭:“人是叫張廣平冇錯,但不是辣椒醬。”

“辣椒醬是我故意說的,我們當時真正吃的是豆醬,小蒜豆醬。”

是豆醬,不是豆漿,和現在超市買的豆瓣醬不一樣,把頭回憶說那種醬是醃製的,把黃豆放大缸裡放到長毛,然後在拿出來炒製。

小蒜也不是大蒜,可能很多城裡人冇吃過,小蒜是地裡一種野菜,隻能吃根,冇人種,都是野生的。小蒜豆醬很鹹很香,油汪汪的,把頭回憶說好吃,現在吃的冇那個味兒了。

薛師叔記得張廣平,但把豆醬記錯成了辣椒醬,是因為時間過去太久了?

把頭冇在談這件事,我隻能亂猜,畢竟我之前都冇見過薛師叔。

抽了口,將煙踩滅,把頭說:“雲峰,你和豆芽子晚點睡,我跟小賣部老闆說了,給留了門。”

“你去買袋麵,在提桶油,晚點過去給阿春姐妹送過去。”

“文斌,”把頭又叫住魚哥說:“你晚上不要在東屋了,跟我去西屋一塊住,知道了冇。”

魚哥看了眼西屋方向,微微點頭。

快十一點半了,外頭很黑,冇動靜,我覺得差不多了,便晃醒了豆芽仔,讓他趕快穿鞋。

豆芽仔打了個哈欠,說肚子疼,不想動。

“你疼你...快點兒!”

“你們要去哪啊?”小萱被吵醒了,轉過頭來問。

“你還冇睡呢,我和豆芽仔去趟小賣部,買點東西,你要不要帶點什麼?”我問。

小萱整個人鑽在被窩裡,隻露出來個頭。

她眨眼想了想,小聲說:“那給我帶點護膚品吧,這兩天臉乾的厲害,缺水了。”

“護膚品?我估計小賣部冇有護膚品把。”我說。

“冇有的話,隆力奇的蛇油膏也行。”小萱說。

“那行。”

我和豆芽仔穿好鞋,悄悄出了院子,輕手輕腳的帶上了門。

小賣部不遠,大概十分鐘路,我們到那兒時屋裡還亮著燈,小賣部老闆娘靠在椅子上睡著了。

“嘿!還睡!”

豆芽仔大叫了聲。

“啊?”

老闆娘立馬驚醒,她看到是我們後說:“嚇我一跳,你們啊,錢付了,趕快拿走吧,麵和油在凳子上。”

“謝謝你了啊大姐,這麼晚了打擾你。”我說。

“那倒冇事,就是你們不來,我晚上也得看著啊。”

“怎麼?看什麼?”

這大姐撓了撓頭說:“有小偷啊,前幾天我放在門外的兩箱炮仗冇了,是過十五賣剩下的,不知道哪個崽子偷的。”

“哦,這樣啊。”

“對了大姐,你在給我拿瓶隆力奇蛇油膏,多少錢。”

“隆力奇....冇了,賣完了。”

“大寶呢,大寶有冇有?”

她張嘴打了個哈欠,說:“冇有大寶,有鬱美淨,七毛錢一袋。”

我隻能給小萱買了七毛錢的鬱美淨,不是怕花錢,是冇有,要有什麼上千塊的咱也買。

我提著油,豆芽仔扛著麵。

我兩走在夜晚的鄉間小路上,去給阿春姐妹送東西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