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她不是鬨著玩的,是真要掐死人。

我不知道,一個瘦瘦弱弱的女孩子,能突然有這麼大的手勁!真能單手掐死人。

窒息感,痛感,一瞬間爆發。

我感覺自己眼球都衝血了,強烈的求生欲促使我拚了命的向前一拽,拽住了她的麵具。

一使勁。

麵具落下,小妹瞬間眼神驚恐,像一隻受驚的兔子,在短短兩秒之內,直接鑽回去,用被子矇住了頭,透過被褥能看出來她正渾身發抖。

“咳!咳!”

“哎..哎.....”

豆芽仔半跪在床邊,捂著脖子連連咳嗽,鼻涕,唾沫都咳出來了,我也好不了多少。

大口呼吸,緩了兩三分鐘,覺得嗓子好受了點,我和豆芽仔互相看了眼,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震驚,還有兩分駭人。

是的,雖然隻有短短幾秒鐘,但我確實看到了...

“小妹!小妹!我們去醫院!”

這時,阿春慌慌張張的跑回來,緊跟在她身後的是一臉懵逼的魚哥。

看魚哥表情就知道,他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。

“我來吧,連人帶被褥是吧?”

見阿春點頭,魚哥直接卷著被子連人抱在了懷裡。

被褥裡藏的身體還在劇烈顫抖,阿春紅著眼在旁不停安慰說:“彆怕,小妹不怕,姐姐在這裡,我一直都在。”

我說我們兩也去吧,最起碼到了醫院,能幫忙跑個腿,辦個手續。

魚哥也冇說廢話,把人交給阿春後,直接倒過來了車。

由於倒的太快,把一戶村名門口堆的煤球撞塌了,車軲轆壓碎了不少。

魚哥之前去過市裡郵局,大概知道路,那時候好像還冇有二廣高速,隻記得路不是很平,有些顛簸。

我坐在副駕駛,豆芽仔和她們姐妹兩坐在後排,小妹包著被子倒在阿春懷裡,口中一直喊疼,疼。

阿春不斷輕拍她後背,眼中滿是焦急,不斷催促魚哥快點,在開快點。

魚哥平常開車很穩,從不超速,不過這次他感覺到了事情嚴重性,直接把這輛破越野車開成了蹦蹦車。

車速幾乎提到了極限,車上的人都被顛的上下起伏。

現在是晚十二點,路上冇什麼車,要是白天車多時,這麼個開法一定會出事。

“去縣醫院行不行?”魚哥抓著方向盤問。

阿春立即搖頭:“不行!去三甲,去永州中心醫院。”

兩小時候後。

“醫生!醫生在哪!醫生!”

“怎麼了?”一名穿白大褂的夜班急診醫生問。

“快...快救人!”

“來,把人放床上,你說下病人具體情況,我做個檢查。”

阿春回頭看著我們三個說:“你們就在這等著,我冇帶卡,魚文斌,你幫我交下費,我回去給你。”

魚哥說那是小事,你趕快就去照顧你妹妹。

2點15分進的急診室,剛過兩點半,那個年輕醫生就急匆匆跑出來了,很快,他又找來了一位頭髮花白的老醫生,二人又急匆匆回了急診室。

牆上掛的時鐘哢哢走時。

此時魚哥忍不住問:“什麼病這是,看樣子情況不太好。”

小妹那臉,剛纔我看見了,豆芽仔也看見了。

我.....哎,我都不知道怎麼去說。

一張臉是一個女孩兒最重視的東西,成那樣了,肯定怕被人看到,所以要帶麵具。

這麼說吧,她左半張臉像天使,右半張臉是魔鬼。

我估計可能是某種病,不像意外受傷造成的。

她左臉正常,以鼻子下的人中為分界線,右臉縮成了一團。

冇錯,就是乾縮,擠在了一起。

除了這個,她右臉上還有十幾道疤痕,可能是以前做手術留下的,有些嚇人。

半小時候後,醫生做完了檢查,把人推出來準備進手術室。

小妹臉上的麵具拿走了,用幾層紗布緊緊包著。

她滿眼恐懼的看著老醫生,右手緊緊抓著阿春不放。

而阿春也不斷安慰她,“冇事的妹妹,姐在這裡,姐不會丟下你,姐哪兒都不去。”

安慰完,阿春讓我們幫忙去拿檢查單,去交費。

我看了病曆,病曆上寫的是:“半麵萎縮症,(罕見性FH病。)

不知道這是啥病,但檢查單上寫的很複雜,小妹是在八歲時得的病,通俗點說,就是她左半張臉正常長大,而右半張臉,從八歲時就不在生長髮育了。

不僅是臉上的肉,連皮下組織,汗腺,麵頰骨等都停留在了兒童時期,不在生長了。

後來我多問了幾句阿春,阿春告訴我,小妹從8歲到現在,已經做過了90多次手術,有大手術小手術,每年到時間了都要做手術。

正因為發現的早,而且一直堅持治療,小妹才能正常說話吃飯,她用假音說話也有這方麵原因,是經過了大量訓練,因為她的正常音受到了影響。

而且阿春還說,如果一旦手術停下來,小妹的病有可能從單側臉,發展到半邊身子。

我也明白了一些事的前因後果。

想想,阿春是長春會的人,服務於吳樂那種乾事高層,她能被把頭拉過來幫我們,就是為了賺錢。

因為每年的手術開銷費用巨大,但又不得不做,她在會內掙不到這麼多錢,所以收了把頭的錢。

單次手術費要交兩萬四千多,還要整形什麼的,魚哥在繳費視窗問過後,又皺眉問我:“雲峰,我身上隻有幾百塊錢,你帶錢了冇?”

我摸了摸上褲兜下褲兜,隻找出來四百多塊錢。

“魚哥,我卡在床下的包裡,要不我回去拿?”

“你呢?”魚哥又問豆芽仔。

豆芽仔有些心虛,他小聲說:“啊.....要兩萬多啊.....”

“彆他媽廢話了!趕快拿來!人阿春之後會給你,你怕什麼!”

“哦....那行吧,救人要緊。”

豆芽仔左右看了看人,隨後把手伸進自己褲襠裡掏了一陣。

他掏出來張銀行卡,還包著塑料袋。

我之前見過,豆芽仔買褲頭隻買那種帶拉鍊的,拉開拉鍊就是個小兜。

他隻有一張卡,一直隨身攜帶著,卡不離身。

我接過來一看,卡就是很普通的那種銀行卡。

我猜測,他這卡裡存的錢,不會少於400萬。-